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3号公路穿行雨林

“我们的地球上充满了残酷的现实,但有时却是天堂!”版纳雨季的某一天,我开车驶过亚洲3号高速公路(AH3)磨憨方向一段,两旁尽是高耸参天的古树,似乎只要我开窗伸出手,就能触摸到地球的跃动脉搏。

Voyage (China) - - Gourmet 美食 - 撰文/立云|摄影/杰瑞|插画/小白

彼时我拐入一处望天树的海洋里,参天的枝干与树叶在道路的上方形成一个巨大的穹拱,满眼望去皆是看不到尽头的浓绿。它们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繁衍生息了上千年。飒飒碧色中,偶尔掉下一大片干枯皴裂的树皮,在地上碎成几片,清脆响亮。

位于中国西南大部分的国土都被亚热带季风气候深深影响着,因此发育出了自成一派的生态环境系统,也由此繁衍出与众不同的人文历史传承。一直以来,这片水雾氤氲之地便是探险家和动植物学家们的天堂,早在1922年,美国著名探险家约瑟夫·洛克便来到此地考察,并获得丰富的收获。我将从异域风情浓郁的西双版纳出发,最终到达以喀斯特水上田园风光而著称的普者黑,这一路将深入这片充满着水汽与传奇的土地,寻找这块净土上的壮丽景色和人文风情,探索这艘方舟上的生物多样性与环境特征。

深入北纬21°最后的热带雨林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国家公园-西双版纳 350公里

飞机降落在西双版纳,勐龙路上两旁成排的咖啡和油棕树,即使不在泼水节的日子里,雾蒙蒙的水汽也会在黄昏把整个城市照亮,然后朦胧。

西双版纳,充满着最原始最鲜活的烟火气,行走在大街上,最明显的感受就是无论什么建筑都会加上个翘角的金色尖顶,还有极具地方特色的热带动植物雕塑,这一切都与当地原住民——傣族密切相关。傣族主要信奉南传佛教,自古将孔雀和大象视为吉祥物。版纳的地名多与佛祖的活动有关,几乎每个地名都有一个关于佛祖的故事。

为什么说这里是片神奇的土地?西双版纳属于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地区,相同纬度在全球其他地方要么是海洋,要么是炽热的沙漠,唯独在这里却生长着大面积的热带雨林。因此,我们第一天的行程便是要深入北纬21度上的最后一片热带雨林。

从市区前往勐腊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全程路况良好,而且还能有幸经过一段由俄罗斯乌兰乌德通往泰国清莱的亚洲3号高速公路(AH3)。在雨林地区中行驶,天气状况变化极快:即使在阳光普照的时候,天空中的某块乌云也能带来磅礴的大雨。高温、湿滑,驾驶必须要高度集中注意力,而高达30℃和85%的湿度让人体感觉非常不适应,但是,向导跟我们说这是热带雨林的常态,这些让人类感觉不适的种种因素却是成就了我眼前的这片热带雨林。

在热带雨林徒步的过程中,有魔芋的果实,红艳艳的小浆果,煞是好看。在丘陵山沟或山沟灌木林中,还看到了一种会“跳舞”的植物——跳舞草。虽然称为“跳舞草”,其实不是草,而是一种小灌木。跳舞草对阳光非常敏感,在阳光的照射下,大叶旁边两枚侧生的小叶会缓慢向上收拢,然后迅速下垂,像钟表的指针一样,不息地回旋运转。同一植株上不同的小叶运动有快有慢,却很有节奏,此起彼落,让人惊叹不已。每当夜幕来临,跳舞草便进入“睡眠”状态,随着清晨阳光的出现,它又开始翩翩起

舞。跳舞草作为会动的植物,是一种有趣的观赏植物。同时,它还是一种草药,具有舒筋、活络、祛淤等功效。

除了众多奇花异草,最让人震撼的还是空中树冠走廊。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植物学家摩尔为了近距离、多角度观察野生动物活动踪迹和望天树热带雨林,与当地政府共同修建了这条凌空36米长达500米,依靠树冠与树冠之间承接而成的“望天树空中走廊”,这是一条连接在珍稀的望天树之间的“之”字形走廊。

行走在世界第一高、中国第一条完全悬在空中的树冠走廊,克服高度带来的恐惧,近距离触摸并了解这些有着上千年岁月的雨林守护者,成为这片奇迹般绿色世界的见证者,这一刻无疑将成为我最幸运的回忆之一。

零距离接触亚洲象西双版纳-野象谷-那柯里茶马驿站-墨江 305公里

从景洪市区前往西双版纳野象谷,需要约一个小时。野象谷位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保护区”之内,是中国首家以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为主题的国家公园,园区内以多种设施让人们得以在不干扰亚洲象生活的条件下安全地观察亚洲象及其生存环境,成为中国唯一一处可以与亚洲象近距离交流的地方,被誉为“人类与亚洲象沟通的桥梁”。

在野象谷内的亚洲象种源繁育中心,我们见到了生活在这里,显得怡然自得的亚洲象。每一头象都有对应的“象爸爸”,他们任务是对大象进行照顾、观察和记录。这些“象爸爸”们组成了亚洲象繁育小组,负责救助受伤的野生象以及人工繁育。他们至今已经救助了4头野象、4头戒毒象,繁育了3头小象。

既然来到野象谷,我也有幸做了一天助理“象爸爸”,跟随科研人员给大象们洗澡、喂食并记录它们一天的生活状况,相当深入地了解了亚洲象的现状与生活习性。除了亚洲象,园区内还生活着众多的野生动植物。在高空观象栈道行走的过程中,我们邂逅了叶猴等多种不多见的珍稀动物。

