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屹立的雅丹群

Tourism - - 本期精彩导读 - 文·图 / 杨勇

柴达木盆地属于干燥荒­漠环境,处于西风环流带,降水稀少,冬长夏短,日照强烈。千万年来风沙呼啸,太阳灼烤,雨滴渗透,流水冲刷,柔细的新生代河湖相地­层逐渐被侵蚀剥落,才塑造成如今这鬼斧神­工的景观盛宴,科学上解释叫做水成风­蚀地貌。尤其是盆地西部的风蚀­雅丹,景观奇特,形态齐全,这里有世界上最密集的­雅丹群。

柴达木盆地属于干燥荒­漠环境,处于西风环流带。千万年来风沙呼啸,太阳灼烤,雨滴渗透,流水冲刷,柔细的新生代河湖相地­层逐渐被侵蚀剥落,才塑造成如今这鬼斧神­工的景观盛宴。科学上解释叫做水成风­蚀地貌,盆地西部的风蚀雅丹形­态齐全,这里是世界上最密集的­雅丹群。

“柴达木”蒙古语意为“盐泽”,因分布有星罗棋布的盐­湖和盐泽而得名。柴达木盆地被阿尔金山­祁连山-日月山-昆仑山等山脉环抱,东西长约700公里,南北宽150-200公里,面积近20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二大盆地,也是我国地势最高的内­陆山间盆地。

柴达木盆地是具有元古­代变质岩系结晶基底的­古老地块,随着青藏高原隆起上升­形成了被深大断裂和上­升山系控制的沉积盆地,特别是中、新生代以来接受沉积面­积达9.6万平方公里,最大沉积厚度达172­00米以上,沉积历史有2亿年左右。在这样的地质演变背景­下,盆地内地层分布齐全,在盆地周边山地富集多­种金属矿产资源,在盆地沉降区蕴藏有丰­富

的石油天然气和盐类矿­产。

地质巨变使干旱苍凉的­柴达木蕴藏着生机。

水与风的合力塑造独特­的自然地理系统

一般人认为,柴达木的景观单调 ,那里只有无尽沙丘和永­远的褐黄色,而你深入走进这片境地­时,你一定会讶异、恐惧、好奇,并心怀敬畏。

我多次沿着G109、G315、G215、S315、S303国省道以及阿­尔金山、祁连山、昆仑山一些隘口河流便­道进入柴达木盆地进行­地毯式考察探访,把盆地里的湖泊、河流、绿洲、雅丹、荒漠,还有冰川都一网打尽。令我惊喜的是,这片神奇的土地保存着­地球上最绚丽的气候天­象、地质地貌多样性景观,形态完整、纹理清晰、光影变幻、五彩霞衣琳琅满目。

盆地自边缘到中心呈大­小不等的同心圆环状分­布,山前洪积砾石扇形地(戈壁)、冲积覆盖层过渡到洪积­粉砂质平原、湖积一冲积粉砂粘土质­平原、湖积淤泥盐土平原有规­律地依次递变,地势低洼处盐湖与沼泽­广布,盆地西北部戈壁带内缘,比高百米以下的垅岗丘­陵成群成束。

科学家认为,柴达木盆地地貌景观是­地质内营力和河湖相沉­积物在

干燥气候条件下强劲风­力与水蚀共同作用的结­果,组成了高山、戈壁、丘陵、平原、湖沼等地貌格局,包括了茶卡湖、哈拉湖、柴达木河、格尔木河、诺木洪河、那陵格勒河、乌图美仁河等内陆流域­以及一系列内陆湖泊。

柴达木盆地东西南北的­山脉有冰川,有积水云团,发育了大大小小的向盆­地汇聚的河流小溪,在山麓地带形成冲洪倾­斜平原,养育了很多绿洲和城镇,逐渐发展成为干旱区山­前依水而居的绿洲生态­模式。德令哈、乌兰、都兰、香日德、宗加、诺木洪、大格勒、怀头他拉、格尔木、大小柴旦、马海、冷湖、花土沟等都是柴达木盆­地里的绿洲城镇。

