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西海寻安多

在西北的广袤大地上,遍布着那些难以计数的奇观美景、巍峨高山、雄浑草原、富饶谷地、纵横交错的河流……都在向你倾诉西北大地的独特魅力。这次,我们即将驾车驶过这片荒凉而冷峻的土地,探寻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文化遗迹。

Voyage (China) - - Contents - 撰文/富虹|摄影/瞿竹|插画/Snow

在西北的广袤大地上,遍布着那些难以计数的奇观美景,巍峨高山、雄浑草原、富饶谷地、纵横交错的河流……都在倾诉西北的独特魅力。这次,我们驾车驶过这片荒凉冷峻的土地,探寻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文化遗迹。

从中原地带过渡到西藏的大陆上,不仅神奇壮美的自然景色层出不穷,四处弥漫着浓浓的藏族风情。大量的蓝、绿、红挥洒出这片区域的主色调,鲜明又柔美。碧山青天之间有苍鹰翱翔,小山坡上翠林葱郁,成群的牛羊徜徉在绿野之间,绛红的阡陌托起碧绿起伏的农田。即使是从飞机的舷窗往外看,也无法阻碍这片高原大陆的磅礴气势,因为构造断块作用,青藏高原的隆起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却巧妙营造出一种无可言喻的壮美之景。

如果你和当地的藏族聊起来,你会听到那些勤劳独立的牧民很高兴能在这片远离高楼林立的城市之外有着与众不同的生活,我想,也正是他们养育了我眼前这片独特的土地……除了那些文化趣味,驾车在此片秘境之中,不妨一路敞开天窗,畅快地深呼吸,尽情地放轻松,感受空气中特有的日光香味。

黄河源头的纯净秘境西宁-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西宁 214公里

随着涡轮轰鸣声的停止,我把车停到了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的山路尽头,“坎布拉”一词是藏语,中文语义为“神仙的牧场”,但是我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车窗外反而是荒凉而孤寂,天空中鲜有飞鸟掠过,只有光线时不时从厚重的云层的间隙中投射下来,而远方的李家峡水电站使得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有了一种水上丹霞的魔幻感觉。

从地理学上来看,丹霞地貌发育于第三纪晚期的喜玛拉雅造山运动,红色砂岩地层发生倾斜和舒缓褶曲,在水蚀作用下形成堡 状残丘、石墙、石柱等地貌,产生“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独特地理风貌。让这块处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地理奇观变得与众不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大概也不会相信黄河源头居然如此清澈。根据眼前的目测,这条绕着丹霞山体的山路弯度达到9%,山路窄的几乎没有错车的余地,它9%的路程有陡峭坡度,再加上多处的弓字形的发夹弯道,无疑是对每一位驾驶者都充满了挑战。

在经过这些发夹弯之后,不知不觉之中,我们已经悄悄地爬升了850米的高度。然而,当你到达山顶之后,会发现眼前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在道路的最高点设置了一个大型的停车场,我们可以从这里步行大约10分钟到观景平台,在视线的远方,我们可以看到有一处寺庙矗立在山体之上,仿佛遗世独立一般。

由于坎布拉地区佛教历史悠久,被称为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复兴地,所以在国家公园的范围内有着众多历史悠久的寺庙,其中之一便是著名的南宗寺,这座坐落于山尖上的寺庙有着1000多年的悠久历史,为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发祥地。我们随着信徒拾阶而上,看他们在沿途的煨桑炉里放上松枝、糠粑、冬青枝和鞭麻,桑烟滚滚而起,松枝燃烧那特殊的香味弥散而来。有不少人的黑红脸颊上挂着数月灰尘泥土的积累,指甲缝里面一层厚厚的污垢,头发打了无数的结变成一坨,歪歪地咧着嘴笑牙齿倒显得格外白。有一个藏族小伙对我们说,在他们村子里,能来这

