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维也纳人一样生活

Voyage (China) - - 享乐热点 - 撰文/Jessie|图片/howard、维也纳旅游局|插画/温玉倩

在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榜单上,维也纳显然在生活质量与消费水平的性价比上名列前茅。只不过维也纳人从不将生活品质这种事情小题大作,他们只是觉得讲究生活品质本身就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如同这个城市标志性的音乐已经融进了人们的内心。现在,维也纳早已不仅仅拥有古典音乐,即使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会发现,这座城市永远充满惊喜——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去探索。

在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榜单上,维也纳显然在生活质量与消费水平的性价比上名列前茅。只不过维也纳人从不将生活品质这种事情小题大做,他们只是觉得讲究生活品质本身就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如同这个城市标志性的音乐已经融进了人们的内心。现在,维也纳早已不仅仅拥有古典音乐,即使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会发现,这座城市永远充满惊喜,总有新的时髦区域冒出来,适合坐下来的广场、酷酷的酒馆、腔调舒适的咖啡馆和有趣的商店——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去探索。

维也纳人大多时候不急不慢,反正这座城市多的是美酒、美食、音乐、咖啡还有甜度很高的甜点。城市的呼吸就像是放松下来的那声叹息,舒适、惬意布满所有感官,像在家里一样。 维也纳式水煮牛肉

PLACHUTTAS餐厅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它创造和保持了维也纳水煮牛肉的传统风格。直到现在,维也纳人说起吃这道菜,自然就会想到这家餐厅,也只有到这家餐厅,才能吃到正宗的传统味道。这就是全世界有名的清炖牛肉(Tafelspitz),也曾经是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franz Joseph)最爱的一道菜。正是这位奥匈帝国第一位皇帝的喜爱,使得这道水煮牛肉片得到了广泛的普及。生活在维也纳的捷克裔作家、美食评论家约瑟夫·威施伯格(Joseph Wechsberg)说:在维也纳,一个不能在学识上谈论至少一打水煮牛肉片不同切法的人,不属于这座城市,不管他赚了多少钱,或者就算恺撒给他议员的头衔,都不能算。早在20世纪初,小小牛肉片为维也纳赢得了与众不同的国际地位,在众多的牛肉佳肴中,毫无疑问, Tafelspitz获得最高的荣誉。

至于维也纳的这道牛肉片有多受欢迎,在一个世纪前的旅行报道里曾有过这样的文章:准备好的维也纳牛肉放在维也纳的厨锅里,仅有这一道菜—柔软、多汁、不可超越、让人爱慕渴望的美味—维也纳牛肉。

说起来这道菜的做法倒并不难:将剥皮的洋葱切成两半,不放油在铝片上烤成深棕色,温水洗肉,晾干水。水烧开之后将肉放进去炖,舀走不断冒起的泡沫,保持肉汤清亮。在肉炖好之前25分钟加入一些干胡椒粒,然后加入切成块的胡萝卜、芹菜、香菜根,如果喜欢的话,再加上一点香葱。肉炖好之后切成一指厚的肉片,撒上一些盐。吃的时候也有讲究,将牛肉清汤盛进装有鸡蛋煎饼切成细丝的汤碗里,汤略有些咸但富有清香。第二步是将牛骨的髓挑出来,有一些是看起来像带子的一整块,将它涂抹在面包上,加上一些盐和胡椒,就着面包一起吃,面包吸掉一些油脂,盐和胡椒提高口感。最后是重点,将汤里的牛肉片捞出来放在盘子上,加上一些做成糊状的包菜和菠菜,油煎过的土豆条,苹果和辣根混合的酱,以及加了香葱的酸酱,一道正宗的Tafelspitz就算完成了。

