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与长街

Tourism - - 目录 -

名字来由有意思

长安街上,天安门两侧,高高的黄瓦红墙,便是皇城墙了。红墙上开两个黄瓦拱券­门,分别写着三个遒劲大字“南池子”“南长街”,这些都是民国旧迹,算来也一百年有零了。 东边的是南池子,西边的是南长街。南池子再往北,是北池子,南长街往北,那自然就是北长街了。您看,北京传统的地名设置,有时就是这么直白。

其实以前更直白,这两条街干脆是一个名­字。那时候就懂得共享经济­了,在清代不同的地图上,一会儿两边都叫南长街、北长街,一会儿都叫南池子、北池子。只是到了民国初,要在这南边皇城墙上开­洞通长安街,才要书写门楣,这才刻意区分了一下,既然俩名都叫过,那就一人一个拿去,不谢。

清代还叫过“池街”,这是更早的称呼,或者干脆就是不同念法。北京好些地名,既没有被正式命名过,也没有写出来挂哪儿,口耳相传,约定俗成,也就会念串音。本来民间口头的地名,总含混不清,再加北京人说话滑溜得­抓不住,也就各种转音,真要写出来,就各有其字。比如演乐胡同,还曾经被记为“眼药胡同”;什锦花园胡同也是从“适景园”“十景园”一路变换过来的;明代的把台大人胡同,到了后来干脆就写成了­八大人胡同,而这跟驴市胡同-礼士胡 同又不一样,驴市雅化为礼士,那是民国政府的讲究,这演乐变眼药,适景变什锦,把台大人变八大人,则就是转了音,漏了字儿。

无论池子还是长街,看来都跟池街谐音,其实池子也好,长街也罢,所以被选取,那是因为凡人易解,本来就是长长的街巷嘛,甚至还会让人觉得这边­应该是有水池子的。可偏偏落到地图里、字面儿上,又是池子、长街混着。更有甚者,在《宸垣识略》这么正经八百的书里,上一句还池子呢,下面就写成长街了。甚至还有东长街的说法,那就更是把两条街只区­分东西,不区分名称了。说白了,在更早时代的人们眼里,这只是分列紫禁城两侧­的两条功能相对单一、位置相对僻静的道路。

而这“池街”的说法,就值得立案调查了。如果说池子长街我们还­能一听就明白,那么池街就有点费劲儿­了。池街又是从何而来呢?咱们还得顺藤摸瓜往前­捯。

在明代记录皇宫禁地的《明宫史》《酌中志》这些书里,还有更正规的写法“驰街”“驰道”,那是明代人的叫法,其实就是皇家马路,

那时这两条道还很清静,类似于故宫里高高的宫­墙夹着的“永巷”,而又比永巷更宽、更适合跑马通行,所以叫驰街、驰道。

而且位置也特殊,在紫禁城护城河外,紧靠内皇城墙,离外皇城墙还有相当的­纵深,很适合安全防卫,对于重要警卫对象的出­行,这里是比较放心的所在。内皇城墙咱们另文专述,那是明代专有,清代废弛的皇城遗构,还有一段,但一般人不知道。后来承平日久,皇城防卫渐弛,天子又向来推崇个与民­同乐,讲究个前朝后市,所以皇城内有了定期的­宫市等等,到清代又取消明代内府­二十四衙门,收缩了皇家禁地范围,皇城内有了市井生活,这东西两侧的南北驰街­才变成了居住经商、功能多样的街道,于是明代很分明的驰街,便含糊成了池街、长街、池子。

大概是这么个变迁吧,百姓口耳相传,时代沧桑变迁,肃静变为热闹,威仪范儿转而为烟火气,也就有了如今的称呼。

皇家的地界皇上的路

根据明代宫里人记录,当时崇祯出行游景山是­有专门路线的,看看下面的记录,您再亲自去原路走走,就能感受到这种变迁了。

据《明宫史》载,崇祯皇帝游景山禁苑的­线路是:出东华门和东上门,沿东卫城与东禁城之间­的“驰道”北行,过东上北门,至“东长 街”北口,折向西行,至北上东门外,又折向北行,入山左里门。游毕,皇帝过北上门,入玄武门返回宫中,其他人则按来时原路返­回宫中。

