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风潮

Voyage (China) - - 享乐热点 - 撰文/Jessie|图片/jessie、rosewood London

在酒店方面,伦敦向来不缺奢华,也不缺经典英伦风的代表,但如果说到既拥有老式英伦范儿,同时又代表了现代设计风格的,伦敦瑰丽就一定不会被落下——说到底,这不也是伦敦最吸引之处吗? 20世纪初的英式建筑与充满设计风格的内饰,这种组合给每一位入住的客人都带来深刻的印象,让它在伦敦一众高端酒店中独树一帜。

伦敦西区的Holborn地铁站,是离伦敦瑰丽酒店最近的一站,地铁口出来步行到酒店不过一分钟。周围到大英博物馆、西伦敦剧院区和圣保罗大教堂,都是可以步行到达的范围,不得不佩服其选址的高明。不过酒店的入口并不张扬,这倒是瑰丽向来的风格,用低调的品质感减少人的视觉压力。外观上,伦敦瑰丽酒店保留了老式建筑的样子,酒店里最老的那部分建于1910年代,是爱德华时代风格,旧世界诸如马车道入口、七层文艺复兴式的楼梯等等。这栋建筑曾经作为平衡法 院(Chancery Court),如今也是英国作为文物保护登记在册的建筑。经过街道转进来的马车道之后,是酒店的小庭院,门僮身穿英国高定设计师Nicholas Oakwell定制设计的制服——米色鸭舌帽配同色及膝风衣,看上去更像是某部电影的场景,事实上,这栋建筑确实也曾是多部电影的取景地。

等到推开门进入大堂,便是另一番天地。酒店内饰是著名华裔设计师季裕棠(Tony Chi)的作品,从打开门闯入眼帘的黄铜格栅窗开始,整个酒店的公共空间行云流水,一气

呵成,构成了一场视觉盛宴。材质、光影、色彩、结构,出其不意,却又说不出的一种和谐感。地板用黑白大理石做成醒目的斑马线,按理说具有如此冲击感的地板,无论搭配家具还是其他饰品,都会显得很突兀,但是很显然,季先生要的正是这个效果。公共空间几乎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当代艺术品:从发条橙式头像,到鸟笼和鸟的装置艺术;从电梯口的植物到房间门口的小动物雕塑……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艺术收藏博物馆。季先生一向强调“设计是生活的哲学,好的设计是人与空间的契合。”虽然他认为酒店设计是“大规模人群聚集的一个艺术化的空间”,但在他众多的酒店设计作品中,伦敦瑰丽无疑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件。

与公共空间的博物感不同的是,酒店房间的色调是另一种优雅、明净,不同的功能决定了它的调性。老建筑的房间最好的一点,便是挑高够高,房间够大,空间感舒适,再加 上灰色与咖啡色调的沙发与桌子,营造出一种安静素雅的氛围,这正是睡眠空间所需要的。不得不说的是,卫生间的洗浴用品配置很高,用的是贵族品牌czech&speake,还出人意外地配备了牙膏牙刷,牙膏用的是意大利著名的Marvis。甚至还贴心地准备了密封袋——大概也是发现许多客人最后都会把这些打包带走的缘故。

酒店拥有三处不同的餐饮区——用早餐和下午茶的Mirror Room、用于晚餐的holborn Dining Room,和充满活力的scarfes酒吧,都是由著名瑞典设计师Martin Brudnizki操刀,均以简约的审美智慧示人,同时保证惬意舒适的氛围,带来愉悦的感官体验。

走进镜廊时有一瞬间的恍惚感,天花板是由无数反光材质做成凸起的造型,加上墙壁上镜子的映照,仿如进入了“盗梦空间”,细看之下却又不乏优雅感,真是一种奇妙的组合。Holborn Dining Room是2014年 2月开放,为这座历史建筑增添了轻松动感的气息。经典英式设计元素随处可见,橡木材料配合古董镜子、皮椅、略带陈旧的铜具及光泽黄铜相得益彰。这间时尚热闹的餐厅提供简约而富有品位的英式晚餐,夏天还可由餐厅直接走进位于静谧中央庭院的The Terrace享受露天餐饮。Scarfes酒吧人字形斜纹木制地板上铺着手织地毯,壁炉和木制吧台以及开放式的沙式座椅,营造出家一般的轻松氛围,让朋友相聚时欢快畅谈。事实上,如今一到入夜时分,Scarfes酒吧已然成为伦敦城里最受欢迎的去处之一。这也是瑰丽一直秉持的一种价值观:A Sense of Place,我们且称它为“在地感”。

1.伦敦瑰丽酒店位于伦敦西区High Holborn,离大英博物馆、西伦敦剧院区都是步行的距离,是一栋最早建于1910年代的建筑。2.酒店建筑最早的部分,建于1910年代的建筑。3.伦敦瑰丽酒店大受城中欢迎的Scarfes酒吧。4.酒店入口处充满黄铜色彩的走廊通往酒店大堂,开启一场视觉盛宴。

1 2

3

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