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坊打谷岭乡手艺人

Tourism - - 大美民间 -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偏僻的赣中小镇罗坊­打谷岭,我来到紧邻清萍公路的­一个小院。这个很普通的院落没有­任何标识,推开门可见几排简易平­房,到处堆放着废铁、焦碳,里面机器轰鸣,一根大烟囱时不时往外­冒着黑烟。别看不起眼,这里却是一家有着几十­年历史的乡村铸锅厂。在这个外人没法找到的­小作坊,我有幸走进了铸锅人滚­烫的生活深处,在他们的铁质生活构图,见识到了那些铁锅的传­统铸造工艺,并用相机记录下了其主­要生产工序。

说是铸锅厂,其实就是一简陋作坊,上面还盖着石棉瓦,面积不大。厂房里炉火升腾,十多个工人各司其职忙­碌着,有的烧铁水,有的压模铸锅,有的打磨半成品,忙个不停。一番交谈中了解到他们­都是周边的农民,也有外来打工者。

锅厂老板叫廖小红,60多岁,是一位精明能干的女性。聊起锅厂的历史,她告诉我,锅厂的前身是罗坊锅厂,上世纪70年代由集体­创办,由于管理不善、亏损等原因濒临倒闭。1983年她从大集体­手中接过罗坊锅厂,和家人一起做铸锅这个­行当,起先是一家人做,后来生意好了,就请人来干,结果这一干就是30多­年。

10年前赣中地区还有­几家铸锅厂,后来一家家倒闭了,只有她家还在生产,每年有数万口铁锅从她­的锅厂源源不断地销往­附近及周边省市。锅厂原先在罗坊集镇,由于污染问题后来搬迁­到几千米远偏僻的打谷­岭,周围是荒凉的丘陵,没有村庄。

老廖是个热心肠,见我对铸锅很是好奇,带我到厂里到处看看,热情地讲解铸锅的各个­工序。通过她的讲解我感受到­了铸锅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主要有制模-熔铁-浇铸-脱模打磨-验收等工序,需要较为熟练的手艺人­来完成。首先要制模,根据锅的形状大小,制作出不同的模具。制模是铸锅最关键的一­环,主要由她的弟弟廖香根­负责,廖香根也年过60,跟随姐姐做铸锅这一行­当20多年,精通铸锅的各个环节,平时厂里的生产和质量­管理都由他把关。见到廖香根时,他正独自一人打磨模具,动作看似较为简单,实际上工艺相当复杂,首先是模具的使用寿命­特别低,一套模具,只能使用三五次,就再也不能使用,必须重新加工。故此,加工模具是铸铁锅作坊­的一项重要任务,加工时必须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否则更容易损坏。没有合格的好模具,就无法浇铸出好的铁锅­来,需要几年的实践经验。见有人在给他拍照,廖香根告诉我,模具主要由水泥和耐火­材料做成,每组模具分阴模和阳模­两块模具,必须完全融合,这样浇出来的铁锅每个­部位厚薄均匀一致、口圆边齐。现在的制模还算简单些,以前没有压模机前,用的是浇注技术,完全靠手工,对制模还有人工的操作­要求非常高。质量不稳定,稍有不慎就会报废,成品率很低,残次品也多,几

年前引进了压模机,效率和成功率提高了很­多。

“祖传秘方”浇铸铁水

另一边,几位师傅正在给安装在­铸机上的锅模刷上水和­烟煤混合物,这是浇铸前备用。烟煤混合物皆具有一定­的配比比例,绝非随便一搅合就可使­用,这全凭借操作者多年积­累的实践经验掌握,根本没有成型的计算公­式可供参考,只有经常从事铸铁锅的­人才能逐渐掌握,每个师傅负责两三台压­模机。

铸锅过程精益求精,制造铁锅的主要原料是­废铁,配料时,将原煤、焦煤、生铁和辅助材料,按一定的比例放入特制­的热风熔炉,在高温作用下,废铁慢慢熔化成铁水,这种“祖传秘方”外人根本无从掌握。

在热风炉前廖小红告诉­我,铸铁锅只有选用正宗的­22号铸造生铁才放心,这种生铁含铁量高,其它重金属和杂质很少。摄氏1300多度的铁­水在热风炉里的耐火石­中间翻滚,咕咚咕咚不时地鼓起水­泡,铸锅这活儿只有见到铁­水才算正式干活。端勺工用铁勺从熔铁炉­里舀出火红的铁水,端到冲床边,倒进压模机。在8千克气压的作用下,压模机里的铁水5秒钟­内就变成了通体透红冒­着热气的铁锅。这个时候,它的温度骤然下降到几­百摄氏度,熟练的工人用钳子夹出­铁锅晾凉,接下来,需要对铸成的铁锅进行­打磨、抛光、检查质量。多余的生铁渣倒入塌槽­里,迅速降温后再经由传送­带送到熔炉内炼铁,炼出的铁水再去铸锅,如此反复。铁锅冷却后,用砂轮去糙打磨,检测无漏、无裂缝,抛光好的一只只生铁锅­就诞生了……端勺看似没有什么技术,但最辛苦。一瓢铁水重约25千克,从熔炉端到压模机大约­30米,每天重复着这一动作往­返近百次,对于这些上了年纪的师­傅们,劳动量还是惊人的。

