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China) - - Mrs.&mr. Voyage 封面人物 -

返亚马孙飞机下降时,从舷窗往外看,云层下是无边际的热带雨林,植被密集,那些流淌其间的河道被挤成细细的夹缝,不甚清晰,但仍能看到一道极宽的弯曲在雨林中央,一直延展到地平线尽头,像一条没有车辆经过的深色公路平静地铺在那里。此时,所有旅客都在看它,因为它——就是亚马孙河,世界上流量最大的河。

秘鲁段的亚马孙河属于这条庞大河流的上游,水流是从安第斯山脉开始汇集的。伊基多斯,则是我航程的起点,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不通陆路的城市,它是被亚马孙河包围的一座岛,抵达这里,只能乘船或者坐飞机。这是我第二次拜访秘鲁段的亚马孙河,心里还存有一点上次亚马孙河之旅所造成的阴影。那次我住在一个Eco Lodge,条件有限,每天要和蚊虫、夜里的湿热、老式空调的噪音以及日常往返住地的繁杂交通做搏斗。而这次我要乘坐Aqua Expeditions公司的河轮“Aria Amazon”(亚瑞号),像一座移动的城堡,可以载着我悠然地深入亚马孙河腹地。

也许很多人不清楚,河轮在亚马孙河 有巨大的优势,无论在丰水期还是枯水期,它都能行至大船进入不了的支流,探寻雨林的深处。我站在岸上,日落余晖正映射在河道中的Aria,这艘河轮是由秘鲁设计师Jordi Puig设计的,满载时可承载32个客人与24名工作人员。一进船舱,一阵清凉立刻把室外黏腻潮湿的空气隔绝在外,室内是珍贵的柚木地板及装饰,房间带有一个标准的淋浴卫生间,对于河轮来说这可算极尽奢华,落地窗前是亚马孙河的黄昏,如一幅静谧的画……

潜入支流秘境

早晨,拉开窗帘,已经不见伊基多斯周围的河岸市井,绿色的雨林近在咫尺。手机完全没有了信号,打开谷歌地图,发现我们的船停在一条叫“Yanallpa”河的支流入口处,这里便是今天要探索的地方。要真正看到亚马孙河丰富的动植物,只有走入它们的“底盘”才行。徒步在雨林里,注意力都被蚊子和脚下的淤泥给分散了,松鼠猴因为好奇,探下头来张望了一下就隐身在树梢里,最后我只拍到一只红顶蜡嘴鹀、两只树懒,那当然是因为它们动作实在太慢了。

比起随时担心要被蚊子吃掉的雨林徒步,我更喜欢坐在船上看两岸密不透风的雨林,感觉随时会有从林子里窜出来的怪物。快艇划过镜面一样的河水,由于植被太茂密,腐败的植物都浸泡在水中,腐殖土使河水变黑,无法看到水面以下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是死水,水面以下生活着大量鱼类,比如长达三米的巨骨舌鱼、骇人听闻的“食人鱼”以及罕见的粉色皮肤的亚马孙河豚(Amazon River Dolphin)。河豚是很难拍到的,因为河水太黑,你很难预测到河豚浮起水面呼吸的那几分之一秒,我安装好无人机,让它飞到河面上俯拍河豚。经过一天在湿热的丛林里跋涉回到船上,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冰毛巾、欢迎饮料,坐到清凉的船舱里,我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亚马孙最幸福的人。

遭遇原住民

沿着埃尔多拉多河航行了一夜,早餐后准备去拜访一个叫“Bora”的原住民部落,这不是一个最原始的部落,但却在与外界有限的接触下保留了传统亚马孙原始部落的生活习惯。下船,穿过一片林子,来

到一片被开辟出来的空地,有几座用棕榈树叶搭建的茅草屋,部落男女都不穿上衣,下身围一条棕榈树皮织就的裙子。几个年长的男人戴着羽毛头饰,部落酋长拿出一张森蚺皮来在我面前摆弄,说不清是想卖给我还只是炫耀一下。如今,这些原住民早已习惯了游客而显得漫不经心,有种例行公事般的懈怠。有趣的是,我遇到一个男子,他正是船上一本摄影画册里面的一个主角,他胸前有一道疤,很容易识别,按照画册的拍摄时间推算,至少在二十多年前这些原住民就已接触到现代社会,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他们仍旧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在雨林里,这让我很诧异。

Aria继续往下游开,渐渐地有了现代文明的痕迹。我们到了一个小镇,从远处看有稀稀疏疏的电线杆,手机也有了信号,码头上几个孩子在抱着宠物玩耍,靠近了我才发现,孩子们的“宠物”是刺豚鼠和树懒。我们的向导也是从亚马孙河沿岸的村庄里走出来的,接受过正规教育,能理解我们的意

按照画册的拍摄时间推算,至少在二十多年前这些原住民就已接触到现代社会,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他们仍旧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在雨林里,这让我很诧异。

图,向我们展示亚马孙人最真实的生活。跟着他,我们拐进镇里的海鲜市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腥味,简易的木台子上卖着亚马孙旋尾刺鳐、虎皮鸭嘴鲶、切成几段的鳄龟等等,这些都是亚马孙的“河鲜”。

在亚马孙河钓食人鱼

向导在市场里买了一些不知名的碎肉,装在小桶里,边拎着边玩笑着和我说, “今天的晚餐都在这里了。”见我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他笑而不答。等大家都上了快艇,向导没有径直开回母船,而是一头扎向幽深的黑水河畔的林子里,正待询问,我看到船上简易的鱼竿——我们一定是要去钓大名鼎鼎的“食人鱼(又称食人鲳)”了!名字虽然恐怖,但食人鱼真的很冤枉,它的个头吃不了人,只是由于牙齿锐利并排布密集,又经过好莱坞导演在电影的过度渲染,才给它笼罩上一层恐惧色彩。

细长的竹制鱼竿、鱼线,再加上用向导的神秘肉碎做的饵,这便是我们全套的 钓鱼工具。开始我还疑虑,如此装备今晚是否能吃饱肚子,没想到不出五秒钟,就有东西在撕扯鱼线,这时候不用讲求技巧,猛拉起鱼竿就好,没想到生猛的食人鱼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征服了。当然,如果动作稍慢,也有饵料被吃光的时候,那样就再钩上一块,扔下去……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小艇里已经有了几十条食人鱼,一小桶肉碎换来一船食人鱼,这真是大丰收。不过,向导食言了,晚餐并不是我们劳动所得的食人鱼,还好失望并没持续太久,第二天在船上的大厨课堂上,厨师亮出昨天腌制了一夜的食人鱼,教我们做当地菜。

在返回伊基多斯的时候,我回顾这几天的行程,如果有幸再来亚马孙,一定还要订这条船,不然我担心自己难以在如此环境下坚持下去。恰巧,在船上我发现了Jimmy Nelson赠给aria的摄影集《before They Pass Away》,感谢aria协助拍摄亚马孙原住民的项目,我想也许没有这条船,连Jimmy也坚持不下来吧。

1 1.亚瑞号河轮上有16间客房,每间客房拥有宽敞的落地窗,可以饱览亚马孙河美景。2.亚马孙河是世界上支流最多的河流,它的支流数量超过1.5万条,要想深入亚马孙必须乘坐小艇或木船。

2

2 3

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