多一点美好

早上六点,维也纳刚刚在晨光中苏醒过来。城市的街道还没有迎来喧嚣的车辆,我们从酒店出来,准备用一场晨跑感受维也纳清晨的宁静与清新。穿过空无一人的窄窄小巷,越过多瑙河运河上的桥,我们沿着已经超过150年的城市环路向前慢跑,偶尔,迎来同样晨跑的人们,身后响起一声清脆的车铃声,电车缓缓驶过—开始有人出门了。城市公园的门口,施特劳斯小小的金色雕像仿佛永远准备为维也纳奏响欢乐的乐章,草地带着露珠散发出绿草的清香,棕榈屋的那间餐厅还没有开始准备工作,第一缕阳光才刚刚洒在它的玻璃屋顶上。就着这样的风景线,6公里的晨跑一点都不无聊,不仅呼吸到最新鲜清新的空气,并且能看到城市的另一面。

在离维也纳最著名的购物大街不远的Zieglergasse街,jarosinksi & 1.紧邻维也纳圣史蒂芬大教堂的DO&CO餐厅,露台上的座位拥有城市最美观的景观。2.HOTEL LAMÉE酒店的主人同时也拥有一间酒庄LENIKUS,出产的白葡萄酒口感很不错。3.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咖啡厅是许多名人常常光顾的地方。

Vaugoin银器店外表看上去其貎不扬。主人jean-paul Vaugoin打开店门迎接我们,他是这里的第七代传人,他的家族所经营的这家银器店,历史可以追溯到1847年。160多年来,Vaugoin先生的先辈们不仅创立了自家品牌,还以优雅实用的高品质将它一代一代发扬光大,到现在已经成为欧洲甚至全球最大的定制银器餐具生产商——难以想象,所有的事情都在展示厅后的工作间里完成。

在展示厅里,Vaugoin先生不断展示的银制餐具完全可以算作一堂西餐餐桌礼仪课。英式的古典、法式的优雅、西班牙式的繁复,不同时期餐具的摆法各有不同,最多的一套餐具有64件,大到汤勺小到牙签。反倒是具有奥地利本地代表风格的餐具并没有许多复杂的装饰细节,呈现出一种质朴的简洁。定制银器全部由手工制作完成,展示厅后的工作间,墙上挂满各种功用的制作工具。Vaugoin先生拿起一块整的银板,试着掂量了一下,很沉,质地很软。当客户确定好款式之后,第一道工序便是将整块材质加工成初步的模型,比如勺子最初的形状在这里还只有一片心形的扁平银片,然后需要用手工将它敲成可以盛妥汤汁的勺状——将银片放在不同勺状的凹槽上,把与凹槽吻合的柱状金属物放在银片上,再用重达几十公斤的铁锤砸下,银片上立刻出现了与凹槽一样的曲线,一把汤勺做好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银器餐具也许并不是每天使用的物件,但不可否认,这些闪闪发亮,精工细作的餐具在桌上摆开来的时候,会有一种无以名状的仪式感,那些认真打磨的造型和线条,是为了将某些重要或者特别的时刻完成得更加完美。Vaugoin先生拿起一件精美的雕刻,“这是1969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来访时,我们复制了这件意大利著名金匠Benvenutto Cellini大师的经典之作‘盐窖’(seliera),作为送给女王的礼物。这件艺术品的原作就藏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里。”这就是手工艺和美好物件存在的意义,所有的美好都需要假以时间。

咖啡馆是城市的客厅

没有人能说清楚维也纳究竟有多少咖啡馆。事实上维也纳并不是欧洲最早拥有咖啡馆的城市,然而,经过几个世纪,没有哪座城市像维也纳这样建立起自己的咖啡馆传统。如今,咖啡对于维也纳人来说,并非早晨来一杯拿着走,或是下午用来提提神,他们依然不大愿意用纸杯来喝咖啡,也不会从一个地方移动到下一个地方的间隙匆匆忙忙吞下一杯咖啡。在这个反复上榜“生活质量最佳”的城市,咖啡无疑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当地文化特别的一部分,就连联合国也将维也纳的咖啡馆文化列入了他们的非物质文化名录,评选理由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这里的咖啡馆有一种特别的氛围,在这里时间和空间都被消费,可是账单上却只有咖啡。”

维也纳的第一座咖啡馆出现在1683年,当奥地利人成功地驱逐了入侵的土耳其人,发现他们留下了许多袋咖啡豆,从此让这种饮料进入了维也纳人的生活。300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城里的一些咖啡馆也依然保持原样不变。Korb咖啡今天仍是一个当地热点,它在1904年开业时当时的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也出席了开业典礼。