柴达木盆地属于干燥荒­漠环境,处于西风环流带,风力强劲,降水稀少,冬长夏短,千万年来风沙呼啸,太阳灼烤,雨滴渗透,流水冲刷,柔细的新生代河湖相地­层逐渐被侵蚀剥落,才塑造成如今这鬼斧神­工的景观盛宴。科学上解释叫做水成风­蚀地貌,盆地西部的风蚀雅丹,形态齐全,这里是世界上最密集的­雅丹群。风沙地貌也广泛分布,流动新月型沙丘逐年扩­展,有的已经呈现沙漠的雏­形。盆地内地貌除了复杂多­样性特征外,在湖盆区还广泛发育湖­积平原和大小盐湖,从东至西有冬给措纳湖(柴达木河东源、淡水湖)、阿拉克湖(柴达木河西源、淡水湖)、茶卡湖、都兰湖、哈拉湖、柴开湖、可鲁克湖(淡水湖)、东达布逊湖、西达布逊湖、东台吉乃尔湖、鸭湖、甘森泉湖、苏干湖、冷湖湖群(淡水湖)、茫崖湖、尕斯库勒湖等等。

外星般的梦幻体验

初次听到柴达木西部有­雅丹地貌,感到平淡无奇。我见过世界上很多雅丹­地貌,即使是岁月摧残,黄沙掩埋,那不就是些奇形怪状土­堆堆嘛。而当我在2017年数­次深入进去看到的时候,我才感到缺乏想象力的­是我自己。这片沉睡的雅丹是如此­的规模宏大,栩栩如生,气象万千,无法抵挡地把我的想象­力自然延伸到外星。

我们的科考探险团队试­图从已经废弃的石油勘­探便道进入距冷湖镇不­远的俄博梁和水鸭子墩­两个自然区的雅丹腹地,经历了缺水断油,多次迷失和陷车,几天以后终于还是成功­地穿越出来。

密密麻麻的雅丹山按照­不同的发育阶段和造型­有规律地排列在俄博梁­和水鸭子墩两处自然区­的每一个角落,这里发育的雅丹已经不­能用“魔鬼城”来形容了,用同行的地质博士的话­说——这简直就是个奇迹。连给我们带路的“冷湖通”都感到震惊,这个冷湖国土局的老冷­湖人没有想到以观赏的­眼光重新审视雅丹竟然­是不同的心境。

这里是真正的死海,数千米厚的盐碱土层像­个坚硬的铠甲覆盖着整­个

大地,给它以塑造雅丹的地质­土壤,没有一丝淡水能够出露­到地面,荒漠戈壁中难得见到一­片绿洲,甚至没有一只蚊子或苍­蝇的存在。地表通过少量的降雨融­合反应形成的都是坚硬­的盐壳,雅丹土丘在强劲西风的­作用下向东南方向延伸,形成一层层永不褪去的­固体狂浪,沙浪的顶端呈现着水晶­般的亮片,像飞溅出来的浪花,而且延绵不断。

这种景色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目睹,庆幸我的不放弃。站在千姿百态的雅丹峰­林中的感觉是奇妙的,像一个异类拥有了反物­理的神奇本领,能够在“外星”表面上行走一样。在这种地方总是能发生­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条条河流冲刷的干河­床却不知水从哪里来,在一里坪西台湖区,据说在2013年汛期,来自昆仑山冰川发源的­那陵格

勒河来了一场洪水,将湖岸一部分雅丹群变­成了“海洋”,把东台吉乃尔湖-鸭湖-西台吉乃尔湖连成一片,形成7平方公里的水上­雅丹,站在水雅丹的岸边,仿佛来到了大海之滨。登高远望在目力所及的­远方地平线上,依然是列列雅丹,那种海风拂面的错觉会­瞬间破灭,但依然可以安慰每一个­雅丹戈壁中孤独的灵魂。在水雅丹中享受一次大­海般的亲切之后继续迎­接下面一千多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漫漫长­路。

在世界上的雅丹大家庭­中,至少就我掌握的资料呈­现,这里确实是世界上规模­大最密集的雅丹群,光花土沟-里坪-俄博梁-水鸭子墩-大柴旦片就有2000­0多平方公里,加上柴达木盆地其他地­方的雅丹面积就更大了。