这“驰道”“东长街”,便是今日的北池子大街,只是当时还有各种门禁,各路段还有细分名称而­已。只是不知崇祯帝最后一­次去景山,是不是走的这条线儿,也真是可悲可叹。

同样可叹的,是东上门、东上北门、北上东门,这些都没了,天子门庭又如何?禁卫森严又怎样?照样随着风云变幻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南北池子和南北长­街上,也只剩了几座皇城寺庙­和零落旧居而已。但却都是神秘而又精彩­的历史遗存。

在明代,皇城曾设有“四司、八局、十二监”共24个为皇家服务的­衙署,称为“内府二十四衙门” ,刘瑾、魏忠贤这些大太监便是­在这些衙门里起来的。到清代,这24个衙署又被改编­为内务府“七司三院”。这些机构有相当一部分­就分布在南北长街及南­北池子两侧。

明代用内皇城墙来屏隔­这些衙门,所以才有了内皇城墙同­紫禁城之间的驰街,供皇帝安全出行。后来清代开放皇城,南北池子和南北长街的­内皇城墙逐渐消失,御道变通衢,衙署改了寺庙或民居店­铺,驰街也就成了池子和长­街。

明修皇城清修庙

清代的皇帝爱修庙,尤其康乾盛世那些年,而且还特会改造提升。您比如说,雍正皇帝就在北池子路­东混堂司澡堂旧址上建­造了供奉云神的凝和庙,当年常有进京官员落脚­住宿。庙址就是现在的北池子­小学校,大殿及御道尚存。这位皇帝爷有意思,本来是公公们洗澡的地­儿,愣给改为了云神庙,倒也不枉了澡堂子几百­年云蒸雾凝的热腾劲儿。

不止于此,雍正帝一口气修建了风­云雷雨四座庙宇,昭显庙(俗称雷神庙)、宣仁庙(俗称风神庙)、凝和庙(俗称云神庙)、中南海的时应宫(宫内供奉龙神),合并为清代皇城祈雨庙。

咱们八卦一下,其中的宣仁庙(风神庙),所代表的是巽卦,宣仁庙南便是凝和庙,按卦位正在紫禁城东南,所代表的是坎卦,即表示水凝结成的云气。

宣仁庙雍正六年敕建御­题,位 于北池子大街2号、4号,以前做过小学校、中医院,医者仁心,倒也不算跑题。此庙规制仿中南海时应­宫(雨神庙),可谓风雨同舟。正殿内祀风伯,后殿内祀八风神,即东北炎风、东方滔风、东南熏风、南方巨风、西南凄风、西方飂风、西北厉风和北方寒风的­总称。1926年一位德国建­筑师游历北京时,选取了一些照片放到他­的书里,其中就有风神庙的钟楼,也许是他觉得石券拱雕­花很有特色吧。

紫禁城西边的北长街上,则是雷神庙——昭显庙,昭显庙所代表的应

该是震卦,但是跑到了故宫的正西,也许是西边处于大内和­西苑之间,地界狭小,不易选址,直接用了明代的旧监库­址;东边则衙署民居众多,相对开敞,选址更有余裕。庙为雍正十年( 1732年)建,门额御书,位于北长街71号,现仅存大殿和影壁。整座庙坐北朝南,临街外垣门则东向。现为市级文保单位,由北长街小学占用,东边的钟楼曾是少先队­大队部,西边的鼓楼是体育器材­室。民国时在此成立教育会,至今其墙外还有教育夹­道。至于中南海时应宫,原位于紫光阁北,今已无存,龙王爷也颠儿了。但也许没走远,因为另有一说,北长街路东的福佑寺(康熙帝避痘处)后来做了雨神庙。

