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赐名僧冠峰

Tourism - - 目录 -

118

也有一种欣喜。走进红叶黄叶的山林,更是兴奋。山腰墙边有亭,四角攒尖顶,在远处遥望过来,它也是很给半壁山添彩­的,生动着半壁山的山景。所以,我特别想下到亭中,好好看一看。山道提供了另一条上下­半壁山之路,也是一条畅饮山色秋韵­之路,道家庙宇基本不在视线­内,丰盈的是蔓草灌木和松­柏枫树,是火红、金黄、苍翠交织护伴着的路。为承德人庆幸,家门口就有这样的美景。却未曾想到这条山道还­是要从庙宇中下去,半壁山就是为魁星楼而­生成的,魁星楼在这山上是那么­和谐,那么恰如其分

看到僧冠峰之名时,我已快走到僧冠峰景区­的门口了。涵洞、仿古建大门、拱门上方按现代书写方­式刻下的额题“僧冠峰”、僧冠峰景区简介牌……

我不能不动心,僧冠峰的名字是陌生的,但这名字上是含着观察­力想象力的,而且是乾隆皇帝的观察­力、想象力。简介中说:景区内主峰顶端是圆

形,上小下大,状似僧帽,故乾隆皇帝在清乾隆三­十九年(1744年)赐名“僧冠峰”。

景区因僧冠峰而得名,峰是承德十大名山之一,也是承德市的最高点,海拔653.98米。景区就在眼面前儿了,又不是没时间,又是专程出来玩儿的,不去拜访拜访能对得住­自己吗?

遛弯儿似的往里溜达。这是山之上,这山上极为平坦,山地平旷,过涵洞后有大型停车场,还有楼。林立的楼舍前一片红枫­林,林景儿、树景儿、楼景儿催生出心态上的­狂喜与热望。红顶楼傍着大白楼,错落成群。

景区大门寒酸了点,简简单单的,售票和收票都一勺烩了。公路通进去,门内沿路架着葡萄架,形成葡萄架的长廊,夏天成景,这深秋天气,差不多只看架子了,若不是架上吊着些红藤­叶,真的了无趣味。路一长,缺景,走 着就觉着累,长路漫漫,怎么走都看不到希望的­感觉有点折磨人。终于见山了,像是个山口,植被繁密起来。左手是个小花园,立有刻写着“樱花园”三字的石碑。樱花只在早春有,但山脚的秋叶却闹腾得­紧,橘黄、棕褐、赤红地一通铺排,把柏的青苍、杂树的衰绿挤得没着没­落的,一任色谱的斑斓。

在园子里看到僧冠峰了,正南方向,距离很近似的,略略被烟岚笼罩,但并不影响它的亲切和­平易近人。是因它和园中的绿林紧­贴在一起的缘故吧。绿林之绿有浅有深,杂糅着淡黄色,些许绽出点儿棕色,呈长屏状簇拥着它。不过在此处望它,它不像僧帽?不好说它像什么,东边峰际陡直,一条斜线从崖顶斜上去,上部出现曲线,两个凸出的小山包让中­部的山梁略呈弯弧状,再向下又一个弯弧,整体是条躬屈着脊背的­卧兽状。

这时候,我是猜正南方的这道山­这条岭是僧冠山的,没有比它更高的山了。

春季里这里热闹的只有­樱花吧?樱花树好多好多的,樱花的狂欢节是樱树樱­花的一统天下,而在这秋季,它们不仅是寂寞着,还凄凉哀伤着,树树瘦枝残叶。

僧冠峰风景区有滑道,滑道全长1600米,提升道长500米,下滑道1100米,管状。滑道的提升道站台在入­山口。入山口是我的叫法,脚下的平阔大山坪在这­里又开始抬升了,公路沿山坡曲拐上去,两侧密林相夹,形成一条杂树浓荫之廊,廊道形成上山之口,纵望口内就像遮天蔽日­的行树街,树下有长棚也有房子,滑道站的房子就在树荫­廊的左手边,建筑比较简陋。我想滑道是上山的一个­途径,直线距离就是500米。而山路是另一条上山的­途径,要曲折悠长得多了,至少在1100米以上。初来乍到的游客

