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五大道洋楼风韵今犹在

Tourism - - 皇城根下 -

天津是西方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交融的现代城市,其历史建筑“小洋楼”更成为天津名片。九国租界的洋楼融汇了多样的建筑艺术风格和特色,留下大量建筑艺术景观。小洋楼对于天津,是一记独特而又复杂的烙印。这些风格各异的小洋楼承载了那个年代太多的秘辛隐闻,掩埋了太多的如烟往事。正是有了这些居住在洋楼的清廷遗老、政界大员及巨商富贾们引人入胜的故事,才赋予了小洋楼流传百年的独特魅力。

天津五大道,像穿越过历史尘埃的时光通道,在岁月的长河中历经着一次次洗礼。豪华过,世俗过,平凡过,高雅过……虽然饱受过一座城市曾经的凄风苦雨和战火摧残,但时至今日却依然遗韵无穷。在这个脚步匆匆的时代,偶有闲适的心情,拥挤在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饱览历经世纪风雨的五大道,也算是一种慰藉。

五大道走进“万国建筑博物馆”

从小白楼地铁站下车后,可以步行前往五大道。五大道是东西向并列的五条街道,分别是重庆道、大理道、常德道、睦南道、马场道。这些道路上遗留下了英、法、德、意、西班牙等多国风格的建筑,有着各式各 样的历史风貌和建筑形态。从建筑风格而言,就有文艺复兴式、希腊式、哥特式、中西合璧式、折中主义和浪漫主义式,如此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所以五大道有“万国建筑博物馆”之称。

走在五大道上,宛如漫步于欧洲古典建筑的艺术长廊。一座座小楼静静伫立,中西文化交相碰撞,构成了天津街头一道道独特的风景。

五大道周围的建筑基本以住宅区为主,它们的风格、形态各异,形成一种如万花筒般的绚烂瑰丽之美,而历史上那些不凡的住户们,也给这里的建筑带来深远的影响。他们本身并不一定熟悉西式建筑风格,但这些名流们又最喜欢随心所欲,于是经常会按照自己的思想去改造房屋,没有规律,天马行空。而这些五花八门的要求,恰恰给了负责设计的建筑师们无限发挥的空间,他们可以不拘泥于原型,可以自由地创造。因此,今天我们才可以看到有别于天津其他地区的西式建筑群,尤其是有别于解放北路严谨的金融街建筑群。

五大道的小洋楼如同一幅恣意 挥洒的油画,古典而不刻板。这些小洋楼同时拥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良好的私密性。住户们特殊的身份,以及当时动荡的社会环境,共同决定了他们必须要隐匿要低调地生活,住宅私密性的加强可以带给他们最大的安全感。于是,现在我们站在五大道上看这些小洋楼,只能看见华丽宏伟的外表,却很难窥见内中究竟。这里的房屋高度适中,没有特别的高楼,大院将楼与街道隔开,院内的花木层层叠叠,将楼的门窗重重掩映起来。院墙虽不算很高,但却全都是实心砖墙,墙上爬着浓密的爬山虎,路旁树木参天,巨大的树冠给院墙又加了一道天然屏障。铁栏杆的大门冷冰冰地矗立着,让人觉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正是这种私密性,造就了五大道清幽、雅致、寂静的氛围。这里没有都市的喧闹,只有偶尔的蝉鸣,反而增加了温馨的感觉。静谧的环境和楼宇的凝重感很容易让人的心沉静下来——惬意而放松,思想因此会漫无边际地不停跳跃。

漫步五大道后,还可以选择在民院广场外坐马车游览。坐着马车“检阅”两旁各色建筑,如同身在欧洲中世纪街道,但与这些建筑相关的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却会时刻提醒着我们天津曾经的辉煌,载振、顾维钧、孙殿英、张自忠、徐世昌……漫步五大道,如同在阅读一部中国近代史。

张园与静园 末代皇帝的最后记忆

在五大道,张园和静园是游客参观较多的景点。因为这里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在天津的居所。

也许在爱新觉罗·溥仪看来,天津真是落寞的。从红墙碧瓦、举国瞩目的紫禁城被人赶出,昔日一统天下的皇上惶惶然如丧家之犬,逊帝之“逊”,真是哀凄。天津毗邻北京,必然是他奔走的首选。或者溥仪以为自己能东山再起,在此地暂时客居,为的是卧薪尝胆,然而世事的无常,终归让这位末代的皇帝心灰意冷。自踏上了天津的土地,就没能再回到北京的龙椅上。一世沉浮,伴随遗老遗少的哀号,日本人的叵测居心,以及溥仪自己幽暗荫蔽的内心,为历史遗留了这两个与众不同的园子——张园与静园。