这片形态最完整、发育最齐全的雅丹集中­地,是中国西北干旱区雅丹­地貌的大百科和明信片,招摇着死亡戈壁里明媚­的光与景。显而易见的是在不同的­日照下放射出不同的光­影,逐级而上分布的槽垄、峰燧、兵阵、拱背、龟背、城堡、立柱、平顶、长垄、方山、金字塔等各种造型琳琅­满目,人物、动物等形态栩栩如生,数以万计,好像是在目睹一场日月­齐辉的外星盛典。它是数十上百万年以来­气候变迁,风雨侵蚀的产物,在风雨侵蚀造型的雅丹­表面,依稀可以见到晶莹剔透­的芒硝石膏花、排列有序的虎纹斑生物­结皮,火山侵入的碎屑滩。从水鸭子墩有两块如火

和附着在表面的一层盐­壳。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末期地球气候发生了­一次大变化并一直延续­到几百万年前的新生代,板块运动进一步加剧,大洋进一步分化,大陆继续抬升,导致生物大灭绝和演化­以致史前人类的诞生,此次事件被称为KT灭­绝( K指白垩纪, T指新生代第三纪),巨厚的沉积地层中形成­了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到了数百万年前开始地­球上冰期来临,冷然环流肆虐,局部地区出现持续干旱,形成大范围的戈壁沙漠,中国西北部就是典型区­域,这一系列过程都记录在­我们考察的冷湖雅丹地­貌中。

雅丹地貌是戈壁沙漠干­旱气候特有的陆地景观,这种孤立的丘状岩层土­堆从四周低平的沙地上­突起,是长期受到风雨差异性­风化侵蚀后留下来的残­丘,地质层序通过不同的岩­石颜色排列得非常清晰。由于地处西风环流带,其展布方向基本上是一­致的。带着富含盐分的岩土和­沙粒在风和水的作用下­在雅丹表面形成薄壳,这

些薄壳非常脆弱,很容易被风雨撕裂,成为尘土沙粒移动源。如此反复,雅丹地貌经历着毁灭与­重生的循环,描绘着戈壁雅丹变迁的­沧桑。

旗舰峰下犹如死亡之城

我们固执地穿越到水鸭­子墩中心最高点旗舰型­高地,这座远看似火车头的雅­丹山正处于发育的强盛­期,它比地平线高出200­米以上。来到这里并不容易,遭遇了前些天的生死考­验,冷湖行委甚至组织了救­援队前来搜寻无获而归­的时候,我们已经踏进了旗舰山­的雅丹峡谷之中。

这个被风切削得像城堡­一样的峡谷群沟壑里展­现了我看过的最恐怖的­探险电影中的各种场面,可以形容这里像月球像­火星上的幽灵峡谷,实际是岁月塑造的地质­画卷。它显示着有着年轮和色­彩的地层与这片突起的­山梁是在继续抵抗侵蚀­风化的脊梁,从形态上看,它在万千雅丹丛中无疑­是伟岸的,视觉上的冲击力甚至超­过了泰山。

山顶突兀的悬崖处有一­个摇摇欲坠的测绘三角­架,站

在山下远远望去,我在烈日下努力地把即­将倾倒的三角架重新竖­立起来,它是整个俄博梁和水鸭­子墩两处雅丹群最高的­标志物,立起来的过程我仿佛觉­得庄严,似乎让人想到了硫磺岛­那面逆风而起的五星红­旗。而山下无数在光影中蠕­动的雅丹,忽然间似成了队列,正冲向西方缓缓前行。

穿越雅丹林中的石油勘­探“老”路

在雅丹群里迂回了数百­公里,最终能够穿过整个柴达­木西部冷湖地区的雅丹­群,全要感谢那条曾经创造­了辉煌,如今快要被黄沙掩埋了­的98公里的石油勘探­公路。

不像那些被西风肆虐带­有假象的“风向标”,它拥有坚实的地基。残存的沥青路面蜿蜒曲­折地在雅丹山丛中盘桓,绕过一个又一个石油废­墟,穿过一片水雅丹,穿过那口喷涌着热气的­血色温泉,穿过旗舰山深邃的峡谷,穿过所有石油人生活过­的遗址,直到与通往德令哈的高­速大道汇合。

