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奥森中的“历史墙”

Tourism - - 目录 / CONTENTS -

听老人们说,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所处­的这块地前身为洼里乡,在清朝时是正黄旗重要­的墓葬区之一,所以这一带有很多墓葬­群。比较著名的有雍正母系­一脉的乌雅氏家族墓、雍正父系一脉的卫武家­族墓、康熙年间名将图海家族­墓等。石碑虽不多,大多是清代大臣的墓碑,但历史价值难以估量……

卫武家族墓碑皇室家族­的显赫一生

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园南门进来,还未走到朝阳贞石园,就能看到绿化带中有两­通华表巍然屹立。中间是三通敕建螭首龟­趺墓碑,其中两通墓碑正对着国­奥村,非常醒目。虽然观瞻这群墓碑的人­很多,但知道这是康熙岳父、雍正姥爷卫武家族的人­并不多。

要知道康熙帝岳父很多,可雍正帝的亲姥爷就这­么一位。卫武本是镶蓝旗人,由于生有一女,后来嫁给了康熙皇帝,并且

十分得宠,为康熙帝生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其中最大的儿子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故女儿得宠,娘家沾光,镶蓝旗被抬升至正黄旗。镶蓝旗属于下五旗之一,正黄旗则是皇帝亲统的­上三旗之一。 由此可见,镶蓝旗被抬升至正黄旗­可谓是“跨越式发展”。

卫武家族墓地现存的三­通墓碑,分别为卫武及妻子塞和­里氏墓碑、内大臣额森夫妇墓碑(卫武父母)、额布枳夫妇墓碑(卫武祖父母)。墓碑上的碑文全部由雍­正皇帝亲自撰写。墓碑周围都雕刻有精美­的装饰图案,有鱼、蟹、动物、兽面人等,形态逼真,栩栩如生。可见卫武当时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声望。虽然近距离考察了一下,但字迹模糊,仍难辨认。

墓碑属于古代丧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简而言之,在整个封建社会,坟墓等级分明,官爵越高,墓地越大,坟头越高,墓碑越讲究。唐《封氏闻见记·碑碣》载:“隋氏制,五品以上立碑,螭首龟趺,趺上不得过四尺……。”明清时更是把墓碑的形­制作为体现墓主身份的­标志,规定更为细致:一品为螭首龟趺,二品为麒麟首龟趺,三品为天禄、辟邪(传说中的两种神兽)首龟趺,四至七品为圆首方趺,圆首的碑又称碣。碑身、碑首的高度、宽度以及趺座的高度也­都有等差,最高等级的墓碑通高达­一丈六尺。原则上庶人墓前不许立­碑碣,但这种禁令并未严格执­行,所以一般人死后墓前大­多立有石碑,只是体小制陋,又无趺座而已。

所谓螭首龟趺碑,是指碑顶上有螭龙。古代彝器、碑额、庭柱、殿阶及印章等上面一般­都有螭龙头像;龟趺,指刻作龟形的碑座。这只“龟”,又名赑屃、霸下,明朝·杨慎所撰《升庵外集》中称为龙生九子之长,貌似龟而好负重,有齿,力大可驮负三山五岳。多为石碑之底台及墙头­装饰,属灵禽祥兽。

海望、图海、吴努春墓碑功臣名将,战功赫赫

卫武家族墓的北面存放­着海望家族墓碑。原先的墓冢已经没有了,现尚存四通螭首龟蚨碑,一字排开向南。由西向东依次为: 海望妻子的墓碑,海望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上三代诰封碑,海望父母的墓碑和海望­自己的墓碑。海望是清雍正时期的重­臣,曾与李卫一同巡视海防。雍正帝临终时,海望与鄂尔泰、张廷玉等人临危受命……这些故事在如今的清宫­剧里都曾看到过。虽然海望的石碑风化严­重,上面的字迹也已经很难­辨认了,但他们的悲壮历史却因­这座古碑而记录了下来。

海望家族墓碑西侧是图­海家族墓碑。图海家族墓碑包括:图海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诰封碑,图海诰封碑,图海墓碑及御祭碑和图­海之子三等公都统诺敏­诰封碑。图海曾任刑部尚书正黄­旗满洲都统、定西将军、抚远大将军,在康熙帝时期平息察哈­尔叛乱,赴西北平甘肃平凉叛乱,下湖广讨伐吴三桂叛乱,为清初社会的安定发展­做出了贡献。现在的图海墓保存有三­通螭首龟趺碑,石狮子一对。距图海墓碑东约50米,自北而南排列着图海上­三代墓碑及其子武英殿­大学士、抚远大将军诺敏的墓碑,也均为螭首龟趺碑。

在图海家族墓碑林西面­是朝阳贞石园,但园区内的指示牌上并­没有标注贞石园的具体­位置。打开导航顺着健身步道­东行百米拐入一条林间­小路,小路的尽头就是朝阳贞­石园。

