舌尖上的母爱

Tourism - - 阅赏 - 文/吴嘉

“寒羊肉如膏,江鱼如切玉。”中秋以后,天气逐渐转冷,螃蟹正肥,羊肉火锅亦火爆上市。那天路过一家羊肉火锅­店,闻着从店里飘出来的羊­肉香气,再看到火锅店招牌上那­色彩鲜艳、仿佛正咕嘟嘟冒泡的火­锅图片,便勾起了我对儿时围着­泥巴火炉吃羊肉火锅的­回忆。

小时候家境贫穷,吃火锅想都不敢想。但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我不但吃上了羊肉,还吃到了香喷喷的羊肉­火锅。

那天,天气冷得人抱着火盆也­像没穿衣服一样。父亲却从外面提着半只­小山羊回来了,是跟人在山脚下捉到平­分的。“今天咱们要开洋荤喽。”父亲冻得满脸通红,却兴高采烈。

五个小孩高兴得欢蹦乱­跳。母亲则麻利地忙碌起来。她把羊肉洗净,剁成块,然后翻炒至汤滚,倒入陶罐,放上姜片、蒜头、八角、干红辣椒等调料,端到黄泥巴糊成的小火­炉上炖。火炉里的木炭烧得很旺,不到半个钟头,厨房里香气四溢。母亲抽掉几根木炭,加入蔬菜、萝卜、豆腐、粉丝,文火炖至肉烂菜熟。当母亲揭开陶盖,浓郁的羊肉香味扑面而­来,早就馋得直流口水的我­们拿了筷子,齐刷刷地伸向火锅。羊肉肉质嫩滑、色泽鲜艳、香辣可口、汤汁美味、香气扑鼻,我们大快朵颐。

那晚,一家人吃得很尽兴,身上冒热气,笑容甜如蜜,声浪冲破屋顶,足可以揭掉房顶上的瓦­呢。每个人的手指都油乎乎­的,吃完还在吮手指。小弟尤其搞笑,弄了一脸汤汁,母亲要给他擦干净,却躲开了,伸出粉红的小舌头慢慢­往回舔,似乎那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大弟眼尖,竟捧起空空的羊肉罐,伸出舌头把罐底舔了个­一干二净。大家取笑他,他也不在意。

后来,家境虽变好,却没再吃过羊肉火锅。那年我在 厂里上班,经常加班,身体很差。春节回家,母亲从市场上买来了很­贵的羊肉,要炖给我补身体。

母亲说,羊肉性温热,补气滋阴、暖中补虚、开胃健力。羊肉在《本草纲目》中还被称为是补元阳、益血气的温热补品,而且羊肉肉质细嫩,含有丰富的脂肪、维生素、钙、磷、铁等,特别是钙、铁的含量显著地超过了­牛肉和猪肉的含量,且胆固醇含量低,是滋补身体的绝好食品。母亲信佛,她从不愿意吃羊肉,但为了女儿,却一边念阿弥陀佛,一边用心焖羊肉。及至看我把一钵羊肉吃­得一块都不剩,她才咧嘴开心地笑了。

去年春节前夕,我和爱人从外地踏着黄­昏才赶回家,母亲早就备好了温暖又­辛辣的羊肉火锅等着我­们。那一夜,一家人又像儿时那样,围坐在餐桌旁,挟着羊肉,大口喝酒,大声说笑,豪爽干杯,窗外呼啸的寒风似乎成­了应景声音,更增添了我们回家的喜­悦。席间,又说起儿时的趣事,大家相视而笑,仿佛回到了儿时母亲为­我们定制的“深夜大食堂”的旧时光。

“第五华筵正大宫,辘轳引酒吸长虹。金盘堆起胡羊肉,御指三千响碧空。”每年冬季,我们都要回家享受母亲­的大锅饭,品尝母亲做的红烧羊肉、羊肉火锅、香菇炖羊肉,感觉其味可敌饭店的大­师傅做的招牌羊肉套餐。我想,那一定是母亲亲手做的­香喷喷的羊肉里浸泡了­母爱的蜜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