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需要一些对立面的撞击的。倒不是说我与体制有多么过不去,而是:如果我们是鸡蛋,那么立在我们面前的绝不仅是体制那样一块脆弱的薄板,而可能恰是你所属的那个人民所构成的铁壁铜墙。”

Vantage Shanghai - - CULTURALIST -

已经拍摄了不少具有意义的照片,他仍然没有考虑过自己要以摄影为生。那段时间,张海儿混迹于自己的美院同学所组织的摄影小圈子里,大部分照片拍摄于昏暗的街巷中或房门紧闭的小房间内。照片中的女孩姿态慵懒地半躺着、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甚至是暴露的,在她们的眼神里无一不赤裸裸地流露出一种直接而诱惑的意味。照片上强烈的颗粒感,让被拍摄对象在灰调的背景下凸显而出,几乎占满了整个取景画面。悄然溜入空间的光线投落在人物上,形成一道柔软的滤光,最终的整体感却是如此地张力逼人。“坏女孩”系列便是创作于该阶段,成为张海儿当时最受争议的作品。人们一方面无法接受张海儿在摄影中使用的创作手法,另一方面更无法忍受其作品里对于欲望直白的描述,人们称它们是“黑暗的堕落趣味”。

张海儿人生轨迹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是在1987年,也就是他即将在广州美院毕业的前一年。张海儿偶然遇见了当时担任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组织者之一的卡尔· 库格尔,催生了张海儿初次前往法国的想法。法国之行,对张海儿而言,无疑是一次愉快的经历。相对于国内做摄影创作所受到的各方面的制约,当时的法国更为自由开放,此时,他开始意识到以摄影作为自我表达的媒介。接下来,张海儿陆续受邀参加了几次海外的摄影节,这为他带来了更多的机遇。随后,他开始为年轻的摄影家代理机构VU图片社工作,同时在VU图片社的帮助下,张海儿拿到了法国居留权,往后频繁地往返于中国和欧洲之间。

数十年里,张海儿的创作时期是一段非常大的年代跨越,他所观看的对象一直在改变,视角却始终如一地具有穿透性。即使是穿梭在各大名流时装秀的后台,也把目光投向广州和巴黎的居民,从身边亲近的人到跨性别者、异装者等等,这与他一直强调的“如作家一样思考”有着紧密的联系——总是保持着最清醒的头脑,以自身为洞察介质深入地去审视当下的社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