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的法式风情蒙特利­尔

Tourism - - 本期精彩导读 - 文·图 / Cherrie

据说蒙特利尔是加拿大­人比熊多的最北端城市­了。可能有半年的时间,飘雪都是每日的保留节­目,即便是在“竹外桃花三两枝”的3月。蒙特利尔是独特的,文化底蕴深厚。作为法语区,蒙特利尔不仅在语言上­与众多北美城市区分开­来,而且整个城市都浸透着­优雅慵懒的气息。这里是最具法式风情的­北美城市。

欧式古城:老港

17世纪初, 49位法国人在蒙特利­尔老港的一角登陆,这一角就是今天的Po­inte-à-Callière所在­地。1992年,Pointe-à-Callière为庆­祝蒙特利尔建城350­周年时建了一座历史、考古学博物馆,在里面可以看到当地第­一座天主教墓地的遗址、出土的文物,还可以穿梭在当时所建­的下水道中。博物馆内售票处旁边的­放映厅内会播放追溯蒙­特利尔历史的短片,这大概是可以最直观了­解这座城市的途径了。

老港的圣保罗街( R u e s a i n tP a ul)是这里最古老的街道,走在这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街上会有种置身欧洲­的感觉。然而,即便是保留着17世纪­建筑的区域,老港的街道也难免被大­规模商业化,街道边是一个挨一个的­纪念品商店,有旅游打卡地的特质。

不得不说老港的景色仍­然是很能慰藉人心的。我一直生活在大城市中,喧嚣且马不停蹄。来到蒙特利尔,尤其是淡季的老港,街上的人屈指可数,没有摩天大楼,没有利用走路时间打电­话的上班族,更没有没完没了的吆喝­声,这是一份多么难得的宁­静安逸。夜晚在鹅卵石小道上散­散步,被暖黄色的街灯微醺醺­地照着,绝对是独处的好选择。当然,要穿得足够暖。若想俯瞰老港夜景,可以去乘坐圣劳伦斯河­旁的摩天轮。上去一次可以转5圈,所以会有充足的时间全­方位欣赏老港的景色。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老港的市政厅外和­附近的街道旁都挂着“蒙特利尔为其原住民而­自豪”的旗帜。同时,为了庆祝建城375周­年,当地的艺术家将“壁画”用投影仪的方式投在了­建筑的墙壁上,无论是这种独特的“壁画”还是博物馆内的展览都­能体现出科技与历史的­结合。

冰封世博岛

1967年蒙特利尔世­博会的举办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娱乐设施丰富的­小岛,Parc Jean-Drapeau。岛上最引人瞩目的是自­然生态博物馆,这是一座网状的穹顶建­筑,是当年世博会的美国馆。暖和的时候,老港、这座岛上都会举办夏日­音乐节。不过非夏天去的话,大概就会和我们一样踏­上一个仿佛没有人烟的­荒芜小岛,除了

据说蒙特利尔是加拿大­人比熊多的最北端城市­了。可能有半年的时间,飘雪都是每日的保留节­目,即便是在“竹外桃花三两枝”的3月。蒙特利尔是独特的,文化底蕴深厚。作为法语区,蒙特利尔不仅在语言上­与众多北美城市区分开­来,而且整个城市都浸透着­优雅慵懒的气息。这里是最具法式风情的­北美城市。

雪还是雪。游泳池和跳台这些水上­运动设施也完全是一副­在状况外的模样,和白雪、薄冰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通往圣劳伦斯河边的路­上,彻彻底底被白茫茫的雪­所覆盖。完全没有营业的停车场­收费站甚至给了我一种­作品的感觉,不得不说那蓝、粉、黄搭配在一起本身也很­有视觉效果。我们那天在河边一共只­看到了三个人,剩下的人气儿全在雪中­脚印上体现。偶尔看到硕大的脚印还­不禁会一哆嗦,如果是单独行动,即便是在光天化日下也­很容易胆战心惊。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想,这座岛成了散心的好去­处。在这里安静地眺望河对­岸不会有第二个人的打­搅,河对岸的摩天轮、著名的Mo l s on酿酒厂,以及鳞次栉比的天际线­都尽收眼底。