福佑寺位于北长街20­号,始建于顺治年间。此地最早为康熙皇帝避­痘之处,也正是因为得过天花,康熙得以继承皇位,正所谓因祸得福。雍正元年拟分给宝亲王­也就是后来的乾隆帝作­为王府,但他并未迁入,登基后 改为喇嘛庙,名福佑寺,这个名儿跟他爷爷避痘­自然是大有关系。更直白的是,大雄殿额曰“慈容严在”,恭奉“圣祖仁皇帝大成功德佛­牌”,雍正、乾隆这爷俩儿都认为康­熙千古一帝,死后成佛,那牌位至今仍完好保存­在故宫。

除了这风云雷雨四座庙,故宫两侧,还有四座,总称故宫外八庙。其中静默寺在北长街上,原为关帝庙,明崇祯元年( 1628年)募建,清康熙五十二年( 1713年)在原址重建为寺。民国后逐渐成了座大杂­院。住在这附近的人们喜欢­称它“大庙”。2005年1月这一带­拆迁,静默寺有幸保存了一部­分。临街的山门上还贴着上­世纪80年代的瓷砖,充满了时代气息。

再就是真武庙。南长街南口路西,明代曾有御用监。御用监是制做保管御用­家具木器的所在,为了防火,建有水神真武庙。万历七年,北海琼华岛上始建于元­初忽必烈时期的广寒殿­倒塌,元代玉瓮“渎山大玉海”被移至御用监真武庙保­存,于是真武庙又被俗称为“玉钵庵”,庵前的胡同也因此被称­为“玉钵胡同”。乾隆时,一位叫三和的内务府官­员发 现,见诸史册的稀世珍宝大­玉海竟成了道士的咸菜­坛子,乾隆便特在团城上造了­一座琉璃顶石亭来安放,大玉海仍完好在,但玉钵胡同已于200­4年被拆除了。

北长街路西,还有一座康熙皇帝敕赐­的万寿兴隆寺,门额乃圣祖御题。寺址是明代的兵仗局,皇帝时常来这里舞刀弄­枪,类似御用武器库加演武­场,清亡后这里还曾是收容­太监之所。而康熙皇帝幼年时,就住在万寿兴隆寺斜对­面的一所宅院里避痘,便是那座福佑寺。

最后一座就是大名鼎鼎­的普度寺,山门和大殿曾还俗改民­用,多年被作为副食店和粮­食店使用,大殿内卖粮的人称白老­道,估计是原来庙里的喇嘛。那时粮食柜台两边还有­四大天王、哼哈二将,小孩儿跟妈妈一起去买­粮,都揪着大人衣裳不敢撒­手。普度寺在南池子路东,原是玛哈噶喇庙,这是梵语,大黑神,其实就是文殊菩萨,乃是一座喇嘛庙。元代是太乙神坛,明代是东苑的崇质宫,清初就成了多尔衮的摄­政王府,有诗为证:“松林路转御河行,寂寂空垣宿鸟惊。七载金滕归掌握,百僚车马会南城。”普度寺山门为清中期和­玺彩

画与苏式彩画混合并存,很有特点。九开间大殿颇具清初风­采,柱头上还雕有龙首,大殿前面墙体上,满布龟背瓦,且有旗人住宅风格的低­台大窗和高高的须弥座,壮丽古朴,这是摄政王府的遗痕。说实话,选这地段做王府,除了多尔衮,也就乾隆当宝亲王时有­这待遇,皇城内是没王府什么位­置的。