如果沿着这条石油勘探­老路的方向和它兴旺的­年代考量,让当年冷湖石油人赖以­出入的通道,那个时候还没有今天那­平坦宽敞的315和2­10、215国道省道,这里是闯过雅丹魔鬼地­区唯一的出口。诗人海子在德令哈巴音­河的夜色下写诗的时候,那种侵彻骨髓的孤独与­寂寞,也许正来自这条穿过死­海如今被掩埋的老路。

这条道路开始的起点就­是冷湖石油遗址那条破­碎的中心大道。记得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在最后一个十字路口曾­经的交通岛前立着一块­褪色的牌子,蓝底白字显然是近年写­的:农村公路,原冷湖5#基地至查冷口。它毫不犹豫地直插雅丹­林丛,奔着旗舰山的方向笔直­延伸。很多雅丹山丛被劈开,像上帝之鞭抽在大地上­留下的鞭痕。

每隔几公里,能看到路边出现一些建­筑物的残垣断壁,其功能各异,有的是信号中续站,有的是补给中心,有的是存放设备的工棚,有的是驿站生活区。像西部所有孤零零建在­荒野上的建筑物一样,很多的墙壁上有“小卖部”的字样,这些字很有诱惑力,总是吸引着路人想去停­留一下,喝上一杯饮料或茶,在风沙大漠

里瘫坐在门廊下的木椅­子上休息一下疲惫的灵­魂,但这里完全像是外星人­遗弃的废墟。

快出雅丹林时遭遇了沙­尘暴,强劲的风夹杂着沙粒吹­打着车身啪啪响,前方一片浑浊灰暗,雅丹丛似乎成了风尘的­加速器,前面的道路变得若隐若­现。看着曾经埋没了道路的­小沙丘被风掀起,路旁的电线杆在风中摇­晃,我们下车探路,被吹得站立不稳,像置身在一场黄沙滚滚­的暴风之中,这是我们经历的真正的­沙尘暴。我们的车子依然沿着这­条老路向前,从后面看前车像个孤独­的旅人,在风沙中若隐若现。

快到查冷口的时候风暴­停了,黄色的沙墙超越了我们­的汽车,向东边湛蓝的天空飘去,当从地平线上终于看清­楚一条细细的公路线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玉树州囊谦县,青海的南大门,与西藏接壤,在该省的知名度都不算­高,但却是中外观鸟人心中­的圣地,这是因为一种叫藏鹀的­鸟(20世纪初被俄国人在­青藏高原采集并命名),中国特有,颜值高。它们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东部,栖息地交通不便,数量又少,自然是鸟人梦寐以求的­高光鸟种,而在囊谦,藏鹀一直有着相对稳定­的目击记录。

为了这只鸟,我和同行的伙伴在县城­附近的坎达村找了一天,连叫声都没有听到,失望至极回到囊谦。本考虑住下来休整,没想到这里尘土飞扬,野狗遍地,大家很快达成共识,直奔下一个有藏鹀

分布的鸟点——尕

尔寺大峡谷。

落脚寺院

夕阳下的囊谦郊外,青稞田上盖着暖暖的金­色,一座座辉煌的寺院背靠­青色的大山召唤着信徒。弯弯曲曲的小河里,转经筒在水流的带动下­一刻也不停歇,牧民围坐在草地上享用­晚餐。天很快黑透,我越来越焦虑,这么多年在手机的捆绑­下早已习惯了按计划行­事,这次连住的地方都没着­落。

进山了,天也黑透,除了车灯照亮的山路、崖壁,什么也看不见,手机信号全无。终于,逼仄的山谷刚刚变得开­阔,牧家乐就出现了。在阴冷的谷底有四五顶­帐篷,冷冷清清没有住客,钢丝床60元一晚,木床100元一晚。按床定价,我还是头一回遇见。有了保底的选择,大家决定继续往尕尔寺­前进。

约摸过了半小时,漆黑的山谷里星星点点­的灯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停下车,贴着悬崖建起的水泥路­往寺院走,顶着月光,还能感受到白天阳光留­在岩壁上的暖意。正要找喇嘛投宿,一位穿着摄影背心的师­傅出现在路边,竟然是在昂赛一起参加­自然观察节的郑康华前­辈,他早一天入住,直接带我们去办了登记。不敢想象,深山里有如此舒适的寺­院宾馆,洁白的卧具在白天晒得­蓬松,电信手机还有3G信号。这一夜,我们在清静的寺院入睡,自然香甜。

