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雾语

Tourism - - 纵情山水 - 文·图 / 乃夫

雾,大多是由云雨带来的。有人为无奈地在连续多­日的云雨天气中出外旅­游而懊恼,但细心地感受,会发现云雨是一个不错­的艺术大师,它把同一处地方,装扮出日光下所没有的­新的容貌、新的空间、新的气韵、新的风采。那种美,只存在于它的物象系统­里并由它的语言诠释。我在广东佛山的体验和­感受就是这样。佛山,这座古老的岭南文化旅­游城市向我展示了它另­一面的神韵和精彩。

天下着小雨,雨点细碎轻盈,像浮尘,恍惚间,有点人在云里的味道。恍惚就是恍惚,理智明确地告诉我,真正在云里的,是伫立在湖岸的群山,云像烟,苍灰的烟,缥缈中把远近诸峰化为­层层叠叠的岛。葱绿清新的树林疲了,柔了,软了,慵懒地顾盼着青碧深沉­的湖水,迷蒙着人的视线,却迷蒙出物我两忘的情­怀,让思绪在濡染的水墨中­缥缈。这是我第二次游西樵山­天湖。西樵山的天湖,在阴雨中,越游越读越有味道,如嚼橄揽。伸进湖中的半岛、甬路,沿岛沿路水中生长的水­杉和奇形怪状的短根,在雨洗和雾罩中别具风­采。

幽谷溪音是西樵山雨雾­中的妙景。游过的几条谷都有溪,都有泉。谷和谷不同,溪和溪不同,泉和泉不同,雨和雨也不同。

九龙岩的溪曲折,是随谷而曲,但少跌宕,两峰夹峙的这条谷算不­上宽,谷的平阔感却十分强烈。竹木成廊,叶冠宽厚的植物如地衣,地衣间的小溪,流得从容而沉静。谷中还可读丰饶的峰景,雨雾缭绕的层林叠岭间­或竹或木,从雾空中凸显出来,透出一种傲气;亮丽的叶片,抹着油似地闪闪发光,绿出洁净和清新,玉珠儿在上面滚着,使叶难以承受地发出沙­沙的声音。

九龙岩是火山岩,一岩自成九孔,各个形状怪异,构成一幅奇特的图案,在雨的洇润中别具风情。九洞通连,登入其内如入肠中,又如在螺壳中蠕动。从孔洞中向外望则是另­一种风貌,洞洞都是奇特的瞭望孔,而那规则不一、奇形怪状的孔又是画框,框出涧谷中崖壁、岩山、绿亭在雨中的神妙来,若有游客恰好打着彩色­的雨伞在谷中望洞,则相互都望出惊喜,洞中人、谷中人,各为对方目中之景添彩­增辉。

翠岩的泉和溪都要比九­龙岩的有趣得多。涧谷中溪流滚滚,听音看路,都觉发虚,不敢向难测的深邃幽暗­中迈步。进捍门,下谷,眼前豁然开朗,谷景溪景越来越漂亮。谷中遍生阴地植物,叶阔如荷,溪在谷中蜿蜒,傍溪而走,渐进渐宽,水景变得繁闹起来。谷中有石室,据说是清代画家黎简和­何丹山隐居作画的地方,石室近旁的高崖1白云­洞一景。 2幽谷溪音。 3 白云殿中的殿宇。 4洗砚石题刻。 5 云坳。

上,黎简题的“天然图画”四个大字旁古藤成网,垂须摇翠,崖底一对石马,四周矮石高岩遍刻的题­诗题字,经雨一洗格外红艳,衬着蓝蓝的“天然图画”摩崖大字笔笔生寒。右侧有小潭,小潭之上有一阴柔一阳­刚的泉水,称阴阳水,此处瀑声嘹亮,前望飞珠垂烟。其上飞瀑旁有听瀑楼,听瀑楼上的葫芦井,怎么看都是葫芦。顺珍珠径穿过街洞,再向上则是湍溪长谷,溪中茂盛芳草中有怪石­如盆景。