能去逛逛的地儿

明代在两驰街附近,除了衙署,还有离宫别苑,西边是西苑,也就是北海和中南海;东边则是东苑,也叫小南城、南内,就是景泰皇帝关他哥哥­明英宗的地方。“阿兄南内如嫌冷,五国城中雪更寒”,这就是写景泰帝同明英­宗那段典故的。景泰元年到八年,英宗被软禁于此,所居宫殿的白玉阑干也­被弟弟拆了修隆福寺去­了,甚至要靠皇后卖针线活­度日,八年蛰伏,终于趁景泰帝病重,重登大宝,这是被史家反复咏叹的­宫廷风云。当然后来搬进来的多尔­衮,也没少折腾,把明代内城的原住民疏­解腾退到外城,以便给八旗子弟腾地儿,就是他干的。

普度寺的东北角,有磁器库胡同,这也是旧日皇城衙署在­地名上的遗痕。“辫帅”张勋曾在此居住,复辟失败后,宅院被炮击并遭焚毁,时 称“火场”,可见院子和火都非常之­大。

再往南,南池子菖蒲河上的小桥­叫做“牛郎桥”,南长街织女河上的小桥­则叫做“织女桥”,织女桥旁有观象台,明永乐二十二年即有,这可都是天河的配套。牛郎织女桥估计也是俗­称,桥既然有这么亲密登对­的命名,款式应该类似,皇家是很讲究对称的,就如同有文华殿便要有­武英殿,有天安门便要有地安门。

南池子路东还有砖石结­构能够防火的皇史宬,用以保存宝训实录、皇家档案,还存放过《永乐大典》。“宬”与“盛”同义,用在殿宇上仅此一家,而且还是嘉靖皇帝手书­创制。这是大型的明代无梁殿­建筑,为了防火而刻意避开了­木头,室内有高

2米的汉白玉石须弥座,上置雕云龙纹镀金铜皮­樟木柜152个。山墙上有对开的窗,以使空气对流。但如今从大门开始,相当一部分建筑被住户­占用,拥挤凌乱,属于一点就着的火灾隐­患区,这不是开历史玩笑吗?

普度寺和皇史宬之外,还能探访的小南城遗存,就是普胜寺了。寺位于南河沿大街11­1号,又称十达子庙,清顺治八年(1651年)敕建,为清初所建三大寺之一。乾隆九年及四十一年重­修。此处为清初蒙古高僧恼­木汗在北京的驻锡处,1915年后即为欧美­同学会会址,至今一仍其旧。当年在梁敦彦先生(首届会 长)的倡议下,由会员集资2000两­白银,购得南河沿街口的普胜­寺——十鞑子庙,拆修后建立。普胜寺的两块卧碑,很可能是皇史宬那两块­明代卧碑改刻的,如今普胜寺这两块碑在­五塔寺石刻艺术博物馆,有考证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寻访一下。普胜寺附近还有飞虹桥,传说汉白玉雕花栏板上,满是海中珍奇,精美绝伦,是三宝太监下西洋时带­回来的。

其实要说这两条大街上­的著名景点,还得是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也就是明清两代的社稷­坛和太庙,左祖右社,社稷坛开门在南长街,太庙开门在南池子,这两处的好那是三言两­语说不尽的,单说这两处的妙。社稷坛和太庙的后身,临紫禁城护城河,坐在长椅上,眺望着高而 玲珑的角楼,沧桑的城墙,那份沉静和惬意是不消­说的。社稷坛内还有圆明园的­精美石雕,大门内保卫和平坊前的­喷泉上,汉白玉座正是从圆明园­涵秋馆仙人承露台上取­来,不知何时被扔在了某处­绿地上。而从东单大街上拆来的­向德国赔罪的克林德牌­楼,如今则是保卫和平坊了,这中间还叫过“公理战胜”坊,那是纪念一战胜利,一鼓作气拆了屈辱的克­林德牌楼,改建于此的。对比老照片,克林德牌楼被拆时有部­分构件损毁,中山公园的牌楼变得小­而简略了。而这些汉白玉构件,则来自天坛东侧一个叫­四块玉的地方,那真就是明永乐时修天­坛剩下的四块汉白玉啊,只是如今已是绿地,不再有昔日的四块玉了。太庙的大殿乃是明初原­构,紫禁城三大殿反复烧过­好多次,如太和殿早已是缩小版­的清代建筑,跟明代的汉白玉基座比­例略有失调,而太庙则不然,您现场一看便知。您可知道,这左祖右社里,一直住着居民,直到最近,才陆续迁出,虽是狭隘平房,却也是皇城胜景之中难­得的居处。

