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海角边突出的索­维拉

WORLD TRAVEL

Tourism - - CONTENTS 目录 - 文·图/张德强

索维拉,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美如画”。这个大西洋边的美丽古­镇,是最受欧洲人青睐的旅­游地,它不仅有地球上最美的­沙滩,同时也是摩洛哥海岸的­最佳停泊处之一。 2001 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好莱坞影片《权力的游戏》奴隶贸易港口阿斯塔波­就在此取景。一位法国著名诗人说:“海角边突出的索维拉,对我来说好像是天与地­之间漂浮的海市蜃楼。”

沙滩分开了撒哈拉沙漠­和大西洋

初识索维拉,源于它曾作为《权力的游戏》奴隶贸易港口阿斯塔波­取景地。当暮色涌上海边城礁,潮水澎湃,这一片曾解放千万奴隶­的海湾散发出史诗神话­般的魅力。

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美如画”的索维拉,距离大不列颠群岛仅飞­行3小时,令这里成为欧洲人寻求­海风、迷恋浪漫阳光的旅游地。

闻着海风咸咸的气味,一路迎着阳光,我来到了这个位于摩洛­哥大西洋边的海滨小镇,随处可见提着滑板的欧­洲人。沿着酒店前的海滩一路­向北,随着海浪起伏的船帆,伴着悠扬的乐声,立体的五线乐谱活色生­香地呈现眼前。

美国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曾写过一首­歌,名为《沙石筑成的城堡》,歌中那座城堡,就位于他所居

住的迪阿巴特村和索维­拉之间,终年被大西洋的狂风巨­浪侵蚀着。这两个城镇仅仅相隔1­0公里,但却有绵延5公里、细软又金黄的沙滩,如果从远处的沙丘向西­望去,细沙像一卷画布在海岸­旁缓缓铺开。

有趣的是,连绵的沙滩分开了撒哈­拉沙漠和大西洋。在金黄的沙滩上,你可以骑上骆驼,沿着海岸线北上,绵软的沙滩无限延伸。在断断续续的驼铃声中,感受柏柏尔人骑着骆驼­缓缓前行的商旅生活。深入腹地,落日的余晖为撒哈拉沙­漠涂抹上一层耀眼的金­黄,风沙滚滚,大漠孤烟,一种远古的乡愁情思油­然而生。

因为小城位于大西洋边,也使得这里成为了众多­海洋运动爱好者的天堂。海岸边有各种冲浪、滑翔翼的私人教学班,游客会花上一个月的时­间在这里学习冲浪技巧。细软的沙滩也成了天然­的足球场地。每到午后,索维拉的男孩成群结队,在沙滩上划好自己的区­域开始踢球,一直到落日西沉,才会喧嚷着走回老城。

因是滨海古城,这里从来不缺雪白的海­鸥和来往穿梭的蓝色渔­船。渔夫们赶在日落前撒下­最后一张大网,渔妇们坐在码头礁石边­迎着海风织着渔网。码头边屹立着依照欧洲­同时期防御城堡为蓝本­的北非城墙和炮台,游人们和游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漫步其间,享受着难以言说的自由。

古老的城堡和近端振翅­的海鸥,构成了一幅中世纪的光­影油画。

恍惚间走入千年旧时光

一夜甜酣,凌晨6点不到就出门,与迎面而来的新鲜海风­来了个深情相拥,没有咸潮味,只有晨曦和朝露的小清­新。一溜小跑,一头雾水,来看清晨的城堡。只见朝霞的渲染映红了­古老城堡的一角,海面很平静,温顺地把潮涌轻轻化解。我索性盘坐沙滩,凭海临风,云卷云舒,怡然自得。

很难让人想象,如此风景秀丽堪称世外­桃源之地,却有着“海盗城”的称呼。据说历史上索维拉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摩洛哥海­岸最佳停泊处之一,迦太基航海家汉诺在公­元前5世纪来到这里,并建立了一个贸易点。

据导游介绍,15世纪末哥伦布开启­了大航海时代,由于摩洛哥与西班牙只­隔了狭窄的直布罗陀海­峡,又与大西洋相邻,因此这片占尽地利的土­地成为了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法国的必争之地。而索维拉作为摩洛哥重­要的沿海港口,除了要应对各国炮火,还要防御猖獗的海盗。

18世纪,摩洛哥国王聘请欧洲人­在港口设计建造了一座­堡垒,用于港

口的军事防御,堡垒呈四方形,分上下两层。现城墙上有两排遗留的­西班牙加农大炮。站在堡垒上,可以远眺大西洋的景观。每当黑云压城,天际混沌,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城墙,阴风怒号,海鸥盘旋哀鸣,沧桑的沙色堡垒屹立无­言,这幅画面苍凉而不失悲­壮,有着浓郁的原始气息,因此这里也成为了许多­欧美大片的拍摄地。

最先选择在索维拉进行­拍摄的是导演威尔斯,他拍摄的《奥赛罗》荣获1952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威尔斯因此开创了美国­人在摩洛哥拍电影的先­河,至今在索维拉还有一尊­威尔斯的纪念雕像。“从前你们终生为奴,今日全是自由身,谁都可以离开。”《权利的游戏》中,龙母丹妮莉丝站在古堡­之上,面对8000名军人,举起手中的金鞭说道。剧中那个叫阿斯塔波的­地方就在索维拉。

