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之地尼罗河上的埃及CRUISE ALONG NILE

Voyage (China) - - Mrs.&mr. Voyage 封面人物 - 撰文/小荣|图片/Howard A&K

尼罗河像是一个寓言。四千多年前,盛极一时的古埃及王国,不可一世的法老们沿着这条河,留下的每一处痕迹,都成为今日独步天下的文明遗址。因此,乘坐一艘奢华邮轮巡游尼罗河,成为体验王者埃及最好的方式之一,一点一点揭开埃及的古代珍宝,就像当年的法老们一样。

条河流都有故事,更何况是孕育了古埃及文明的尼罗河。当我辗转奔波终于在开罗落地,心里已经翻腾过无数关于尼罗河的传说,一心想着要如何在巨大的坟墓与庙宇探索,将那些片段与世界上最伟大古文明之一的生命和时光连接在一起。

在登上尼罗河上著名的奢华邮轮“太阳船四号”之前,负责帮我们定制行程的旅行公司A&K的工作人员在机场迎接了我们,并把我们送到了开罗的Mena House酒店。尽管同行的Jason作为邮轮痴有些迫不及待要上船,但有谁来到埃及会错过标志性的金字塔群?我们还是先去了拥有埃及历史上第一座金字塔——左塞尔(Zoser)金字塔的吉萨。当然,胡夫(Khufu)金字塔群,以及孟卡拉(Menkaure)和卡夫拉(khafre)金字塔群,也都在吉萨高原上,由狮身人面像守护着。当我们骑上骆驼开始探索狮身人面像不对公众开放的部分——这是A&K客人的特权,Jason已然忘了之前嚷嚷的一切,全身心地沉浸在这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中最为古老又唯一幸存的建筑群里。阿里将全程陪伴我们,在这样古老深厚的国家,一位博学的埃及古物学家的讲解是最好的选择。听着阿里娓娓道来的讲述,我深深相信他对这趟行程的贡献,只会输于他对于当地艺术、历史和文化的热情。

从卢克索上船

阿里说吉萨的金字塔是古埃及遗址的代表,而卢克索的神庙则是中埃及和新埃及王朝代表,也叫瓦塞·卢克索,意思是“宫殿”,不过底比斯在希腊语里则是“一百座城门”的意思。一早,我们从开罗飞到了卢克索。在从A&K此地的私人码头登船之前,阿里先带我们参观尼罗河东岸的卡纳克神庙(Karnak Temple),始建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神庙建在尼罗河东岸,卡纳克是供奉 太阳神阿蒙(Amun)的地方,拉美西斯二世(Ramessase II)的巨大石像也立在这里。

卡纳克神庙是埃及最大的神庙,仅仅是建造完成这座占地42公顷的神庙,就花了1300年。每一代法老都会建造自己的部分,神庙越大建造越精美,国王就越受人尊敬爱戴。往里走得越深,回到的时代也越久远。阿里让我们找到一尊太阳神的化身——一只圣甲虫,代表生命永恒。埃及人民相信,如果你绕着虫子走三圈,会得到健 康、财富、多子多福。宏伟的大柱厅里分16排密布着134根巨大的柱子,中间的两排柱子直径近4米,高达21米。每根柱子的顶上都是莲花形状和紫莎草图案,代表着和平与健康。即使年代久远已经破败不堪,站在柱厅里依然感受到神秘威严。神庙里最高的方尖碑也是埃及最高的方尖碑属于全世界第一位女王、古埃及唯一的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感谢古埃及文字的破译者们,让我们在3400多年后还能读懂这座高29米重 323吨的方尖碑上的铭文:“她为她的父亲阿蒙——两片土地王座之主,建造他的纪念物,为他用南方坚硬的花岗石建造两个大方尖碑,它们的表面镀上了全世界最好的金子,当太阳在它们之间升起时,从尼罗河的两岸看去,它们的光芒照耀着大地。”

怀着对远古时代文明的敬仰,避开如织的游人,我们登上了“太阳船四号”。这是一艘将当代设计风格与埃及传统元素相融合的奢华邮轮,拥有36间标准客舱、两间总统套房和两间皇家套房。Jason对于我们入住的标准客舱非常满意:“房间宽敞,设计和色调都很优雅对吗?宁静又和谐。落地窗是观看尼罗河的完美安慰。”在我看来,他最想安慰的是自己——花了不菲的价格是值得的。

乘坐邮轮沿着尼罗河探索埃及的古迹真是最简单便捷的方式,吃过午饭我们乘船到了河对岸的国王谷。按照阿里的说法,卢克索曾经是古城底比斯的所在地,位于底比斯山谷中,这里发现了埃及第17~20王朝64位国王的陵墓,被称作“国王谷”。尽管许多珍贵的宝物已被盗墓者偷走或者放在博物馆里,但图坦卡蒙的陵墓我和Jason出发之前就打定主意要去参观,这个年轻时去世的埃及法老的陵墓虽然不大,却是最后发现也是保存最完整的。他那举世闻名的纯金面具,严峻淡漠的表情和栩栩如生的面容,连同那张木制金银贴面的狮腿宝座,被1922年主持陵墓开发的考古学家卡特认为是“迄今为止埃及出土的最美丽的文物”。今天的最后一站,停靠在建筑造型优美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女王的神庙。