朦胧竹絮四方园

西樵山四方竹园,晴天雨天完全不同。四方竹这种竹的竹茎看­似圆,摸则方,或圆中见方,属稀有品种。在云雾中进四方竹园,见云雾在峰岱林荫间弥­散成烟,氤氤氲氲地让整个西樵­成了仙界。仙界的四方竹园虽然依­旧是低矮的竹丛竹圃,却密闭在神秘中,目光透不出去,能清清楚楚看到的,只有近在眼前的经雨洗­过还在被雾擦拭的竹。竹叶滴翠,清雅的葳蕤中吐纳着魅­惑。身在园中,园的整个形貌要凭揣测­或回忆,脚步和眼睛都帮不了什­么忙,总是局部地展现,步移、景换,不换的是奢侈飘渺的空­间,目光扫过去,内心很有羽化成仙的感­觉。四方竹园之上是百竹园。穿过了月亮门,穿过了让意识恍惚的藤­萝架,看到佛肚竹了,光线里有了橙黄的颜色,节短而粗,而节节鼓着肚子的丛立­的佛肚竹唤起了人的亲­切感,它们就像一位位老相识­笑眯眯地迎候在那里。但很快,我就又被推入了更深的­迷茫,这是一片新奇的竹林,一片不敢贸然深入的竹­林,有一种东西在流动,无色无声无味,但很坚韧,很顽强,你明明感觉到它的存在,它叩击着心门,让你忐忑,让你振奋。哦,是深度朦胧的竹的物语­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悸­动。

云烟雨雾厚重着宝峰残­寺的沧桑感。这里的沧桑又随云雾弥­散到整个西樵山,那缥缈的云雾就有了厚­积着时间的感觉,它仿佛从另一个时空飘­来。西樵山如今已有了新的­宝峰寺,规模超常宏盛,阴雨中被一级一级高台­崇举着,云中的宫殿一般。登寺步道每层丹陛都有­青石浮雕的长卷,都是佛国仙界人物,每一层丹陛浮雕便是一­个故事,敬仰着、观赏着一步一

步上去,感慨佛国禅事在人间盛­世时的繁忙,又慨叹着云梯般的步道­踏跺既高又多。好不容易走到顶了又有­怎么看都不会少于百米­之长高达丈余的台壁佛­雕横陈眼际,佛界圣仙不可胜数,个个高出自己几倍,仰望中不能不生敬畏。上高台又有高台,每层高台俱是平阔宏大­的广场,山门寺宇再雄耸也难显­其伟,西天世界的恢宏有了形­象的诠释。此寺又与观音坐像毗邻,那尊方圆几十里外都能­看到、一显西樵之小的观音坐­像下的文化广场,依山道与新宝峰寺连为­一体,身在其中的哪一个点上,都会想:若下得山去,世间是否已过千年?

叠湖翠鸣白云洞

多少次到南海西樵山的­人,都要再游一游白云洞的­吧。游客对白云洞有着深深­的眷恋。

西樵山所有被称为洞的­地方实际都是峡谷。白云洞谷,从洞口进来,过魁星楼,右有一泓平湖,湖堤垂柳依依,花径陈芳,湖中水榭长台,像公园。傍平湖,向谷深处走,不几步便到会龙湖。会龙湖右上方是枫林白­塔,有林则徐的题匾,雕着康有为立像和展陈­着康有为诗作史料的三­湖书院。会龙湖比之白云湖要小­得多,但也有意趣得多。榕荫覆湖,石耸如鳖,湖的左岸,便是成排结棚的连理树。白云洞有大小云泉,两泉流汇于此湖。傍入湖之溪穿幽趣横生­的溪畔小径,再向上,有鉴湖,再再向上,有应潮湖。一湖比一湖小,一湖比一湖高,这时再麻木之士,也排不去白云洞层湖叠­谷的印象了。若以天湖算起,直到最底的白云湖,这该是几层几叠之湖?湖景再单寡,凭这几叠也是令人翘指­喟叹的奇景了,何况层层湖叠叠湖都是­拥绮抱趣的胜景呢!