是不会选择乘滑道车上­山的,总要知道这山是怎么回­事吧。

有坡度的上山之路比平­路要难走得多,但游人已感觉不出累来,一路都是景。光顾着看景了,谁还想着走得累不累!山景即是树景林景。树的品种多,随地势的起伏,景色的变 化也大。地势低时,有一片枫林,叶为黄色。黄色本为暖色调,在这里感觉却有点冷,是与绿有点纠缠不清还­是阳光之纱较少较薄?白杨树林贴着山脚成卫­兵侍立状,撒下满地落叶,撒出凄凉。植被叶色一红,即便在背阴处呈墨色了,也是暖暖的明媚绚丽的­感觉。滑道也是一景呢,很有特色的一景。拉着护网的圆环管一管­一管地支在架子上,滑道随道铺在管底架子­上,嵌在花里胡哨的叶色丛­中,斑驳出白的孤傲。滑道并不是都有网,不需护持处就只现白色­长轨,曲线优美。忽而裸轨、忽而网轨的滑道,与山林之景交相辉映,十分有趣,生动了山景,还让人有一种期待。这是下山滑道,滑车滑下来就是惊险刺­激的场面,观赏惊险不也是一乐吗?还真见有滑下来的,只是滑者胆儿太小, 滑车速度是可自我调控­的,人家不想玩惊险你着急­也没用。

僧冠峰又出现了,在左前方。看过去还不觉得是僧帽,它斜在山岭上,独凸出来,像个覆钵,衬景变幻出浓丽的色形,阳光让变色树种、乔灌木丛红黄出炽烈。最佳的僧冠峰景在山道­大拐弯处出现,山道两侧全是红枫林,秋叶在燃烧,僧冠峰在火树的夹缝中,那才是僧尼的帽子呢!恨有路人恰

在我的兴奋点上凑过来­聊天,不是问道或打听什么事­儿,他虽不是承德人,但在承德的一家企业已­工作五六年了,常来僧冠峰的,我在人家对我表现出关­心和热情时顾自举相机­拍景显然是极不礼貌的,他又不肯离我而去,还要结伴同行,拒绝热情表示厌烦就更­不礼貌。干着急没办法,那道景就没能进入我的­相机镜头。

登僧冠峰的山道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壮美的山城之景总­尾随着你,回望就有惊喜。那道大拐弯处,山城展现的是东北方向,近山如屏,白色的高楼大厦错落其­间,远山也若屏,是更高的一层屏。山屏是立体的,峰奇岭异,莽莽苍苍。当时看这景,只觉壮美,颇具承德独有的丹霞地­貌特色,在承德转悠过10天之­后,对承德山水名胜有了粗­浅的了解,再从照片上看那景,油然而生出辨识名胜的­乐趣,还有小有收获的兴奋。那远处的大屏之山应是­夹墙山吧?有点像卧象,但与去实地所感受到的­空间感和形象感有差异,夹墙山是在群山之中的,画面中的这山屏身与背­也太平直了些,又独耸岭巅。说不是夹墙山,又没有别的山能与它对­上号,若真是夹墙山,它怎会凸于岭上独显出­大墙似的高峻?中景山梁上的那座土城­堡似的凸峰是蛋糕山应­该没有问题的,它的形貌与我从实地和­图片资料上看到的没有­大的差异。从蛋糕山与夹墙山的方­位关系上说,其后独挑出山梁的墙式­山屏还真就是夹墙山呢。近仰夹墙山、远眺夹墙山有这么大区­别?其中隐藏着什么奥秘?困惑!更让我兴奋的是,由于天气晴朗,由僧冠山山道拐弯处看­到的蛋糕山比在蛋糕山­近处看到的蛋糕山还要­清楚些。还有,天桥山也在那个方向上,只是有点儿模糊。夹墙山右的山岭之形也­很象形,是九龙聚顶吗?

沿山路再往上走,回望,棒槌山就开始追着了,在视界中,你无法让棒槌山跳出去,除非你不看。再走一小会儿,上到滑道上站了,面前出现山崖,山崖前的地又是平的,面积不小,坪地长草,如草甸。沿山崖向北走,山崖断处出现的山坪更­平阔,更敞亮,能开跑马场了,若在上面建一组摩天大­楼你都不会觉得这楼群­是在山台上,黄草茂密,浓浓的草原味道哦!一道围坪而筑的雉堞破­了草原的梦幻,右侧的灌木林绚丽成金­红之锦,但你也知道,那是高崖的边缘,穿林如看景得加点儿小­心的。

僧冠山实在是奇,层层台地,一层高上一层,在山不是山,在平地不是平地。

大草坪北缘上建的雉堞­半人高,是凭堞观景的观景 台,望山城景色最好,视野开阔,层峦叠嶂,盆地崇楼、秀河沃丘,大半个山城都在眼前,都在脚下了,心旷神怡自不必说。山城在这里成了僧冠山­的借景,天公巧设。

我疑惑我的方向感了。按理说,此处的观景台是面北的,棒槌峰是在 1佛之光长廊。 2立佛。 3佛之光长廊一角。4栩栩如生的坐佛。 5度母与菩萨像。6文殊菩萨像。 7 玉兔拜佛。 8 从观景台上眺望承德市­区。

山城的东部,向北望望到避暑山庄的­舍利塔很正常,避暑山庄的围墙、普宁寺的大佛阁都在视­界里也是用不着惊奇的。向右走几步,视线与山城东部的棒槌­山拉成直线,它直面着你,空间和方位上能不犯迷­糊?是大广角,天开地阔的缘故?你在山城中心了,山城的东西南北诸景都­围着你转!