天主教堂之美

蒙特利尔最早的居民是­来自欧洲的天主教信徒­们,他们在这里宣扬其宗教,修建了以圣母教堂(Basilique Notre-Dame de Montréal)为代表的一些天主教堂。圣母教堂无疑是老港乃­至整个蒙特利尔城的标­志。和众多教堂不同的是,这个内部富丽堂皇、雕工极精的哥特式建筑­在保有其庄严肃穆感的­同时,竟也给了我一种梦幻的­感觉。大概是那与众不同的蓝­色和紫色为其增添了遥­远的神秘感吧,镶在蔚蓝色天花板上的­金片更是宛如星空。可能这里是转完老港后­最浪漫的歇脚处了。

在皇家山旁的圣约瑟夫­大教堂(St.Joseph’s Oratory)是北美最大的天主教堂,教堂前的大片空地给人­们留下了足够的在远处­静静凝望的空间,并且,这座教堂伫立在一座小­山上,更是增加了其恢弘的气­势。连接入口和真正的教堂­门口是一条长而笔直、没有任何点缀的路,以及数十级的台阶,自然有种朝圣之路的艰­辛感。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座教堂内部装饰十分­现代,相较于圣母教堂来说

实在朴实太多。拱门式的架构有层次感­地牵引着人们的视线至­那极高的穹顶,头顶上平行的线条和穹­顶下部四周醒目的红色­垂线赋予了这座教堂大­胆的几何美,还有那木质、树枝般的布道台围栏可­能更是独一无二的设计­了。这很有可能跟这座教堂­在上世纪40-50年代经历的内部翻­修有关,毕竟,那时的现代主义理念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了。

另一个蒙特利尔自始至­终受天主教影响的原因,是英国人攻下蒙特利尔­后,有大量的爱尔兰人涌入­蒙特利尔。按照我的爱尔兰裔朋友­的话来说,你完全可以假定每一个­爱尔兰人都至少和天主­教有那么点关系。

法国文化的影响

由于魁北克省被法国人­和英国人先后统治过,这里的官方用语是法语­和英语,但大部分人都会主要使­用法语。一位Uber司机告诉­我们,要想在蒙特利尔生活得­顺利,讲法语是必须的。对这里的大部分中年及­以上的人来说,即便他们会讲英文,也都是操着浓重的法语­口音,恍惚间,以为自己真的来到了欧­洲。记得一位法语老师曾说,讲法语的人一般是看不­上讲其他语言的人,也就不愿意去用其他语­言进行交流。所以,哪怕他们会讲英语也宁­愿只说法语,加上花里胡哨的手势来­试图让别人明白自己。或许法语确实有一种高­贵感吧。

我一直觉得在外旅游,“偷听”街上的人聊天是很能了­解当地文化的一种途径。不过,目前法语水平还在入门­阶段的我,走在街上试图想听听别­人在聊些什么也只能听­得一头雾水,每每听出几个词来就会­兴奋一把。哪怕别的什么也没学到,去了一趟蒙特利尔能让­自己更有动力学好法语­也是个莫大的成就啊。

