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游北极追随探险家的脚步CRUISE TRIP TO THE ARCTIC

永无止境的冰原与峡湾,纯净辽阔的海洋与冰盖,充满神秘色彩的维京文化和因纽特文化,栖居在这里的北极生灵……北极圈内的极寒之地,如同一个平行宇宙,用超脱现实的神奇魔力,吸引着全世界的旅行家们。这一次,我们乘坐日丽号邮轮,一路沿着格陵兰岛和加拿大北极区的蜿蜒海岸线,探寻北极圈内的这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Voyage (China) - - Mrs.&mr. Voyage 封面人物 - 撰文/石琼|图片提供/庞洛邮轮

在飞机降落在康克鲁斯瓦格机场之前,格陵兰岛一望无际的冰原早已在舷窗外出现。康克鲁斯瓦格在格陵兰语中,是“长峡湾”的意思。事实上,这个常住人口不足400人的小镇,位于一条长170千米峡湾的末端,康克鲁斯瓦格是小镇的名字,也是这条峡湾的名字。小镇几十英里开外,就是北半球最大的冰层——格陵兰岛冰盖。

作为格陵兰岛上唯一的国际交通枢纽,位于北极圈北端的康克鲁斯瓦格,也是我们探索北极圈这个魔幻世界的起点。日丽号游轮已经停靠在港口,接下来的17天里,在船员和随船的博物学家、导游的引领下,我们将和来自全世界的探险者,沿着加拿大北极圈东海岸和格陵兰岛西海岸,航行在古代维京探险家和如今纽因特人生活的极寒地带。瑰丽的自然奇景,早期开拓者留下的印记和传奇故事,以及当下纽因特人的生活一路交织,拼凑出一幅北极圈内的现代图景。

身为法国庞洛邮轮一员的日丽号,延续了这个奢华探险度假品牌的一贯调性。已经有16年极地探险经验的庞洛邮轮,有包括日丽号在内的四艘游轮,专为极端条件下的航行设计。它们完美适应极地地区的规模和技术性能,使它们在提供安全与舒适的航行的同时,还可以到达不同寻常的地域。这一路,我们将途经二十余个停靠点,遇见合适的气候条件,我们便可以登陆探险。

登船之后,日丽号处处给人以惊喜。虽然是探险之旅,日丽号上,却极尽舒适:船上最小的客房也有约24平米,每个房间都有180度落地玻璃可以观看海景,甚至绝大部分房间都有阳台;身为一个地道的法国品牌,日丽号的船长和船员都是法国人,餐厅内可以享受到法国葡萄酒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船内还有剧院、户外游泳池、健身中心、精品店、图书馆、Spa中心,仿佛一个自成天地的小世界,与大众想象中艰苦卓绝的极地探险相去甚远。

随着游轮缓缓移动,格陵兰岛的大陆在视线中越变越小,日丽号在寒凉的蓝色海水中前行,巨大而静默的冰山在一旁缓缓漂浮而过,我们的北极探险之旅就此开始。

因纽特人的现代生活

从康克鲁斯瓦格出发,沿着西格陵兰海岸航行,到达的第一站便是格陵兰岛第二大城镇西西缪特。西西缪特四周环山,位于北极圈以北40公里,是格陵兰最北的不冻港。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岛屿,格陵兰岛上的全部人口不过五万多人,而这其中的绝大多数,都聚居在了海岸线边的大小城镇。常住人口约为五千多人的西西缪特,已然是格陵兰岛的第二大城镇,绝大多数生活在这里的,都是因纽特原住民。这个在极寒世界里以狩猎为生,曾经吃生肉住雪屋的彪悍民族,曾经跨越大半个地球,从亚洲来到北极世界,发展出自己的文明。

传统因纽特人生活中必备的雪屋和帐篷,在西西缪特完全不见踪迹,甚至对于年轻的因纽特人而言,这些东西也是如同传说一般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整洁的街道,和18世纪殖民期间留下的五彩斑斓的彩色木屋。小镇如今最大的经济来源依旧是捕鱼业,在小镇的菜市场,我看到了新鲜捕捞尚带着海水气息的鱼类,一副亚洲面孔的因纽特老板,皮肤被高纬度地区的强太阳光晒得黝黑,

他告诉我,本地人也早已不生食肉类,烹调方式已和外界无异。

最地道的因纽特文化,或许都藏在了当地的手工艺品中。羊毛时装、骨质珠宝、手工缝制并镶上珠宝的半指手套、刻有复仇怪物tupilaq的工艺品、驯鹿骨、鲸鱼骨……每一个小物件,背后似乎都可窥见这个民族独特的生活方式和历史进程。

与北极生灵共存

一路往北,空气变得愈加寒冷。九天的时间,我们乘坐日丽号,途经奇奇塔拉奎克、北极港、福特峡湾、费切姆湾、皮姆岛,一路直抵地磁北极点,深入到北极地区最光怪陆离的一面。