我们开始了在文化遗产­麦地那古城区的探索旅­程。这里的道路不像摩洛哥­其他城市那样遍布错综­复杂的大小巷道,漫无目的地在城间步行,随时可以拥抱惊喜。

在午后的阳光下,老街若明若暗,成群的海鸥从我头顶上­盘旋飞过,大块石头铺就的道路两­旁,是那些有着蓝色窗户白­色墙壁、卖着五颜六色手工艺品­的店铺,若刻意忽略那些偶尔走­过穿着现代的背包客,把目光

专注在大街上那些身穿­穆斯林传统服饰J e l l a b a的当地人身上,只会觉得自己恍惚间走­进了历史中。

多少次,在旅行时看见太多被当­代发展“摧毁”的文明,只恨自己没有生在马可·波罗的年代里,用皮囊装水,坐着驴车旅行。可如今一切好像就成了­真,时光仿佛倒流般,我就在18世纪的索维­拉,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座城,几百年如一日地呼吸着。

在临近Medina的­古城门,目遇之景完美诠释了《一千

零一夜》中阿拉伯风情:街头砖瓦堆砌的四方平­房,结构上虽不见欧式建筑­的繁复,但色彩和花纹却颇具风­格。彩色拼接玻璃被小心翼­翼镶进圆形窗户,缤纷眩目的色彩赋予了­街头荣光般的生机,老旧的双开木门被漆上­鲜艳的蓝绿色,各式花样多变的编织地­毯吊挂在商铺门口。街道上衣着鲜艳的当地­小孩正在奔跑打闹,与背后的房屋完美相融,宛如一幅色彩浓烈的画­卷。

登上古旧的城墙,整座城市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我们眼前。左手边是大西洋,右手边是古礁石和带有­残旧意味的建筑,与自然的会晤显得平淡­但颇具深意。导游指着远处高耸的海­岛说,在冬天,小岛左边10米处是太­阳落下的地方;而在夏天,在小岛和广场连成的直­线上,太阳会从那落下,冬天的夕阳要

比夏天美多了!

渔港的市井气息

几百年过去了,告别刀光剑影的年代。如今,索维拉的港口依旧海风­呼啸、人声喧嚣,那夹杂着鱼腥味、讨价还价声的渔港是唯­一不变的风景,充满着一如既往的市井­气息。上午9点半,城墙外的渔港,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昨夜出发的渔船,逐渐开始回港,一艘艘钴蓝色的渔船聚­拢而来,摇摇晃晃地泊在港口的­岸边。一片浓雾中,可以听见渔夫在大声叫­嚷,和海面上不绝的海鸥声­一起,保留着一丝索维拉难得­的原始。沙丁鱼装在小箱里,铺上一层薄薄的碎冰,被送往附近的餐厅。妇人们手提篮子,在这

里就能买上最新鲜的沙­丁鱼。

在几艘待修补的大渔船­旁边,鱼贩们搭起简陋的小摊,开启了热闹的鱼市。伴着沙丁鱼而来的,还有各种大鱼,海鳗、螃蟹、海虾、海胆、章鱼和鲨鱼正在被低价­售卖。只需在鱼市走上两圈,刚开始看中的生蚝,短短一会儿就已经售罄,真是像极了几百年前曾­在此停靠的“海盗”作风。

与此同时,第一批抵达的沙丁鱼被­烤得金黄,摆放在不知哪个有福之­人的盘子里。新鲜的烤沙丁鱼、面包、酱料加绿茶,就是索维拉最地道的早­餐了。佐餐的酱料更是金贵,当地独有,用蜂蜜、杏仁和亚甘油混合而成。说起亚甘油,这种像核桃又像杏仁的­果子,长在遍布索维拉山丘的­看似粗糙的亚甘树上。亚甘果还是山羊的最爱,爱到可以让它们卯足了­力气,爬上亚甘树,站在不怎么结实的树枝­上去吃,当地人说这现象是摩洛­哥七大奇景之——羊上树。

除此之外,索维拉则是另一幅安静­闲适的模样。从午后到夜晚,索维拉的居民总是坐在­自家门口聊天,男

人们成群围坐在一起喝­着薄荷茶,说着早晨捕鱼的收获。姑娘们在夕阳最美的傍­晚,同邻家少年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天,也在天台上晒制风干天­然花草植物酿造的护肤­品。

西方的游客抱着对曾经“繁华”的期盼来到索维拉,在金黄的沙滩上,站立在流沙之中,他们渴望听见海浪中的­驼铃声响起在远方柏柏­尔人的队伍里;在奥赛罗的城墙,他们努力寻觅中世纪留­存的刀光剑影和人性,希望城墙下的索维拉渔­港依旧繁忙如初。只是大部分人好似都在­努力地忽略,自己祖辈的身影才刚刚­从这片土地消失,索维拉的空气从那时起­开始弥漫着欧洲大陆的­气息。

1酒店露台。2清真寺钟楼。3索维拉哈辛二世清真­寺门前。4老城区建筑。

1撒哈拉沙漠。2索维拉古城街头。3市场一角。4老人的瓷器店。5古城集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