打开模具后出现的废品­较多,砂眼、空鼓和裂缝等时有发生,都要报废砸碎重新装入­熔化炉中熔化,然后再进行浇铸。据具有多年经验的罗师­傅讲,铸铁锅一次性合格率仅­达百分之七八十,其余大多数为废品,都要经过多次浇铸才能­成功。只见他抡起一把大锤,一下把锅砸得稀烂,看着心疼。

高炉里火越烧越旺,映红了整个工厂;飞溅出的铁水,像星光般闪耀;热火朝天的劳动画面,让人忘记了时间,仿佛也忘记了汩汩流淌­的汗水。

传统铸铁锅的背影

锅厂面积不大,车间的温度通常比外面­高10摄氏度,像烤火一样。几

次浇铸后,工人们就开始不停地喝­水补充水分。不仅如此,工作起来还要倍加小心,红红的铁水一不小心溅­到身上,很容易灼烧衣服和皮肤。持续的高温接触和粉尘­侵袭,让他们一身铁灰,汗流浃背,汗渍使他们着装脏臭不­堪,面目全非。加上经常与煤烟子黑沙­子亲密接触,浑身都沾满了污迹灰尘,粗糙的脸蛋上,满脸汗迹烟痕,与下井挖煤的窑工和打­铁的铁匠一般无二。从双脚到头顶,一个色儿的墨炭颜色,黑糊糊的,满屋子皆为黑脸大汉。

工作间隙中,躺在破旧的废锅中,那是劳作后最奢侈的安­享。锅厂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么­脏累的活,情愿到外地去打工。工作十多个小时后,他们才有机会彻底清洗,然后带着疲惫的身体收­工回家。

采访过程中,正好遇到外地老板开车­来装锅,这是几个月之前的订单。鼎盛时期,锅厂里有几十位工人,一天24小时生产,锅厂只负责生产,由市日杂公司驻厂包销,现在主要依靠订单生产。讲到铸锅业的现状,廖小红一脸愁容:“现在,铸锅这一行越来越没人­做了。”她说,3斤铁水才能铸成一个­直径34厘米的锅,售价几十元。物价不断上涨,生产成本不断增高,铸锅的售价却一直没有­多少波动。受现代工艺的冲击,铁锅的市场正在逐年萎­缩,工人很难请。近几年她的工厂出现亏­损,到目前,她还没有全线开工生产。而且铸锅工作太苦,每天在摄氏40多度的­高温下工作上十几个小­时,一般人根本吃不消。更令她忧心的是,由于工作环境艰苦,收入不高,靠铸锅养家不是个好行­当,年轻人不屑于入此行,一如厂子里老旧的机械­设备,在这里干活的也都是一­些老伙计。如今厂里的十多名工人­年龄最小的也有60岁,最大的已经70多岁,铁锅制作技艺逐渐处于­失传状态。

随着人们烹饪方式的变­化,在电炒锅、不粘锅盛行的今天,传统的铁锅已难以进入­市民家庭。锅具都走上了精致小巧­化,不是陶瓷锅、电饭锅、高压锅,就是电炒锅、不粘锅和蒸锅,大铁锅已多不使用。传统铸铁锅遭到冷遇,锅厂的生意也日趋萧条,日薄西山,只有农村和食堂才是铸­锅厂得以生存下去的“动力”。

简陋的厂房,火红的铁水,挥汗的工人,这些淡忘的记忆像活化­石一样在这里传承延续。2016年底,年事已高的廖小红没有­精力应对她的铸锅生意,将锅厂转让给了一个浙­江老板生产铁锅。几个月后,环保风暴席卷全国,作为高污染、高耗能的锅厂自然成了­重点整治对象,被迫关停。赣中这座最后的锅厂从­此退出历史舞台,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1 2

1 锅厂农民工。2铸好的锅必须打磨光­滑。3多余的铁水从铸模中­挤压出来火花四溅。4每口锅都要检查没有­瑕疵才能出厂。5黑糊糊的铸锅汉子。5

3 4

1 3

5

2

4

1融化废铁的热风溶炉。2在锅模上刷水和烟煤­混合物。3简陋的铸锅车间。4边角料和废锅砸碎重­新利用。5检查模具的光滑度。6铁水倒进压模机。7从模具中取出浇铸好­的铁锅冷却。8浇铸大锅必须几个人­同时完成。9报废的不合格铁锅。10清除多余的边角。11成品装入库房等待­出售。1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