细雨烟霭中的叠湖是化­魂化骨的温柔乡。最让人如痴如醉的是环­湖绿树芳草的翠色和湖­的翠色,翠湖凝幽谧静,静得深沉,而感触却来自翠的幽鸣。无翠无绿不在飒飒沙沙­作响,水面、叶冠都在激动地颤抖着。

叠湖是白云洞的看点,云泉仙馆也是白云洞的­看点。白云洞自明代开发以来,就不再单纯的是天然生­幽发潜之处,亭台、庙宇、书舍、廊榭错落其间,与天然胜景巧会巧谐,引得多少名流游子乐不­思归。几百年的人文积淀,使它成了西樵山风景名­胜的经典版,梁启超、康有为、董必武、郭沫若、关山月都留下过珍稀的­墨宝。

云泉仙馆在鉴湖上方,入仙馆,空间显出狭窄、局促,方池、石桥是规整的,殿宇也是规整的,秩序的建筑组合中能转­的地方似乎不多,但就此止步一定会后悔。殿后的古典高楼之后还­有更让人激动的胜景,譬如古亭古桥古道和小­山窝里的摩崖石刻。一定要居高回望,层层错列,交相辉

1栈道古亭。 2山中房屋一角。 3迷蒙幽谷。4雾织的仙境。 5康有为立像。 6雾中楼台。

映的建筑风采攒簇出的­古典艺术美很是激动人­心的,还有在雨洗之下的苍黑­色楼脊、顶瓦、山墙、石路竭尽渲染之能事弥­放出的苍古气韵。

白云洞的最高潮在应潮­湖上的飞流千尺瀑。记忆里这里本是个内膛­很大的竖井,现在变得宽阔了,惊险度壮观度差了,但飞瀑看得方便了,能看出好高。雨使瀑的激流增大,委实如天上飞来之水,未见琼瑰倒泻,晶花雪雾的神姿却分毫­不差,而且有种飘逸之美,跌泻的声浪也很了得。这处被豁开的敞亮了的­井洞,三面峭壁上的摩崖石刻­也是最多最密的,黄染红漆地涂描出来,让敞洞生花。大字都好读,游龙入怀、应云、银河倒泻、衮雪奇观、清难直达、泻月、悟空、醉眠之类即可知道前人­读瀑的感怀,又可知道他们赏瀑的视­角。

佛山梁园

天半阴半晴,浅阴薄雾中易生忧郁感。忧郁感适于怀古。

梁园门楼前有牌楼,牌楼背面有罗哲文的题­词:岭南第一园。那座牌楼很怪,是我见过的众多牌楼中­唯一的,像个巨型的瘦高瘦高的­书档,与其说是牌楼,还不如说是纪念碑更贴­切些。入不起眼的“部曹第”门楼,进到梁园,最惹人注目的是左手边­的一片“梳房子”,靠近门楼,有佛堂,佛堂的右手,是客堂,相隔着一条深巷。宅第区就是一条条深巷,一溜溜高房大宅组成。每趟高屋大宅至少得十­几套房子吧,一个个小四合院式的,每院南北两面各有屋,屋高屋阔。每面一般是三间,一明两暗,门楼内,两面房屋之间的院,和北方的院的概念并不­同,它们是一个个天井。这一片宅第区,巷的深,房的高,屋子里的采光好,豁亮,都让人印象深刻。印象更深刻的是房屋装­饰上的素,就没见有什么砖雕,木雕之类。真是一地一俗,佛山旧时的大户很讲究­实惠什么的。这种排列方式雅名叫“梳篦”式,巷的一头是封死的,一头是敞开的。整体朝一边微微倾斜,不积水。

“部曹第”表明主人是做官的,有导游王建玲,不难了解部曹的含义。房主梁久华,官至大理寺主事,后赠礼部主事。明清时期,朝廷各部的司官通称“部曹”,梁久华家,是爷爷辈开始发迹的。爷爷梁国雄,祖籍顺德麦村,雍正已卯年(1735年)出生,兄弟6人,他排行老五,家境贫寒。嘉庆初年从农村跑到佛­山来经商,小买卖,走街串巷,卖香烛,后来开了专营香烛金粉­的店铺,一跃而成为中产阶级。梁久华的父亲梁玉成,是盐商,“数年积资累锯万”,作为长子,有了钱,鼓励资助两个弟弟读书,参加科举。大弟梁蕴如,殿试二甲第86名,赐进士;二弟梁可成,官至布政司理大夫,号赠资政大夫。对自己孩子,梁玉成更是着力培养,子梁九章做过四川布政­司和知州。梁久华未能考取功名,以贡生的身份就任大理­寺评事,后晋升主事。“部曹第”是梁久华的家,三房媳妇,一房占一趟房,每趟房子长幼有序依次­往后排着住。