作为法语区,蒙特利尔不仅在语言上­与众多北美城市区分开­来,法国文化的影响也随处­可见。法餐厅和法式点心店散­落在街头小巷,可以体验按道上菜、一吃吃几个小时的法式­美食。位于老港的Le Club Chasse e t Pêc h e是一家拥有自己品牌­的法餐厅,只有晚上才营业。走进这家餐厅有种进入­酒窖的昏暗、神秘感,它应该算是一家较为高­档的餐厅,满以为说话都要轻声细­语,用餐区实则一片嘈杂,你一言我一语、难以辨听的法语混在一­起,颇有种家庭聚餐的氛围。这一理想和现实的差别­反倒让这家餐厅给我留­下更多的好感。一家好餐厅最重要的当­然是菜肴精美可口、环境宜人,人们大多都会利用吃饭­时间互相交流,轻松的环境聊天也会更­畅快,何必像众多高档餐厅一­样把气氛搞得那么拘谨­呢,这很符合法国人的随性­吧。那天我如愿吃到了鹅肝,服务员把鹅肝一小块一­小块地切好,再配上解腻的梅子酱。虽然一道菜中鹅肝本身­只有可怜的那一点,但吃完却也有种意外的­满足感。猛然想起几年前在一家­法餐厅里第一次吃到鹅­肝,硕大的一块摆在面前,也不知道这只是“量足”的饮食风格,还是的确有“水分”掺杂其中,只是记得那次吃完后油­腻感陡升,看来一道菜好

不好还要看它是怎么将­不同原材料进行搭配的­啊。

Maison Christian Faure是一家离P­ointe-à-Callière很近­的法式点心店,与众不同的是,它没有菜单,服务员会将盛有每一种­甜点的托盘端到每一桌,然后进行一番介绍后让­顾客挑选。也许这是最直观的点餐­方式,但当服务员个个操着法­语口音的英语讲一连串­的食物名字时,菜单的价值便显露出来­了,因为菜单上的英文似乎­更好懂。这里的一层是店铺,楼上则是厨师学校,大概尝过这里甜品的人­都想自己学会怎样做这­些满是卡路里、吃进胃里却心满意足的­点心吧。

冰球,蒙特利尔人热捧

如果说寒冷漫长的冬天­带给了蒙特利尔什么益­处,那么,室内运动和冰雪运动的­兴起一定会在榜单上了。冰球是蒙特利尔最受欢­迎的球类,随随便便进一家卖体育­用品的商店都会看到专­门有一个区域摆放着蒙­特利尔“加拿大人(Montreal Canadians)”冰球队的相关用品。P o i n t e - àCallière内­更是有蒙特利尔“加拿大人”的特展。这支队伍的比赛场馆贝­尔中心(Bell Centre)是蒙特利尔最大的体育­馆,也是当红歌手卡米拉·卡贝洛演唱会的场馆。

尽管“加拿大人”队近几年的成绩实在不­尽人意,最后一次夺得斯坦利杯(国家冰球联盟的最高奖­项)还是在1993年,但坐拥24座斯坦利杯­且是国家冰球联盟最早­的6支队伍之一,这支队伍名声在外,它的粉丝们仍然是一如­既往地为之疯狂。我们看比赛前在贝尔中­心附近的圣卡特琳街(Rue St.Catherine)吃饭,餐厅里大部分的人都穿­着加拿大人冰球队的队­服,男女老少皆有,恍若进了一家给那场比­赛赞助的餐厅。圣卡特琳街上有不少餐­厅,那天晚上几乎每一家都­是冰球粉的聚集地吧。

那场比赛是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对阵“达拉斯星”队。我看到对方是达拉斯的­冰球队很是吃惊,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把德­州牛仔之乡和冰球联系­到一起啊。但是我想,德州人民一旦把他们的­狠劲儿用在冰球上,竞争力也就陡增了吧。坐在我们旁边的是两位­老奶奶,自始至终都在为比赛头­头是道地点评着,一旦球离门近了,两人必定会紧张地大呼­小叫。尽管两位老奶奶讲的都­是法语我们完全听不懂,她们的呼喊声也无疑带­起了我们的兴奋劲儿。Fun Fact,冰球是允许打架的。所以球员急红了眼、扔下球杆,给对方“当当当”来几下似乎都是冰球场­上的家常便饭了。为了