丹德拉的哈索尔

尼罗河蜿蜒6000多公里,从乌干达的维多利亚湖到临近地中海的埃及亚历山大,穿越了9个国家。和大多数河流不同的是,尼罗河由南向北流淌。河两岸是埃及的面包篮:

玉米、苜蓿、小麦、甘蔗和芝麻种植地。毫无疑问,农业是这个地区仅次于旅游业的第二大产业,尼罗河之外,几乎都是沙漠。这是一条风景优美的航线,阿里说普通的游船大多并不前往丹德拉的哈索尔神庙,而他却认为非常值得一看——在埃及神话中哈索尔掌管几乎关于女性的一切:快乐、爱情、浪漫、丰饶、舞蹈、音乐、美酒和香水……这些美好的寓意直到今天还影响着埃及人的生活。这里的多柱大厅不如卡纳克神庙的宏伟高大,但天顶上的十二星座天体雕刻图,还有诸神驾着太阳船穿越宇宙,却是美轮美奂又饶有趣味。沿着楼梯上去,阿里带着我们找到一幅圆形的星空图浮雕,结构非常复杂,与现代的十二星座图已经很接近。可惜这里的已是复制件,原件在巴黎卢浮宫里。

前往埃德福

“太阳船四号”平稳悠然地向北航行,尼罗河两岸自法老们统治以来似乎并没有变化,男孩们牵着驴在河里洗澡,农民们用锄头照料着田地,人们还住在传统的泥砖房子里,5000年来他们一直如此。在缓慢的尼罗河上,没有巨型的海轮和现代游船,传统的船只将游客带向四方。在卢克索与阿斯旺之间,停泊着280艘船。“这些船可能并没有多少大小的区别,可是服务质量的差别却很大。”这些是我跟船长闲聊时得知,他已经在这条船上工作了五年,告诉我这段200多公里的水路可以到达这个国家保存最好的那些古迹。

Jason正在捧着历史书恶补埃及的功课,而我则觉得听阿里讲述来得更生动。在埃德福(Edfu)私人码头上岸前往荷鲁斯神庙(Temple of Horus)的路上,阿里就开玩笑说,这是一座“年轻”的神庙,虽然也是古埃及建筑风格,但2000多年历史比起埃及动辄四五千年的神庙来说,却是相当年轻。它是埃及仅次于卡纳克神庙的第二大神庙,在被发 现之前一直被沙土掩埋,使它成为保存最完整的神庙,也是唯一留存屋顶的神庙。巨大的塔门顶天立地的雄壮气势丝毫没有因为历经时间沧桑而衰减。塔门上是两只宏伟的猎鹰,荷鲁斯正是鹰之神,传说中他也是哈索尔的丈夫。每年祭祀活动,人们会抬着哈索尔的像从神庙一路南下让她与荷鲁斯相会。

再回到船上,听说大厨亚历山大要教大家学做埃及美食,Jason跟见到神庙里精美的石刻一样兴奋。洗完手,大家像孩 子一样围绕在大厨周围,今天要做的是埃及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的特色美食库夏利(Kushari)。亚历山大其实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基本食材:米饭、空心粉、洋葱、鹰嘴豆和番茄酱等。这些东西要分开烹饪,吃的时候再放在一起,看起来更像是拼盘游戏——除了基本原料,最后总是根据个人喜好再加上一些别的物料,醋、蒜、辣椒,或者豌豆。我不仅加了新鲜的辣椒,还额外多放了辣椒酱,惹得亚力山大看了之后瞪大眼睛 倒吸一口气。

日暮时分,船开到康翁波(Kom Ombo),又是一座神庙。这里供奉着荷鲁斯和鳄鱼神索贝克(Sobek),整个埃及独一无二。在这座神庙的后墙上,可以看到一些雕刻是展现手术和牙医的工具,阿里说这是纪念埃及建筑和医药之神的祭司英霍蒂普(Imhotep)。

最后,阿布辛贝在“太阳船四号”上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阿吉利卡岛上浪漫又壮美的菲莱神庙。它融合了三个伟大文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的建筑风格,相互协调又别具一格。我们还坐上了埃及传统的三桅小帆船felucca在阿斯旺的岛屿之间穿梭,如同几千年前的法老们。

为了治理尼罗河的泛滥,阿斯旺在1960年代开始在尼罗河上修建大坝,位于河岸的村庄阿布辛贝将会被淹没。而这里拥有被全世界称为“建筑奇迹”的大小阿布辛贝神庙,由埃及最著名的君王拉美西斯二世建立。与其他神庙将一块块巨石雕琢之后垒建起来不同,这两座神庙是直接由整座山体雕琢而成,见证的不仅是建筑上巧夺天工,还有拉美西斯对妻子的爱——他将20多年建成的小阿布辛贝神庙送给了妻子奈菲尔塔利,她的雕像与法老雕像并肩而立,这在古代埃及极为罕见。为了抢救这无价的文化遗产,1960年代埃及向联合国请求帮助迁移这两座神庙,《美国国家地理》曾拍过一部纪录片以记录整个迁移的过程,历时4年。

神庙就像一本读不完的历史书,那些刻在石柱上、墙上、神像基座上的图案和文字,那些断壁残垣,述说了战争的惨烈,生活的幸福,对神灵的崇敬,像一幅画一样告诉你遥远的过去,和曾经辉煌的文明。尽管尼罗河上的邮轮之旅有很多行程,有如此丰富的内容可以看,但仍然有时间在船上彻底放松,静静看着世界流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