对于维也纳人来说,这里的咖啡馆就像是家里延伸的客厅。与其他地方的咖啡馆不同,维也纳的咖啡馆更像是为了闲适时光而设计,也是维也纳人平衡生活的一种方式。走进一家咖啡馆,你只需要坐下等服务员前来,也许服务员不会第一时间就来跟你点单,那是因为维也纳人认为客人进来之后需要一些时间坐下来,然后想想喝点什么。每个人都不紧不慢,任何

人点上一杯咖啡,都可以消磨大半天的时光——看报纸或者刷手机,吃一块蛋糕或者跟朋友聊天,没有人嫌弃也绝不会催促。他们鼓励你在这里思考、阅读和讨论,就算待上一天也没人说上一句。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点一杯维也纳经典的咖啡Melange。

传统的维也纳咖啡馆一般位于街角位置,室内高挑宽敞,大多有深色座椅,丝绒坐垫,老式的衣帽架和嵌在墙上的长镜,精致但并不奢华,典雅却并不浮夸。有些年头的咖啡馆几乎家家都能说出当年的名人故事:克里姆特和席勒常去的博物馆咖啡(Café Museum);马勒和弗洛伊德常常见面的兰特曼咖啡(Café Landtmann);奥地利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萨尔茨堡音乐节创办者之一的霍夫曼斯塔最喜欢的则是格林斯坦咖啡馆(Café Griensteidl);而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更像是思想碰撞的火花地,列宁、托洛茨基、铁托,甚至年轻时候的希特勒,都分别在不同时间常常在这里出现。更有意思的是,1913年1月,斯大林也曾经在维也纳停留一个月,也许他与希特勒还同时在中央咖啡馆出现过,谁会料想几十年后两人的交集和命运?

杯酒人生

下午六点半的黄昏,维也纳城中心的Hotel Lamée顶层的露台上,坐满了晚餐前小酌一杯的人们,谈笑风生。酒店的主人同时也拥有一间酒庄LENIKUS,因此可以想见,在这里一定可以喝到当地产的葡萄酒。说实话,我很欣赏酒店主人这种local produce的理念:将当地的老房子改建成风格不同的精品酒店,酒店里供应当地特色食物和本地产的葡萄酒。日落前在全城最火的屋顶酒吧喝上一杯清甜的Gemischter,幸福感油然而生。

与欧洲许多产酒区不同,维也纳的酒庄特别之处在于,一是它们距离城市近,规模都不大;二是这里的传统是几种葡萄一起种植一起采摘一起混酿,风味更加独特。要说维也纳人平日里最常去的地方,我相信答案除了咖啡馆就是他们引以为豪的新酒酒馆Heuriger,这个词的意思就是“今年的酒”。秋天是去Heuriger的好时候,正是葡萄采摘的时间,酒庄门口只要亮起灯就表示有今年的新酒供应,如果运气好,也许还能赶上节日庆典。

在维也纳城边的Neustift村,葡萄已经采摘结束了。走进Fuhrgassl-huber酒馆的大门,餐厅的户外台阶上坐着不少客人,他们的身后是向山坡上延伸开去的葡萄园。在这里喝到的酒都是周围的葡萄园所产,我们一共尝了五款酒,由淡到浓,其中四款是这个地区著名的白葡萄酒,一款是红葡萄酒,是的,现在这里也开始生产一小部分红葡萄酒。尝完之后,买了一瓶2016年的Traminer。我能想象,天气好的时候,在葡萄园里摆上一张长桌,邀朋携友,美酒佳酿,夫复何求。Heuriger的餐厅大多保留着传统的装饰,厚重的实木桌椅,传统的烤肉、香肠、酸菜,简单家常——温暖如家的氛围大概正是每一个Heuriger最打动人心的地方。

2

3

1

2

1.Labstelle餐厅一直秉持着“从农场到餐桌”的慢食理念。2.sperl咖啡馆1880年开业,是维也纳传统咖啡文化的经典代表之一,内部一直保留着19世纪维也纳咖啡馆的样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