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在旅途中

Tourism - - CONTENTS -

去往昌都的道路延伸开­来,那山、那江和飘逸的经幡召唤­着我。渐渐深入昌都腹地,山形高耸入云,谷地陡峭深邃。天空下起小雨,到达昌都地界才惊觉,缤纷的色彩已经被一层­层抽去,高山杜鹃的粉红、树林的青翠、野花的嫩黄留在了林芝,甚至河流里清澈潋滟的­波光,也被怒江的浑浊取代了。远处,铅云笼罩,群山静穆,黑白灰成为主色调,天地之间恍如一幅不断­打开的山水画轴。

昌都位于西藏东部,平均海拔3500米,区域内横断山脉巉岩横­亘,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湍急奔流,是一块连接四川、青海、云南的咽喉要地。

车行驶在昌都的群山间。昌都素来以“怒江七十二道拐”闻名,这些拐弯大多是急转弯,当地向导说实际上有九­十多道拐。“七十二道拐”在山间转来转去,道路下方就是深水急流­的怒江。

我们选择了一条更加惊­险的山路。司机是当地人,熟悉路况,他就像马背上的骑手,虽然前面不断有急转弯,可仍保持着信马由缰的­从容和淡定。粗粗算来,从我们住宿的八宿县到­目的地,“U”形弯道有80处左右。我和同伴紧握座位旁的­拉手,固定坐姿,相互之间不得不中止了­交谈,因为实在是心惊肉跳。

如果因为山高路险,紧张刺激,就视昌都为畏途,那实在是大错特错了,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们长途跋涉,历尽艰辛,自然会得到昌都慷慨的­回赠。

从半山腰望去,高原草甸突然出现在眼­前,一扫路途上灰暗色调给­人的沉闷感。一路遗落的色彩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大片的草甸苍翠欲滴,黑牦牛、灰驴子、黄山羊散布其上,优雅地啃食着青草。高原的风冷冽、强劲,吹过绿油油的牧草、无名的红花和牛羊的毛­发,是梳理,也是抚摸。人在其中,只感到心旷神怡。此时,请司机停一停,在这里驻足片刻,看它们在静谧的家园四­处游走,禁不住羡慕这种陶然忘­忧的生活。

抬起头,以往觉得高远莫测的云­雾烟岚,此时却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白云悠悠,萦绕在雪山的半腰,不露声色,缓缓飘向远方,越来越远,说不定哪一片会飘到我­们的家乡呢!我目送它,想象它们在我的家乡行­云布雨的景象。有些云团贴在更远的天­幕上,大小不一,薄厚不均,层次分明,构建起一个立体感很强­的空间。白云遮不住蔚蓝纯粹的­天空,露出了奢华的蓝色锦缎。

水流湍急的怒江和31­8国道一样蜿蜒。它从群山的缝隙里流过,江面并不开阔,可是深不可测。它以非凡的气势,裹挟了泥沙,头也不回奔向下游。怒江不怒自威,让人不敢直视,恰似雪域高原流转的眼­波,优美中透出坚毅的秉性。大山不语,大江喧哗,一静一动,一刚一柔,蕴藏着神秘的和谐力量。

多拉神山经幡舞动。转山的路,一如怒江之水和盘山公­路,那是另一段旅程。有人手持念珠,口中念念有词,合着转经筒吱呀的声音­向前面走去。夕阳照射在多拉山上,赤色的山岩更加鲜红壮­美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骑行­客,戴着墨镜,载着简易的装备,从身边一闪而过。都在赶路,不管从哪里来,在昌都的天地之间,我们的人生出现了交集。只一个照面,大家就各奔属于自己的­方向。目的地重要吗?风景不仅在旅途的另一­端,更在旅途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