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China) - - Gourmet 美食 -

晨,阳光洒在新西兰航空飞往奥克兰的航班上,“梦想客机”波音787-9的豪华经济舱宽敞舒适,从舷窗向下看,蓝天碧海,绿草如茵,牛羊成群。平稳降落之后,在国内机场转机前往奥克兰北部的岛屿湾。我们幸运地错过了岛屿湾机场一早的大雾,得以在中午时分顺利落地凯里凯里(Keri Keri)。

毛利人的森林

一场Waipoua森林的夜游成为此行打开新西兰的特别方式。黄昏时分,我们在Copthorne Hokianga酒店大堂见到了向导Koru,即将开始的森林探访,有个很富有想象空间的名字:暮光邂逅(Twilight Encounter)。来自五个国家的16名客人到齐之后,大家各自介绍了自己,Koru很厉害地记下了每个人的名字。

Koru是新西兰土著毛利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在车上就开始介绍Waipoua森林。这是一片拥有全世界最古老最高大的贝壳杉树的森林,位于新西兰北岛气候温和湿润的北部。这片区域也是毛利人最早定居的地方之一,在毛利语里,wai的意思是水,po的意思是夜晚,ua则是雨。抵达森林公园门口,先为我们唱起传统的毛利歌谣祈祷,然后大家经过门口用来清洗鞋底的设施,进入森林。新西兰由于海岛生态环境脆弱,外来的细菌可能感染本地生物,并且不易恢复,因此进出森林都需要清洁鞋底。

雨后的森林空气清新湿润,遍布的蕨类植物,羽毛一般的叶子闪闪发亮。新西兰的标志之一银蕨是一种背面呈银色的蕨类,传说当年毛利人就是用它银色的背面反射月光,照亮森林里的道路。找到最大的那棵贝壳杉Tāne Mahuta并不难,天色渐暗, Koru在指引它的位置时耍了个小花招——先是让我们看向它的对面,当所有人将信将疑之时,他轻松地说,请转过头来——Tāne Mahuta出现了,它超过51米的高度和14米的周长,在森林里非常显眼,毛利人称它为“森 林之王”。在这里它已经站立了大约2000年,像一面巨大的墙,周围的树木和它比起来就像火柴棍一般。鸟叫声更衬出周围的安静,我好奇地问Koru我们有没有机会看到新西兰的国鸟几维鸟(Kiwi),他坦言要看到野生的这种深夜活动的世界濒危鸟类,并不容易。森林里还有一棵四姐妹树,由一棵树根生出四棵独立的树干,各自笔直地伸向天空。

最老的贝壳杉树叫作Te Matua Ngahere,毛利语里是“森林之父”的意思,树龄超过3000年。一只袋貂懒洋洋地爬上树,用漆黑的眼眸望着我们。Koru让所有人都熄灭电筒和手机的光亮,感受黑暗中的寂静。抬起头,星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了云层,耳边再次响起毛利人古老的歌谣,一时不知道身在何处,只觉与这森林、大地、天空融为一体。 岛屿湾跳岛

虽然Keri Keri是岛屿湾最大的城市,但由144座岛屿组成的岛屿湾重点却在以派希亚(Paihia)为中心的群岛与小镇之间。新西兰的历史并不长,岛屿湾地区则是这个国家重要的历史点之一,1840年毛利人和英国政府正是在此地的怀唐伊(Waitangi)签署了《怀唐伊条约》,这个只有三条内容的条约,标志着英国确立在新西兰的主导地位。毛利人让渡了主治权,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族裔遭受像北美印第安人和澳洲土著的悲惨结局。

派希亚就像一个集散地,人们从这里的港口出发,经过长长短短的时间再回到这里。就连达尔文当年环球旅行时,也在这里停留了十天。在港口的7号码头,我们登上了出海的船。汽笛响起,船缓缓滑向宽阔的海面,阳光灿烂,风平浪静。船长是一位中年女士,负责一边开船一边讲解:今天真是好天气,我们将沿着Rakaumangamanga半岛到Cape Brett,那里有一个古老的灯塔,一路上我们都会留意海豚的踪迹,祝我们走运!

船长显然已经在这片海域工作多年,经验丰富,一边嘴上不停讲解,一边观察海 面上的情况。正当我被海面暖洋洋的阳光晒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麦克风里传来船长的声音:右边,请向右看,我会把船尽量靠近一些。船上一阵骚动,纷纷奔向船的右舷:远处有一群海豚。看起来像是两三个海豚家庭正在追逐嬉戏,时不时从水面上一跃而起,来一场让众人齐声喝彩的表演。海豚是聪明又友好的海洋动物,如果搭乘小型船只,还可以跳下海跟海豚一起游泳。意犹未尽地告别海豚,我们继续前往Piercy岛,那里的岩中洞据说有着神奇的力量。船长仍然在尽心尽力地将岛屿湾的故事通过麦克风告诉船上的客人:在毛利人的传说里,当地的士兵在出发打仗之前,会划着独木舟穿过这个洞,如果洞顶上有水滴下来就会被认为是一个好的征兆。“现在,我先放下话筒,驾船从洞中穿过去。”船上大多数客人都站到

Tāne Mahuta出现了,它超过51米的高度和14米的周长,在森林里非常显眼,毛利人称它为“森林之王”。在这里它已经站立了大约2000年,像一面巨大的墙,周围的树木和它比起来就像火柴棍一般。