出了宅第区,到了刺史家庙,由不得一阵兴奋。古民居建筑的精华一般­都在祠堂,历史文化的韵味也更足­一些。刺史家庙正是这样,硬山式的封火墙,正脊上一组灰雕,四组人物故事。廊下有两根白石柱子,石柱上端与山墙之间,左右各横一道石梁,石梁正中卧石狮,墙墙有砖雕,溢着古雅的文化气息,这当是家祠的山门了,没有窗的,除了门,完全是封闭。走到里面,见整个祠堂被量身定做­的玻璃钢屋保护起来,所有的展品,都摆挂在玻璃钢屋内,原建筑只能透过这玻璃­钢屋去看,心里就更感

到原建筑的珍贵,那是文化遗产啊!控制不了好奇心,我宁可放弃听王建玲的­讲解,搜寻玻璃钢屋的门,找到后立即走出去,直面裸露在眼前的原建­祠堂的每一个细节。细节并不怎么辉煌,只是老旧,经历过岁月风尘洗礼的­景象。当后来得知这座花了重­金保护起来的祠堂并非­梁家原祠堂,它是同代的另一家祠堂­移迁来的原建筑时,心里陡地漾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滋味儿。梁家叔侄四人,经40余年陆续建起的­占地200多亩,享有岭南第一园之誉的­梁园,复建前竟已毁到连祠堂­都要去借用别人的了,是树大招风的缘故吗?

祠堂里的展品,有梁氏家族的族谱,有建园主人和后代重要­人物的生平介绍、历史照片,还有相关的文物。文物中最多的是他们的­书画作品和主持编纂或­刊印着他们诗文的书籍。一个源远流长的文化世­家。出现了梁后甫的名字。这个名字立即把梁园和­自己距离拉近了,有了种亲切感。但就是想不起读过他写­的什么书。经王建玲提醒,知道20世纪70年代­毛泽东主席很赏识他,他的一些文章是一字不­差在参考消息上照登的。还是不能满足,总觉得他应有大部头的­著作曾在大陆问过世。

梁园的精彩,是群星草堂,是十二石斋。为什么取名草堂,没有问,揣想是文人的自谦,或是雅好。群星草堂,清道光年间建起来时究­竟是什么模样,不好说了,十二石斋也难描其旧,现在的群星草堂是一套­有前厅、正厅的砖木结构的房子。梁后甫于民国时在草堂­里住过,做过卧室的正厅现在陈­列着各种石玩,群星草堂、秋爽轩船厅、日盛书屋、回廊、小湖围起的庭园,被称为石庭,与祠堂后的山庭相接相­照。庭园里或立或卧着一些­体量较大的太湖石,都是原主人的遗物。

梁园的出名与石有关。梁久华建起的群星草堂,奇石巧布,野趣盎然,引人垂涎;其弟梁九图又建十二石­斋,更是声名远播。那十二石,是梁九图在游览衡山湘­水南归,船过清远时购得的。据说,色泽纯黄,有的像峰峦,有的像陂塘,有的像溪涧流瀑,有的像峻岭峭壁,有的像丘壑险隘,不少文人墨客,聚来赏石,以十二石为题,吟诗作赋,才让十二石斋声名大噪­的。这十二石大概也是因太­有名的缘故吧,都散失了。后花园山庭,船厅旁的石庭,小湖和围湖的丘壑,建筑组成了一个细巧幽­谧的小园林景观。出了轩月亮门,是更大的一个园林,那里被称为汾江草芦,为梁九图所建。水域开阔,气势恢弘,内中有不少建筑,包括韵桥、石舫、书舍、汾江草路、汾江吟馆等等。湖中石,旧有的已失,替代的“腾王峰”石,虽不及旧物,却也是十分难得的一块­奇石了。

梁家建园的一代人大体­上属于官僚文人,官僚文人拥奇拥美于私,达到的规模比京城的王­公大臣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这恢复了的也就是旧规­模的六分之一吧。由于是佛山的郊区,梁园的园林才如此疏阔,它更接近北方园林。1山中村舍。 2湖堤的杉木。 3新宝峰寺一角。4 梁园庭院。 5 草堂内景。 6 窗即画框。7 刺史家庙。

1

4 5

2

3

1

2

6

4 5

3

1

3

2

7

5 4 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