沿鞍山道步行十来分钟便抵达这里,发现古老的石门红墙上,依然可见“张园”二字,鞍山道59号,逊帝溥仪到天津后的第一个寓所。门前戴着胸花的石狮子一脸庄严,定是主人用来镇宅护院的。随着历史时光的磨砺,其中一只爪子下按着的幼师早已看不出形状,倒也留给后人一些想象的空间。和煦的暖阳围在石狮子周边,望着它的眼睛,忽然觉得有些恍惚,宛如时空的守门人按下时空的 开关,把一

切带回了昔日。

张园最初的主人叫张彪,他早年被张之洞赏识,出任湖北全省营务处总办。后来在津期间,投资实业,赚了一笔巨资,于是他开始修建自己的豪华住宅。眼前是一栋西洋古典风格的二层豪华楼房,一栋尖顶塔楼与其相连。整个楼房是热烈的红色,门窗立柱是醒目的白色,然而这已不是当年张园的建筑。张园的主楼曾被日军拆毁,重新修建成日本驻军司令部大楼,后来又成为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1976年,这座大楼因地震而毁坏,几经修缮便几易其貌。据说当年张园主楼 四周长廊围绕,楼入口处有十几级的台阶,院内还有假山,筑引水池,种植花木,很有风韵,所以取名“露香园”,俗称“张园”。

平远楼作为张园的主楼,占地面积几乎占据整个张园,楼房是砖木混合结构的二层楼房,与传统风格相反,采用了不对称形式。转角处还设有塔楼,起到强调竖向构图的作用。外墙开窗形式多样,立面效果丰富,外檐墙与门窗套用水泥饰面,有多道水平线角,入口处中西结合的圆拱门,形成推门而进让眼前豁然开朗的效果。整个大厅没有多余的装饰,整洁明了的风格让人感到极其舒适,对着大门有一个旋转式楼梯通上二楼,站在楼梯下,抬头可以想象到当初屋顶的大吊灯是怎样的辉煌耀眼。在周围一转便会发现,这里很多家居摆设都掺杂着黄铜。左手边摆着老式的摆钟,右手边放置着古典风格的留声机。头顶是至今仍保存尚好的黄铜吊灯,还有吊扇等等。吊扇看似简单,但想不到扇叶均由木头所制,在外表刷了一层油漆,乍一看以为连吊扇都是黄铜所制。一楼展厅摆放着张园一些新旧之照,顺着墙一张一张看过去,张园的前世今生全都一一展示在人们面前,宛如它一生的回忆录。

除了照片,屋内还陈列着旧时遗留下来的一些老物件。这些老物件见

证了张园从“孩童”到“成人”的变化。沿着木制台阶拾阶而上,映入眼帘的便是当时从比利时进口的彩色玻璃。二楼的摆设还原了当时孙中山在此下榻的情景,依稀也能看到一些当年皇帝行宫的影子。孙中山在张园住的时间来回不过27天,却成为当时民国政治的热点。

游罢平远楼后,抚摸着栏杆,踏着台阶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近代历史的片段恰似幻灯片般在脑海一一闪过。历史的见证者说到底终究不会是人,于世间存在的物质而言,过于短暂的人生显得是那般微不足道,而张园却替代着一代代的天津人,成为这里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张彪死后,付不起房租的溥仪迁到了与张园仅一街之隔的鞍山道70号,这里就是静园。说也奇怪,这园子本是临街的,但一进入园中,车马喧嚣声立时不闻,只能听见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这里的树真是好,进门右侧有一棵老槐,虬枝盘旋倾斜,长得很旺盛,上去摸摸它,仿佛像是在与历史握手。房子的两侧都长着高大的杨树,叶片很大,密密的透不下阳光。轻轻走到房子前方,正在仔细端详它时,一缕风吹来,叶片碎响,不知哪里突然响起一阵钟声。日影横斜,让人恍兮惚兮,好像看到了时间如水般地流动。风吹去这岁月的积垢,静园仿佛重现了当年的模样。三套院落,前院开阔,汽车可以直接开到门前,西侧跨院小巧别致,植有花木。主楼是日式,从中央突出外部并有通天木柱的门廊,可以眺望远方。除了主楼供溥仪及家人居住外,在西侧和东侧的跨院以及后楼,传达室、厨房、汽车库等一应俱全,室内的地板上依稀能看到当年华丽的花纹。

庆王府小德张的倾心之作

重庆道55号,有一座门庭森严的深宅大院,当年这里住过有名的太监小德张和清室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这套宅院原本是小德张所建的居所,但载振在1925年率领全家寓居天津时,看中了小德张的这套房子,于是以40万元 大洋购得。又因为他的名头远远大过小德张,所以后来便以“庆王府”称之。这样一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房子原来是小德张亲自设计修建的了。