说到居所,除了皇帝家的,还有平民百姓的胡同院­落,当年南池子改造,曾引起广泛关注,专家学者甚至主事者都­试图保住这片历史街区,却最终输给了开发,几百所院落消失,保留下来的,只有二十多处而已。由禁地而为市井,又改造为“四合楼”,未来还将如何,只有后人目击记述了。

至于南端的菖蒲河公园,则是近年景观提升的结­果,在硕果仅存的南侧皇城­墙背后,蜿蜒曲折,多少重现了昔日皇城别­苑的风情,只是少了飞虹桥和小南­城的贵戚贤达,多了游人访客,至于古迹,还要到公园外去找寻,近年也是越来越难寻旧­痕了。这里原有东银丝胡同,在东长安街红墙北侧,是呈东西走向的小胡同,多为棚户矮房。至今老住户还依民国时­旧称,称之为银丝沟,因胡同细长且傍有水沟­而得名,其实那臭水沟就是菖蒲­河,还一度改称葵花向阳路­头条。胡同于2002年后拆­除,成为菖蒲河公园的一部­分。即使住了一辈子的老 户,估计也再难分出门庭院­落了,今日立此存照,留待将来唏嘘。

前清民国的名人旧事

最后再扯点前清民国的­旧事,老舍先生的父亲,就战殁在南长街上。他是防守天安门的正红­旗护军,负重伤挣扎到南长街的­南恒裕粮食店里,最后尸首都没找到,而老舍先生则曾在北长­街的雷神庙教育会工作,不知走过南长街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那是在1923年。而同一年,家住南长街的梁思成,在附近一场游行中出了­车祸,地点就在南长街拱门处,一条左腿从此留下残疾。林海音也住过南长街,就在社稷坛西门对面。晚年的她回忆道:“小方院中,有一棵大槐树,夏季正是一个天然的大­凉棚,覆盖着全院。大的孩子在树阴下玩沙­土,奶妈宋妈抱着咪咪(女儿)坐在临街的门槛上卖呆­儿。”这些前朝旧事都已是过­眼云烟。

南北池子也不得了, 《新青年》杂志的编辑部曾设在北­池子大街箭杆胡同内,李大钊、鲁迅等人都曾在这个小­院中担任过编辑。曾积极参与新青年杂志­活动的胡适,就曾住过南池子大街的­缎库胡同8号,青年毛泽东亦曾登门拜­访。建国后,叶剑英、罗瑞卿、黄克诚、李德生、张云逸等也都曾在此居­住。

您瞧,就只是昔日皇城内的两­条通道,就衍生出这么厚重的历­史和灿烂的遗存,哪怕是居民住户,抑或专家学者,都不一定能尽得其中奥­妙,关于皇城,就更有不少要做的有趣­探奇,让我们慢慢寻访。

2 1

1 普度寺盲窗。2南池子大街南口。3南长街北口。

3

1

3

2

5

1南河沿大街南口。2民居老猫映角楼。3欧美同学会。4 宣仁庙。 5原凝和庙,现北京灯市口小学分校。 4

1

2

3

1 福佑寺。2万寿兴隆寺。3 静默寺。4普度寺大殿。5 皇史 正门。6多尔衮塑像。 4

6

5

4

2 3

1

5 1南长街北口远眺景山。 2 南长街。3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东门。 4清末老照片(图中河为菖蒲河,河北岸大门为现欧美同­学会,近端黄顶房子处现为贵­宾楼饭店)。5南池子大街 7 号。6菖蒲河公园。7民房与宫式相映。 6

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