了船舱外的甲板上,见证洞顶上有没有水滴掉落。双体快船轻轻摇晃着驶入了洞口,在船长的操控下,在洞内的水面上稍稍停留了一下,再慢慢驶出岩洞。当船重新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时候,客人纷纷鼓掌喝彩,没有人真正留意洞顶是不是有水滴。

船到拉塞尔(Russell)码头停靠时,我们决定下船看看最早的新西兰首都,然后再坐下一班船回派希亚。拉塞尔码头上正热闹,原来是当地剑鱼俱乐部的成员刚出海回来,收获了一条大剑鱼,正在码头上称重。大约三米长的剑鱼在众人协力之下终于显示出它的重量:140公斤。然后是例行的荣誉拍照,再把鱼放回船主的船上,之后它会被制作成标本,陈列在某个角落成为船主荣誉的纪念。

小镇很小,官方统计的人数只有八百多人,码头边临海的街道树木成荫,清新安静,新西兰第一家持牌的酒店马尔堡伯爵酒店(Duke of Marlborough Hotel)就坐落在这条街上。这家1827年建立的酒店,在一百多年中历经三次烧毁重建,如今依然门庭若市。我们在沙滩边的露天座椅上坐

下来点了一杯精酿啤酒,出人意料地好喝,不禁让人要好好珍惜南半球这冬日来临前的好时光。

一定要徒步

蒂阿瑙镇(Te Anau)离皇后镇大约两个半小时车程,我们的Hollyford Track徒步将从那里开始。一早在Distinction Lakeside酒店大堂,年轻小伙子Alex首先来跟我们打招呼,他来自当地毛利人塔胡部落(Ngai Tahu),这条徒步线路正是归这个部落所有。Alex的爸爸是毛利人,妈妈则是苏格兰血统,他虽然是黑头发黑眼睛,却拥有欧洲人的面部轮廓。Graeme则已经做了15年徒步向导,仅仅Hollyford Track就走了四百多遍。

这条位于峡湾国家公园的线路,不仅是一条从山林到大海的徒步旅程,向导也会告诉你这里迷人的历史、地质、植物、生态、动物和鸟类信息,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激情富有感染力,仿佛永不厌倦。Hollyford Track全长43公里,坡度平缓,最高点168米,没有海拔的难度,适合所有级别的徒步爱好者。从蒂阿瑙开车大约一小时,在Gunn’s Camp我们下车背好各自的背包,领了午餐盒,开始向山林深处走去。第一天的徒步距离最长,大约20公里。山林里满是古老的山毛榉和野生蕨类,Hollyford河支流上建有许多吊桥,每一座桥头都会标明同时上桥的最大承载人数。走到午餐点Sunshine Hut大约三个小时,这个小木屋建在河边,正对着达伦山(Darren Mountain)。午餐后不知不觉就通过了此行的最高点,168米高的Little Homer Saddle,对面可以看到峡湾公园的最高峰Mt Tutoko,2746米高,以当地一位重要的毛利首领命名。很显然,这条线路的挑战不在于行走难度,而是对自然知识的认知。晚上下榻的Pyke Lodge可以说是徒步路上的五星级酒店——热水、干净整洁的床、烘干室、提供晚餐和早餐,更别提迎接客人的温暖壁炉。Tim和lucy和另外两对夫妇轮流在这里工作,他们来自英格兰,边旅行边工作。Tim在英国是一名大厨,当晚的炒虾非常到位地安抚了我们的肠胃。让人惊艳的主菜烤鹿肉外焦里嫩,火候拿捏得不差分毫,竟然还没有一丝膻味。

第二天在雨声中醒来,吃过早餐徒步去Lake Alabaster,可惜当天的雨雾为它笼上了

面纱。Graeme说这里曾经是毛利人重要的独木舟制作中心,他们将原木伐下倒进湖中,削去树枝让树干在水里浸泡几周直到充分吸水达到自然平衡,然后穿过Lake Mckerrow运到村庄里被掏空,再加上支架和帆。这种船很快,库克船长曾经记录一艘由四个毛利人划动的独木舟以很快的速度超过他们的船。不过现在我们要坐的是快艇,它将带我们划过Lake Mckerrow的湖水,经过已经被废弃的Jamestown,抵达探访海豹栖息地long Reef岸边的沙滩,martins Bay北边的尽头。这段路大约要走一小时,但海滩上萌态可掬的海豹,尤其是刚出生不久的小海豹会让你 觉得一切都值得。可惜的是,少有的峡湾地区羽冠企鹅当天没有看到。

最后一天在Martins Bay超现实感的沙丘和海边花岗岩沙滩徒步8公里,沿途除了玛努卡树,还可以看到毛利人曾经在这里用火的证据。三天以来我们总算大概记住了一些植物的名字、毛利人的历史、如何对付沙蝇,甚至还会用一种叫koromiko的嫩叶泡水喝,味道清香,还可以用来治疗呕吐和腹泻。最后,我们采用最轻松却最特别的方式从山里出来——在Martins Bay Lodge乘坐直升机俯瞰着壮观的米佛峡湾(Milford Sound),结束了三天的徒步。

1

4

1.Waipoua森林里最大的贝壳杉树tāne Mahuta,超过51米高。2.拉塞尔剑鱼俱乐部正在码头为战利品称重。3.Alex是hollyford Track的徒步向导之一,也是毛利与苏格兰的混血。4.hollyford Track是新西兰九大徒步步道之一,两晚三天的徒步会经过峡湾、森林、湖泊、沙滩等不同地貌。

3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