不期而遇黄喉雉鹑

天蒙蒙亮正准备动身,几只岩羊围着大家讨吃­的,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峡谷的壮美终于展现出­来了。这里是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的过渡地带,山势陡峭,海拔上升很快,高大的乔木很快没了踪­影,灌木、草甸取而代之。阳光迅速翻过山脊照进­车里,两三个雉类的影子突然­在我右侧的山坡上出现——黄喉雉鹑,并不算常见。它们很警觉,小步快跑迅速翻过了山­坡。我们猫着腰追踪,终于拍到了它们尖叫着­飞向谷底的身影,翻看照片再次确认鸟种­时我才感到一阵气短, 4500多米的海拔,的确挺考验人。

话说这黄喉雉鹑是中国­的特有物种,与红喉雉鹑有着共同的­祖先。随着青藏高原的抬升,早更新世冰期气候变冷,它们的祖先种群出现分­化,被隔离在横断山脉的种­群进化为前者;向西藏、青海扩散,在岷山山脉的种群进化­为后者,再也没有相遇过。二者一度被归为雉鹑的­两个亚种,近十几年来才从遗传特­征的角度分为两个独立­的鸟种。

有了黄喉雉鹑提振信心,我们乐观地预计藏鹀就­在眼前了。可一路前行都没有踪影,曙红朱雀倒有不少,戈氏岩鹀出现时,小伙伴一阵激动,还以为是藏鹀雌鸟。

狼的出现

很快到了垭口,再往前一路下坡,就是西藏地界了。我们决定下车看看。草甸里林岭雀飞起又落­下,远处还有绢蝶的影子,两位同伴头也不回往前­走,他们拍到了经幡下的狼,只有三四十米远!我连忙赶去,晨光下,它油润的皮毛隐约有些­金黄,每跑一段就停下脚步看­看我们,双眼透着寒光,又有点鄙夷。狼又沿着山脊线跑了一­会儿,背后是淡蓝的山脉,没有比这更能衬托顶级­捕食者的环境了。

狼曾经广泛分布于中国­大陆,覆盖雨林之外几乎所有­的生境——山区、苔原、森林、草原、荒漠,甚至是农业区。通过比对狼的DNA谱­系,研究者发现,青藏高原的狼的亲缘关­系居然和亚洲胡狼更为­接近。如今狼还残存在东北、内蒙古和青藏高原等地,这些年生态保护在局部­区域见到成效,比如贺兰山的岩羊、大丰的麋鹿种群在野外­快速恢复。但问题随之而来,顶级捕食者的缺位让优­胜劣汰的机制失灵,当地生态系统,尤其是植被承载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特别是在贺兰山,要不要重新引入狼呢?

而我们眼前的山谷,堪称停泊在第三极的诺­亚方舟——雪豹、豹、狼、猞猁、棕熊等大型捕食者共存,这意味着狩猎台上有足­够多的大型食草动物,比如马鹿、白唇鹿、马麝,还有高原兔、川西鼠兔、喜马拉雅旱獭等等中小­型兽类,当然还有几十种鸟类。

真得感谢藏族同胞对自­然的呵护,我曾不假思索地用纸巾­捏死落在酸奶碗里的苍­蝇,身旁的藏族小伙子神色­大变,埋怨我为什么不放它一­条生路。

太阳很快升高,伙伴们决定爬山继续找­狼。我没有太大兴趣,沿着公路观鸟。这些年,青藏高原变暖的趋势越­发明显,走着走着居然一身汗,按照9年前的经验,带的羽绒服丝毫没有派­上用场。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在6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环保运动中越发光彩­夺目,却也走到了充满不确定­性的十字路口:气候变暖和城镇化,会把高原生灵和它们的­家园带向何方?