离开野象谷,我们开车前往古普洱府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那柯里。作为曾经茶马古道上的“网红店”,古时从四面八方汇集于茶马古道上的马帮们,都须在那柯里的“荣发马店”歇脚过夜,而现存的百年荣发老店,则成为了祖先前辈们勤劳踏实、创新勇敢的一个见证。正是由于创造性地开通了这样一条与外界商贸交流、沟通的路线,才让外面的世界认识了普洱茶。

大河之语墨江-元阳梯田-蒙自 344公里

雨势在前往红河哈尼族自治州元阳梯田的路上越来越大,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车内安然度过,但中途休息和换手时仍不免遭受大雨带来的麻烦。来到元阳梯田前我绝没想到,这里的湿度会达到爆表的99%,但这超高湿度所带来的不适,与眼前的震撼美景相比,便显得无足轻重了。哀牢山的美丽令人想入非非,错落有致的梯田静静地卧于山坡之上,仿佛一个鬼斧神工的魔幻世界。

早在1300年前,哈尼族人就已经创作出了这片惊人的艺术品 般的地方,我站在这里,仿佛置身于先民们开垦、种植,弯腰劳作这和谐而美好的环境中,如画美景,何其动容。如今这漫山遍野的梯田已经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举世闻名的人文景观。时光被奇景惊艳,而岁月总被美食温柔。每一个地方写给你最动人的情书,就是它的食物。说到哈尼族的食物,则一定要参加他们的长街宴。只要每到农历10月的哈尼“十月年”节日当天,每家都会在自家门口摆一桌,并在桌子上摆好自家烹制的美食,街坊邻居和远方朋友就这样聚在一起,在热闹的氛围中享受着美食,增进彼此的情感。届时,整个镇子的家家户户桌连桌沿街摆,摆成一条700米多长的街心宴,好不壮观。

山路弯道、隧道众多,而且会时不时碰上大雨瓢泼,在这样的环境下长时间驾驶,容易产生疲劳。不过我此行驾驶的探界者的设计师们早已为爱冒险的你配备了足够的安全措施,比如车道偏离预警、盲区监测和车道保持功能,可以让你在高速巡航时更安全;碰撞预警功能能提前侦测到可能发生的碰撞,并通过座椅震动来提醒你,紧急时还能自动刹车,保证安全。

前往梯田的路上,一条奔腾的红色大河,一直伴随我们。红河,这条发源于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境内龙虎山的大河,全长1280公里,称之为红河,彝语中“大红河源·额骨阿宝”的碑刻就竖立在红河源头,意为“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河之父”。

在这条奔腾的父亲之河中,大河温柔地在高山峻岭中滑出一道彩虹般的河湾,称为“红河第一湾”。湾中,陡峭雄浑的哀牢山在河谷中伸出一块陆地,将近4平方公里的土地嵌在奔腾的大河中央,仿佛英雄手中缓缓落下的彩旗,让人肃然起敬。

抵达墨江县,我们来到了一处神奇的地方,名为北回归线标志园。由于北回归线直接穿过了这座县城,使得这里成为了地球上一处神奇的角落,我们可以在这里的科普博物馆内了解自然、生命、阳光的相互关系,并通过技术手段精确地了解到北回归线的地理位置及变化,更酷的是,每年夏至我们均可在此“捕捉”到北回归线的身影。

水域喀斯特蒙自-普者黑 217公里

离开蒙自之后,我们驾车来到人与自然高度融合的云南普者黑。普者黑,彝语为“鱼虾多的池塘”,这里有大小湖泊68个,河流15条,孤峰300余座,大溶洞73个,地下暗河长120公里。座座孤峰,耸立于湖泊或平坝之上,峰如塔,陡如削,湖水迂回孤峰之间,山水相连。进入喀斯特,不知不觉,发现山骤然改变了形式,水悄悄换了模样。这片中国独一无二的喀斯特山水田园之地,不仅有水上田园、湖泊峰林,也有岩溶湿地、薄雾迷蒙,更是彝家的水乡、候鸟的天堂。

来到普者黑,定然不能错过乘坐柳叶舟,从仙人洞村乘船至落水洞,行程12公里,从湖上看到的美景更具特色,远视群峰林立,近看青峰浮波,仙人湖、灯笼湖上13个小岛漂浮于水面。仲夏,湖中洗澡的水牛,桥洞中的泛舟人,置身于此,仿佛成为画中的一景,5000余亩白荷花布满水面,无边无际,呈现出大自然的秀美。

值得一提的是,当地的荷花品种为本地特有,全球再无其他。

站在普者黑最高点——青龙山俯视着整个水城,让我不禁回想起这一路走过的热带雨林与各类极具特点的西南地貌,这里是活泼、热情、混杂、多变——云南像一只美丽而又充满力量的 凤凰,不断浴火重生、展现出新的一面。这里民族文化最为多样,而美食种类也丰富得目不暇接,无论是哈尼族小吃,还是傣族料理,都一应俱全。更重要的是,无论路途昼夜多辛苦,这里始终生机盎然、热情洋溢。

1.勐腊望天树景区内的世界第一高、中国第一条雨林悬空走廊。2.傣族的宗教建筑以佛寺和佛塔的成就最高,也最有特色。3.云南少数民族居多,很多民族都喜食“虫子”,竹虫便是之一。4.傣族信奉上座部佛教,又称小乘佛教。5.热带雨林内常可见各类特别的花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