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顷琉璃抚仙湖

Tourism - - 目录 | CONTENTS - 文/唐红生

十多年前,看了中央电视台直播的­抚仙湖水下考古现场,才知道祖国的西南边陲­有个抚仙湖。当时除了有种神秘感外,还被其旖旎风光所吸引。

初夏的昆明满目苍翠欲­滴,花团锦簇,一片勃勃生机。抚仙湖离昆明只有个把­小时车程,我不由得想去看看,圆一个心中的梦。

路上我问朋友,为什么抚仙湖有个仙女­般的名字?他告诉我:亿万年前,这里曾是一片蓝色海洋,后在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留下了一泓晶莹剔透的­湖水。在唐代称“大池”,宋、元时又名“罗伽湖”,到了明代称“澄江海”。相传玉皇大帝派了肖、石二仙到人间巡查,来到滇中,只见一池碧水,湖清澈透明波光粼粼,两仙人即刻被湖光山色­所倾倒,流连忘返,日久天长变为两块并肩­搭手的巨石,永立湖边。抚仙湖名由此而来,一直沿用至今。在风和日丽的日子,湖上驾舟遥望东南方,能隐约看到两仙人在观­赏美景。

进入抚仙湖国家湿地公­园沙亥河恢复重建区,榴花吐艳,桉树成林,郁郁葱葱。成片的鼠尾草铺满一地,零星开放花朵如翘起的­小尾巴,随风摇曳,好似一根根琴弦,正弹奏出蓝紫色的梦想。蒹葭苍苍,一派湿地风光。鸟儿声声啼鸣,忽上忽下自在飞翔。哗啦啦阵阵涛声此起彼­伏,既悠远空灵,又激越高昂。循声而去,壮阔的抚仙湖映入眼帘。站在石子沙滩上,湛蓝色的湖水像一颗蓝­宝石,万顷碧波滚滚而来,洁白的浪花卷起千堆雪。举目远望,座座青山绵延起伏,朵朵白云从山中升起,飘浮在蔚蓝的天空上。水映着天空,云衬着浪花,使蓝的更蓝,白的更白,纯得一尘不染,正如清代诗人赞曰:“俞元胜迹问仙湖,一片烟波点荻芦。天上自来通碧海,人间不道有蓬壶。”

笔直的木质栈道两旁盛­开着红、黄色美人蕉,娇艳动人。漫步其上,凉爽宜人。风裹着湖的柔情撩起衣­衫,浪花一次次撞击心灵,心底也一次次被震撼。人眷念着湖,湖迷住了人,人湖交融,陶醉其间。

我无法割舍晶莹剔透的­湖水,只想换个地方继续品赏。于是,随朋友绕着湖来到笔架­山下。 这里的水面突然安静了­许多,细软的沙滩上,一只只游船排列着,有如飘浮在水天一色中,满眼诗情画意。掬一捧湖水,让它慢慢从指缝中滑过,似乎能嗅到水的醇美甘­甜之味。早年间,徐霞客在其游记中就记­述“滇山惟多土,故多壅流而成海,而流多浑浊,惟抚仙湖最清”。

阳光尽情地洒下,浩渺的湖面闪烁着金光,就像幽蓝的夜空中一颗­颗星星,深邃中仿佛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坐在石上,回想起先前在展示区看­到的抚仙湖综合治理情­况。这座中国最大高原深水­型淡水湖,也是珠江源头第一大湖,曾一度蒙尘。可喜的是,经过精心呵护,保持了 类水质,无愧于“万顷琉璃”之美誉。现在的湖水越来越清,村民的日子也越来越好。听到这些,我的内心一片澄明。

朋友催促我登湖中“孤山”去,那是多部影视剧取景地。我们要在那里来点小吃,等日暮看斜阳,今晚就住岛上。我兴致更浓,抬头望望天色,今夜必定清风明月,将枕着细浪安然入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