一进门,迎面是大楼北面正中门厅的梯形大台阶。青条石为宝塔式,气势威严,台阶颇陡,需要仰视。整个建筑为矩形,沿袭传统的坐北朝南式。砖木结构,局部三层,平屋顶,带地下室。中间是个巨大的长方形大厅,大罩棚式顶棚,装饰有鹤形、蝙蝠形等的石膏雕饰,其他的小房间环绕大厅设计,为“明三暗五”对称排列,这些房间多为住房。二楼的房间是附属房间,大厅四周环绕有列柱回廊,有中间穿堂过厅,相互勾连,空间繁复多变。

这座西式建筑一旁的花园,绝对的中国情调。有传统的六角凉亭、假 山和池水,小德张运用的是中式建筑元素。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二楼走廊和檐壁,饰花立面是黄绿两色的琉璃瓦,颇具皇家特色,这在天津其他中西式混合建筑上极为少见,所以,人称这是一种“折中主义”风格。当年这里的施工要求极为严格。小德张的管理才能用在这里合适极了。据说他每天必来监工,还要朝基坑中抛撒现洋,以此激励工人打牢、打厚地基。而且,大楼墙体的材料采用青砖,部分墙面和墙柱采用仿花岗岩水刷石,大块分格,既漂亮又坚固。历时近一个世纪,这房子今天看起来依然非常牢靠。房子的内部装修也极为考究,地面是铜条镶嵌的美术磨石,门窗镶嵌着磨花彩色玻璃,窗棂木格

是精致的传统工艺木雕。在这样的环境下,可以想见当年的豪华陈设:紫檀条案,螺钿桌椅,散发着香味儿的围屏,价值千金的古董,道不尽的奢华富丽,尽显古色古香。

西开教堂 沉静优雅

在滨江道上四顾环望,在众多现代化的建筑中,有一座西方罗曼式风格的教堂十分引人注目,这就是天津著名的西开教堂。高挂的十字架与天津繁华的闹市融为一体,毫无违和之感,静默得如同要将那段风云岁月也一同隐匿于流逝的时光之中。

西开教堂是民国时期遗留给天津的众多天主教堂之一,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座。它坐落在今日的滨江道老西开一带,又称法国教堂。教堂的布局是南北轴向,东西对称,平面是长十字形。一眼望去,最醒目的是屋顶上三个高高的半圆形塔楼,正面两个,背后一个,呈“品”字状分布。顶部镶嵌着十字架,最高处可达47米,檐下还有半圆形叠砌拱窗。圆顶以铜板覆盖。因年代久远,铜板早已绿痕斑驳。而这种时光的侵蚀却并未影响它的美,反而有种岁月沉淀而成的雅致韵味。正面的两个塔楼间是个三角形的尖顶,顶部以鲜艳的红色铺成。教堂外墙面有红、黄二色的花砖,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进入大门,可见教堂的院子里有一个圣水坛。教堂正门分左右两道,男女信徒要从不同的门进入正堂。教堂内摆着许多大管风琴,各类大小的十字架,还有圣母玛利亚 及众圣徒的画像。正堂为三通廊式,从两道正门直到主祭台,延伸着两排共14根高大精美的立柱,洋溢着典型的欧式风格。殿堂中央有着高大的穹隆屋顶,显得教堂里十分空旷辽远。穹顶为木结构支撑,通过八角形的鼓座与支撑拱架的廊柱相连,构成一个连贯的整体。穹顶及室内的各个侧窗都以彩色玻璃镶嵌成画,在阳光的反射下五彩缤纷。内壁描绘着装饰性的彩色壁画,均以天主教人物和故事为题材,色彩斑斓,富丽堂皇,充满了浓郁的西式风情和神秘的宗教气息。

西开教堂透着沉静与优雅,天津人将它视为天津市的标志建筑之一,它更是一座凝聚着极高建筑成就的艺术殿堂。现在既是开放式的旅游景点,也是天津市的天主教徒平时活动的场所。堂内每日清晨都会举行早弥撒,遇周日和天主教的节日,早晚都会举行活动。

3 2

1

1 五大道标志牌。 2欧式风情雕塑。 3 民园广场。 4 回廊。 4

1

3 4 5

2

6

7 1 静园。2溥仪和婉容雕塑。 3 餐厅。4 二楼大厅。5宴会厅。 6卧室。 7-8婉容书房。 8

2 3 4 2-4 西开教堂内部。

1 1 西开教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