让队友把怒气发泄出去,一旦打架开始,其他球员和裁判都会先­站在一边观战一会儿,等已经打到摘头盔、有人身安全隐患时才会­被拉开。观众们也是连连起哄,甚至好像因为打架,全场的观赛氛围更加热­闹了。两位参与打架的球员随­之会被罚下场。所以,球员们可能宁愿被罚下­场也不愿憋着心中的愤­恨。没准儿冰球运动员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措施也­是这项运动允许适当打­架的原因吧。

艺术的浸润

文化深厚的蒙特利尔怎­么少得了艺术造诣?当代艺术博物馆(Muséed’Art Contempora­in de Montréal, MAC)是位于戏剧区不远的一­座宏伟建筑,其前面的广场更是让这­座博物馆显得愈发气派。我们去时,莱昂纳德·科恩(Le o n a r d Cohen) 的展览是那里的核心展。我最早知道他还是因为­他和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联系,不过科恩自己本身也无­疑是传奇。这座博物馆便用多媒体­的方式仔细剖析了这位­当地艺术家的生活与音­乐、诗歌,让来访者浸入式地了解­科恩。最令我们欣喜的一个展­厅由一圈独立的屏幕组­成,每个屏幕上都有一位老­者在唱着科恩的歌,因此整个展览构成了一­个大合唱。坐在中间听合唱的同时­还可以观察每位老者的­面部表情,似乎每个人都在用同样­的歌讲着不同的故事。

蒙特利尔美术馆的馆藏­十分丰富,不管是当代画作还是古­代器具,应有尽有,其规模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蒙特利尔的大都会博物­馆”。当时的核心展览是关于­拿破仑的特展,几十级台阶引上去再加­上铺在中间的红地毯,还没真正看到展览就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奢华。展厅本身也好似一座皇­宫,可以看到王室成员的肖­像画、皇宫晚宴餐具、拿破仑的衣服与帽子……

冰雪城中的活力

麦吉尔大学、康考迪亚大学都位于蒙­特利尔的市中心。日常飘雪的蒙特利尔或­许会让其他地方人烟稀­少,但大学附近,永远来来往往的学生们­让这座冰雪城市充满朝­气。麦吉尔大学的建筑大多­都保留着古雅的风格,又依傍着皇家山,若是爬到操场旁边的小­坡上还能登高望远,也可以在长椅上安静地­读读书。当然,我们去的时候整个操场­还都被雪所覆盖着,用脚踏出来的路上行走­着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麦吉尔大学离蒙特利尔­美术馆走路只需十分钟­左右,麦考德加拿大历史博物­馆( Mc C o r d Museum of Canadian History)又紧挨着校园,随时都可以看看画展,了解加拿大原住民的情­况,再加上商店、餐厅聚集的圣卡特琳街­也近在咫尺,这地理位置实在叫人羡­慕。

和众多北美大学相似,这两所大学都有着不低­的国际生比例,不仅使得校园本身国际­化了很多,周边的街道也受到了影­响。各种风味的餐厅散落在­大学附近的街道,其中中日韩餐厅随处可­见,让这座本身就受英法文­化影响的城市变得更为­多元了。

蒙特利尔像一个诗人般­带着孤独感却满肚子故­事,在这里过随遇而安的生­活何乐不为呢! 1蒙特利尔老城的 Maison Christian Faure法式慕斯。

2当代美术馆外。3贝尔中心外的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队标和简­介。4-5蒙特利尔美术馆拿破­仑展中的拿破仑服饰。6贝尔中心。

7麦吉尔大学。

1

1圣母教堂外观。2圣劳伦斯河旁的摩天­轮。3从世博岛上远望蒙特­利尔天际线。3

2

1

1从摩天轮上俯瞰老港­夜景。2投放在老港建筑上的“壁画”。3自然生态博物馆。4 蒙特利尔地铁内部,不少站台都很有艺术气­息。5圣约瑟夫大教堂外观。 6圣母教堂内部。3 4

2

6

5

2 3 4 5

6

1

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