早在甫一登船时,船上的博物学家就告诉我们,一路将会与各种北极生物不期而遇,惊喜随时可能在游轮附近发生。启程后的第三天,我们便在奇奇塔拉奎克遇见了成群的鲸鱼。

奇奇塔拉奎克位于巴芬岛的东海岸奥尤图克国家公园附近,有着美丽的山脉、丘陵和冰原景观,是鲸鱼、海豹、海象、独角鲸和北极熊这些北极动物的家园。也是因为生物资源丰富,在十九世纪,欧洲捕鲸者在该地区四处旅行,并开始与因纽特人进行贸易,这里也以捕鲸的历史为人所知。

在自然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在距离奇奇塔拉奎克不远处的基维托登陆,一起探索这个位于荒原中心的前因纽特人营地。一个曾经用于存贮鲸油的破旧金属舱、路边的海象头骨、因纽特人的坟墓和一个雷达站,几乎是这里除了自然风光,唯一可见的人类曾生存的印记。在如今已经毫无人烟的基维托,这些遗迹如同只言片语,供人拼凑出过去的时光。

第二天,在伊莎贝拉湾,我们在船上,便观赏到了更加声势浩 大的北极露脊鲸鲸群。作为尼格尼亚克国家野生动物区的一部分,伊莎贝拉湾几乎就是一个天然的鲸鱼王国。这一带海底断层超过300米,因而吸引了包括北极露脊鲸在内的各种鲸类前来捕食,每当鲸群经过,它们就会在附近海域上演一场盛大的“舞蹈”表演。

我好奇游轮的存在会不会影响到这些海洋生物的生存,犹如北极地区百科全书的向导告诉我,日丽号上配备有海底光纤探测气筒,可以有效防止与鲸类等海洋物种碰撞。事实上,日丽号从游艇的设计,努力的核心都是对环境的尊重。上岸行程也精挑细选,以求最大限度减少对空气和水的污染。

在满是苔原和冰川的费切姆湾,散步于长满北极罂粟和棉草的风景里;在加拿大北极圈内最重要的鸟类天堂科堡岛,看三趾鸥、厚嘴鼠和北方海燕共同生活;在曾发现维京人生活遗址的皮姆岛,想象这片极北之地数百年前发生的冰与火的往事;途经地磁北极点,走过让·马洛里曾经经过的海域……日丽号上的每一天都是一场全新的冒险,永远都会有超乎期待的世界等待人去探索。

上帝的造冰池

航行在北极圈地带寒冷的海域,沿途风光不断变换,唯一不变的陪伴者,是看不到尽头的冰山。

日丽号折返到格陵兰岛西海岸时,在萨维西维克湾,冰山以另外一种形态出现——巨大的冰山在海湾边搁浅,呈现出不同的形状和色彩,永恒而安静地停靠了下来。这些动辄如同高山一般宏伟的巨大存在,被困在浅滩中,让这里成为了格陵兰岛最大的冰山墓地。游轮在这些冰山的缝隙中穿行,如同来到了一个巨人世界,极不真实。除了冰山,萨维西维克因为另一点被世人铭记——美国探

险家Robert Peary曾经在这里发现了世界最大的陨石,如今这块陨石被送往了纽约的博物馆中。

沿途冰山们组成的另一个奇景,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迪斯科湾和伊卢利萨特峡湾内。迪斯科湾就像一个浮冰池,不计其数的大小冰山漂浮于此——它们大多数来自于数十公里开外的伊卢利萨特峡湾。整个区域就像是一个上帝之手打造的巨大造冰池,为全世界源源不断地输出冰山。

在格陵兰语中,伊卢利萨特意即冰山。伊卢利萨特峡湾在东面的源头是雅各布港冰川,这个北极圈以北约250公里的冰峡湾是北半球流量最大的冰川,也是最活跃的冰川之一,每年裂冰超过35立方公里,占格陵兰岛裂冰的十分之一,比南极洲以外的任何其他冰河都多。巨大的冰层从雅各布港冰川崩裂分离,经过40公里长的伊卢利萨特峡湾,流入迪斯科湾,最后滑入北冰洋,其壮观景象可想而知。

被冰山环绕的伊卢利萨特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北极传统的生活,这也让它成为了这一带的主要目的地。我们的游轮停靠于此。五颜六色的木屋、哈士奇和皮革技艺,人们依旧按照祖先的古老方式工作。著名极地探险家克努兹·拉斯穆森便是生于伊卢利萨特,他的童年住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纪念博物馆,供所有极地探险客瞻仰。

抵达这里,17天的北极圈巡游也接近尾声。昔日探险家们关于这片传奇之地的种种传说,在日丽号的探险之旅中,被一一亲历。抵达不可抵达之处,发现世界最壮美辽阔不为人所见的一面,这是日丽号所做到的,或许也是极地探险之旅的意义。

抵达不可抵达之处,发现世界最壮美辽阔不为人所见的一面,这是日丽号所做到的,或许也是极地探险之旅的意义。

1. 巨大的日丽号载着充满好奇的客人去探索世界尽头的同时,还能保证他们享受最好的管家服务。2.客房一瞥。虽然是探险之旅,但日丽号上非常舒适。3.遇到北极的主人。

2 1.狗拉雪橇是北极最受欢迎的体验项目。2.从甲板上远眺冰川。3.岸上探险之后返回船舱,安享船上的贴心服务。

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