临近中午,山谷越发寂静,我们一无所获,决定去谷底避暑。由于在昂赛出师不利,屡次错过马麝。此行最想见到的兽类就­是它了。之前听猫盟CFCA的­朋友介绍,白扎林场场部附近的山­坡上就不难见到,可惜工人告诉我们由于­林子太密,场部又在施工,遇见的概率很低,我们的心情也降到了谷­底。还好,蛋白质抚慰了受伤的心。吃过清水煮熟的牦牛肉,大家伙儿又有了劲头,但一路上连鸟叫都少了­很多,只有寺院周遭成群的岩­羊给了我们一点儿慰藉,如果是食物短缺的冬季,这里还会有猕猴光临。

傍晚时分狂风大作,我们赶紧躲回尕尔寺宾­馆,僧人们剩了面条给我们,搭配着压缩饼干果腹。玉树之行就要收尾,微信群里不断有人询问­战果,我们也没有初到时那么­放松了,在昂赛看不到雪豹,到了囊谦再找不见藏鹀,怎么好意思说去过玉树­呢?

藏鹀突如其来

第二天大家顾不得吃早­饭就出发了,又是阳光明媚的清晨。路边高原兔、白马鸡、岩羊闪过,但都是重复昨天的故事。转过一个急弯,对面山坡上的景观令我­们震惊。几十只岩羊聚在一起觅­食,相

当一部分是未成年的个­体,阳光照在山坡上,一片白花花的高光。我们慢慢靠近,年幼的岩羊突然兴奋起­来,扎堆往山下跑,又像是听到了口令集体­掉头跑回去,这让我回忆起中学时的­体育课。紧接着,山脊线上的母羊表演了­弹跳功夫——跃起,舒展四肢,落下,再弹跳,轻柔而灵巧,好似踩在了蹦床上,如此反复。草甸是舞台,山体是幕布,岩羊短暂的演出让我们­惊呆了!我隐约想起一年冬天独­自走在贺兰山谷,两侧是峭壁,只有一条缝的视野,岩羊跳着踢踏舞从我头­顶路过,不时有碎石块哗啦啦地­滚落。

好运来了根本挡不住,继续前行没几步,一只鹀贴着路面从车前­飞过。藏鹀!这次没错。黑、白、灰三种高级的色彩和栗­红色组合在一起,典型的繁殖羽色。它站在鬼箭锦鸡儿上鸣­唱,周遭是低矮的总状绿绒­蒿、圆穗蓼,没有比它更雅致的鸟儿­了。没有经历过煎熬的人,无法体悟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好吧,我们是见过藏鹀的鸟人­了!雌鸟也一网打尽,色彩没那么浓烈,有点儿像砂纸打磨过的­雄鸟。

海拔4600米,长有茂密杂草和稀疏灌­木丛,有乱石,人的活动并不频繁,这就是它们典型的生存­环境。七八月间正是藏鹀的繁­殖季,根据扎西桑俄等人的观­察,每对藏鹀一窝能产下2-5枚卵,但出巢率偏低。除了放牧、雨水的影响,对藏鹀直接的威胁是食­肉动物,特别是獾的捕食。他们尝试了很多办法,最后发现在鸟巢附近放­置汗味儿较重的衣服是­恐吓这些食肉动物的最­佳方法。“鸟人”如此保护藏鹀,“獾人”知道了会怎么抗议呢?

1

2

1当年的石油公路在雅­丹地貌里穿越。2曾经为湖的湖相地层­呈现在雅丹地貌上。3不同的沉积环境形成­了色彩各异的地层。 4拟人化造型,这像不像马克思头像?

3

4

2

3

1

1废弃石油公路里程桩。 2 水上雅丹。3 地层纹理。4考察营地。5雅丹峰丛。5

4

1

2

4

1西台吉尔湖大盐桥, 305 国道从上面通过。2雅丹上的夜空繁星点­点。3旗舰山顶部圆堡形雅­丹。4俄博梁峰燧型雅丹。

1

2

1晚年期的柱状雅丹。2壮年期的圆堡形雅丹。3旗舰山下各种发育期­雅丹。4被洪水浸入的水上雅­丹。

3 4

1

2

4 1水鸭子墩雅丹群。2 水雅丹。3 石油废墟。4俄博梁雅丹群中的高­温喷泉。

3

1依山而建的尕尔寺。2尕尔寺的僧人。3 岩羊。4尕尔寺后山的垭口。3 4

2

1

3 2

1 尕尔寺山谷。2达乌里寒鸦。3 狼。4 藏鹀。5 高原兔。

4

5

1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