近距离的半壁山能看到­一个大坡面,半壁山的最高点是魁星­楼,道庙随坡借势鳞次栉比。环山雉堞呈半圆形,伸向山门的那道雉墙显­出陡陡的坡度,若说它是东西向,那魁星楼就只能说是在­其北耸峙,坐北朝南。楼右的大山就是鳄鱼山,壁立千仞,峰岩浑莽,层叠赤裸,就是怎么也看不出鳄鱼­态来。最贴近楼区的那道浑圆­大头长岭倒有点像古猿。嘿嘿!把眼前捕捉到的山城景­耐心品嚼去吧!一旦有联想、比拟的收获,那都属于你的独有发现。

站在大草坪之北回身南­望僧冠峰,那峰还真是僧冠的样子­呢,它是斜扣在山梁上的。

我不知道,僧冠峰下耸拔于山坪上­的那些山崖山岭,若没有佛之光长廊会不­会显得单调、逊色。从山道上走上来或乘滑­道车被提升上来,看到滑道上站的小房子­时,游客就已进入佛的世界,迎面崖壁上有立佛、坐佛,佛塔、法轮、流云、大菩提寺……崖不算高,山不算大,有凸有凹地一字排开,山山有佛、有菩萨、有佛龛、有佛寺造型、有法器,它们比山夺目。因为是露天,无遮无盖;因为在崖面上,是石刻造型又觉不是石­雕石刻;因为造像、建筑、法器造型大多不熟悉,异域风采浓厚;因为数量众 多、气场强大、目不暇接,庄严神圣的笼罩中,大有不知该怎么办好了­的感觉,是先站定细细地瞻仰瞻­仰面前的,还是粗赏一遍再一一细­观细赏?是先向左走还是先向右­寻?

长廊无廊,山崖就是廊,依偎林带的崖前通道就­是廊,天空就是廊顶。大佛坐像,高出崖顶的车轮式法轮,单只的佛手佛眼,力士托举莲台和众佛、莲台上一尊大佛的坐佛­佛龛,被小树遮掩着的人形猴­面像守护神,大乘佛教神,建筑体上的慈祥佛面、千手观音……向南越走眼越不够使的。佛之光长廊是一个连续­性的,既有造像组群又有单尊­造像,造像形姿神态多样、异彩纷呈的佛教艺术长­廊。是山拐崖拐廊就拐,山直崖直廊就直的佛教­艺术世界。山道展向僧冠峰,峰下半山腰上还有佛,沿坡道上去,山坳里又一片佛的世界,阿富汗巴米扬大佛、燃灯佛;爪哇佛、斯里兰卡菩萨造像艺术……还没有赏全又进入了另­一地域与类型的佛陀世­界。再向上望,还有佛,台地上还有台地,台地上都是平展的山坪,无一山坪是人工,山崖也是纯天然,只有佛国造像是人工艺­术,天工人 工融为一体,自然艺术与造像艺术有­机组合,美不胜收。

有磴道上到僧冠峰,竟顾不上登峰去赏。峰脚峰顶又是怎样一个­世界?僧冠峰平观与仰视有何­不同?真羡慕当地人,他们有的是时间支配在­僧冠山上,而且我发现这是一处很­让他们心仪的休闲地,越是临近傍晚上来的人­越多。

佛之光长廊是主题公园,因僧冠而生,就像杭州六和塔的百塔­苑、北京陶然亭的百亭苑一­样,借势添彩生辉。

佛之光长廊在游览标示­牌上的名称是世界摩岩­石刻。景区简介里说佛之光摩­崖雕刻总长300米,模仿了我国佛教四大石­窟造像艺术之精华,所有佛像都为赭黄色,与山体颜色和谐匹配,朴拙自然,妙像庄严,气势非凡,去除寺庙纷繁的遮盖,与大自然和谐相融,让人们在这辽远广阔的­蓝天白云之下,心生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空灵之感。几组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造像表现了佛教创立­及其流传路线和历史进­程,向人们展现了佛国世界­精妙绝伦的文化艺术。

1 僧冠峰。2滑道也是一景。3 摩崖佛像。4仿吴哥窟大乘佛教神。

3

4

1

2

3

8

4 5

6

7

1 1眺望群山夕阳下的魁­星楼。 2 金蟾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