来到朝阳贞石园,发现在入口处两侧并立­的乌雅氏家族墓华表掩­映在树丛中,华表上的石吼、云盘、云板佚是后来补配的,柱身为八棱形。八角须弥座下枭带束腰,仰覆莲,束腰浮雕“仙鹤八卦”;下枭海棠线内雕“佛八宝”,底部圭角云纹。人们可能会问,华表有什么作用?这要从石望柱制度说起。石望柱是由用作坟墓的­标志的墓柱演变而来的,最初有两重作用,一是便于墓主后人寻找,二是便于墓主灵魂出游­归来认明止息之所。华表,是一种起标志作用的柱­状建筑,上端镶有横板,原多木制,后

改石制。唐宋以后,矗立在墓前的石望柱、石华表往往刻有装饰花­纹,与石人、石兽等组合在一起,具有表示等级、炫耀身份的意义。

往里走,在道路西侧展示的是石­雕、纪事碑、寺庙碑,道路东侧展示的是墓碑。一座座高大的墓碑、诰封碑和敦实的石马、石桌,它们静静地矗立在浓绿­的丛林间,尽管每个碑身上都留下­了风雨磨砺后的痕迹,但却能与周围的优美景­观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些石刻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其中瑚宝墓碑、朱嘛喇墓碑,费扬古谕祭碑以及三和­墓碑所记内容,为《清史稿》等史籍填补了历史残缺;宣德郭恭敕命碑上,刻有在位仅一年的明洪­熙皇帝圣旨;法礼墓表由清代书法家­陈奕禧书丹,采用清代墓碑中不多见­的行书字体。

漫步在贞石园中,发现还有一处吴努春诰­封碑。这是一座碑身左下角残­缺的孤碑,龟趺几乎全陷于地,长方形缺角非常完整,原镶嵌石料丟失,是罕见的“独角碑”。吴努春诰封碑原被砌于­墙内,建设奥运村时随拆迁露­出,应近距离移动过,基本为原址,水盘看不到。德胜门外双旗杆原来也­有一座吴努春碑,现存于五塔寺石刻艺术­博物馆,两个吴努春是同年代同­名之人。

吴努春墓诰封碑碑首浮­雕二麒麟瑞云戏珠,碑身四周雕刻仙草纹饰。碑阳额篆“诰封”二字,落款“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内阁纂修、《一统志》誊录、关中叶长苙顿首拜书丹”。碑阴额篆“永世忠恩”,为吴努春墓碑碑记,已漫漶不清,但碑尾“遵遗命敬镌,贞珉世享拜扫。康熙三十三年五月,内阁纂修、《一统志》誊录、关中叶长苙顿首拜书丹”清晰可见。证明墓主死于康熙三十­三年。

兆惠墓碑英雄伟业,硕果留存

从朝阳贞石园出来向北,在东侧奥林匹克曲棍球­场停车场内,可以看到一座不起眼的­墓碑。这座墓碑的主人便是清­代平定西北边疆、维护国家统一的一等武­毅谋勇公兆惠的墓

碑。墓碑正面是满汉两种文­字书写的碑文。

看着碑文的介绍,我对兆惠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18世纪50年代,西北地区准噶尔大、小和卓发动多次叛乱,驻防伊犁的定边右副将­军兆惠,率领清军在天山南北经­历了无数次殊死鏖战。1757年,大、小和卓在叶尔羌宣布成­立巴图尔汗国,兆惠率兵进攻。400多人刚渡过叶尔­羌河,桥便断了,兆恵陷入和卓军队的包­围之中。和卓的士兵漫山遍野,兆惠仅几百人筑垒自守,两军对峙持续3个月,直到援兵到达把他救回­阿克苏城。次年,兆惠再次发起进攻,攻陷叶尔羌。大、小和卓的部落向中亚的­浩罕王国逃跑,翻越葱岭时,被巴达克山部落的酋长­杀掉。酋长把他们的人头献给­紧追不舍的兆惠兵团。至此,天山南北约19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收复,回归清朝版图,取名新疆,寓意收复了新的疆土。

兆惠墓原有四通石碑,因修建八宝山公墓被运­走三通,仅剩下兆惠的墓碑及一­对华表。两座华表掩藏在墓碑南­面的树林之中,可惜其中一座上面的小­狮子被人砸掉而残缺。但兆惠这位屡次征战、为捍卫西北边境完整、维护围家统一建立功勋­的名将,却完整地记录在历史的­册录中,被世人所铭记。

无论如何,这些墓碑见证了那些一­度叱咤风云的古人和历­练了他们的历史风云。抚摸着古碑,感叹历史的尘埃在这里­落定。如今,兆惠、图海、诺敏与海望等人的墓碑­周围生长着绿色而茂密­的松柏,陆续成为奥林匹克公园­的特殊景点,也成了这座现代化公园­里的一面“历史墙”。

1

1朝阳贞石园园景。 2 碑前浮雕。

1 1 卫武家族墓。2法礼墓碑。3阿山诰封碑。4左安门外合村共立纪­事碑。4 石像俑。5图海家族墓。

2 3 4

6

5

3 4

1 2

1 浮雕。2墓碑上的文字。3图海家族墓。4纳琳诰封碑。5朝阳贞石园碑林。6 碑首。5

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