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金庸游盐官

Tourism - - 阅赏 - 文/申功晶

“古城古街古巷 潮水潮人潮乡。”这副对联是金庸先生的­故乡浙江嘉兴海宁盐官­独树一帜的“门面”。

穿过古城五门之一的宣­德门,走在宰相府第风情街上,一种久违的清静惬意渗­入骨髓:老街上没有过度开发的­商业喧嚣,没有接踵摩肩的人来客­往,摊主自顾自地炸臭豆腐、扎焖肉,桌上摆着“免费品尝”木牌。走着走着,那颗浮躁的心逐渐淡定­下来。

一扇黑漆小门内,一幢东南西北连缀成一­体的木构两层楼跳入眼­帘,上书“花居雅舍”,这就是央视版《鹿鼎记》取景地之一,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流贩走卒皆醉心流­连的青楼。楼层上下、四周尽皆环通,形成一个“回”字。大厅布置考究,价值连城的古董瓷器、琴棋书画、笔墨纸砚。烟花之地亦不乏色艺双­绝的奇女子: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她们琴书诗画信手拈来;李师师捐财抗金,梁红玉亦桴鼓亲操,端的是“巾帼不让须眉”。

信步老街,堰瓦河南岸的美人靠韵­味十足。倘逢雨天,更兼雅趣,试想小坐廊下,听檐雨滴滴,看垂柳脉脉;锣鼓声中,一场“大闹龙宫”的皮影戏在江南民俗风­情馆内夹杂着浓厚的地­方口音铿锵上演;走乏了,寻一处临河酒肆,烫一壶黄酒,叫一碟金灿灿的炸豆腐,来一份油汪汪的焖缸酥­肉,自斟自饮。

上了岁数的古镇,连酒楼也颇有来历,唤作 “元龙食府”。元龙即对岸阁老府的故­主陈元龙:四扇黄竹黑框门扉坐南­朝北临河而居,厚实的石鼓,高迈的门槛,紧闭的扉门,无声诉说着这个“江南第一世家”往昔的荣耀和尊贵。穿过轿厅、东偏房祠堂、寝楼、双清草堂、筠香馆,循着天子的足迹,那看似遥远而又清晰的­回忆如同屋檐下一蔓青­藤,轻柔地绕过时光的脉络。海宁陈家世代簪缨,“一门三阁老,五部一尚书”更是声震朝野,终雍、乾两朝荣宠不衰。盐官在清朝仅系一海滨­小县,身为一国之君的乾隆却­六巡故地,每次都住陈阁老家。陈阁老的府邸清幽别致,倒是“公主楼”旁那棵六百余岁高龄的­罗汉松,生得异常高大粗壮,大概是沾染了龙气的缘­故罢。

夺嫡、调包、南巡、认父……生于斯长于斯的金庸自­幼耳濡目染,一部《书剑恩仇录》横空出世,惊艳了整个华人文学圈,奠定了一代武侠宗师的­地位。金庸这个名字,成了盐官的招牌,海宁的骄傲。家乡人给他们的儿子建­造了一座“金庸书院”。跨过半月型大门,踱步青石板甬道上,左侧一溜粉墙壁石上镂­刻着“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五部名著壁画。书院分为东、中、西三路,由讲堂、水庭、藏书楼三部分组成,藏书楼内除了名著,另有金庸的佩剑,不难看出这位儒侠的兰­风梅骨。

来盐官,不得不提及国学大师王­国维。王国维幼年,其父嫌居住的市井太过­嘈杂,举家搬至荒僻的郊外。穿过几片菜园,方看到故居门前大师全­身像:瓜皮小帽、黑框眼镜、长袍长辫,深邃凝视着前方的钱塘­江。

盐官始于西汉初年,这个古城因盐而生,因潮而兴。或许是钱塘江绵延不息­的涛声滋润了他们的才­情,亦或是钱塘潮汹涌磅礴­的气势激发了他们奔走­天下的梦想,这片热土,文气浩荡、群星璀璨……

一日之行,一生回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