种重量级寺庙朝圣的人,就像英雄一样被人崇拜。这样的关注,是对朝圣的艳羡及崇敬,也是对信仰的一种尊重。

从天空之境到心灵静地西宁-塔尔寺-青海湖-茶卡盐湖 346公里

从塔尔寺前往青海湖的路上会经过拉脊山,放眼远山,才是大美的青海。海拔3820米的拉脊山口,在这里可以平视雪山,屹立在风中的拉则,布满经幡,那是信仰的力量。

一路高原的草甸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车窗外的景色,也由高耸冷峻的戈壁大山逐渐转变成被云雾缭绕的高山草甸,在寒冷的环境条件下,发育在高原和高山的一种草地类型。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张大地的地毯,秀美悠长。

著名的塔尔寺无需再做过多的描述,毕竟塔尔寺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是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是集汉藏传统技术于一体的宏伟建筑群。酥油花、壁画和堆绣是寺内的三绝,大金瓦殿也一定要好好看看。

随后的青海湖,则在一年四季之中都呈现出不同的画面。虽然此时已经没有仿佛海洋一般的油菜花,但是进入冬日的青海湖则有着独特的冷寂。环顾旷野四周,褐青色、赭石色的山并不高,山腰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前日积留下的余雪。我们在粉白色的草梗边上快速驶过;耳边混杂着风的呼啸和溪水偶尔流过的叮咚声,似乎所有的负担都能随清风挂在云端,只剩一身轻松向着我们下一个目的地奔去。 邂逅东方瑞士茶卡盐湖-祁连草原 386公里

茶卡盐湖连日阴雨,我们随即决定直接前往祁连山草原。在翻过一个垭口之后,从荒凉的沙土世界又回到了翠绿的高原草甸。驶离西莎线,我们从这里再度进入S204公路。

说这里在前不久还是一幅丰收的景象,泛着红润光芒的山体,翠绿欲滴的青稞,金子般亮泽的菜花这几种浓烈的色彩美美地交错在一起,撑起了高原唯美的天境。

在祁连县的县城里就能看到卓尔山森林公园,登上公园内观景台,就能明白为什么这里素有“东方小瑞士”的美称。山顶视野开阔,左右两侧分别是拉洞峡和白杨沟风景区,背面是连绵起伏的祁连山,山脚下滔滔八宝河像一条白色的哈达环绕在县城周边。进入秋日,森林公园充满了静谧与柔美。蓝天白云、红色的山体、绿色的草原,在阳光的照耀下,祁连格外的诗意盎然。

砾红的丹霞地貌、白云作裙的雪峰、蓝天下的雪岭云杉、多彩的梯田、高耸的佛塔、蜿蜒的公路,阳光下微风里飘动的经幡……卓尔山不正是有着所有诗和远方的元素吗?

海拔2800米之上的艳遇祁连草原-阿柔大寺-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 232公里

记得曾经看到过一张明信片,是在一片美丽的草原上,藏族女孩正在夕阳下奔跑,而远处的寺庙在光线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

辉。过了祁连林场,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阿柔草原,沿着S304前往张掖, 与阿柔大寺的相遇是情理之中的。

在藏文里,“柔”是“看见”的意思,阿柔是吉祥之兆。与塔尔寺等名寺相比,阿柔大寺规模不大,但历史悠久,而且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初期,阿柔大寺只是一个帐篷寺院,常随游牧而移动搬迁,寺里现在还保存着一个特大的牛毛帐篷,以展示当年的盛景,其室内面积达300平方米,可容纳500-600人,共使用了牦牛毛1920斤,绳子2520米,牦牛毛毯子2160米,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帐篷寺院。

很庆幸,这里的游人并不多,我们得以静静地欣赏这座精美的寺庙。从藏族传统的庭院式建筑、大殿、转经长廊,到那金光闪闪的八宝如意塔,每走一步,都值得静下心来欣赏精美的建筑细节,但是最动人的,则是这一切背后所主导的无形力量。

卓玛是生活在这里的一位普通人,同时又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他们每日来此诵经绕塔,无外乎虔诚二字。虔诚是什么?虔诚就是即便人生有冷有热有苦有乐,也不断追求,恪尽职守。比如寺内每日擦净佛像的僧人葛布,比如每日诵经念佛的牧民强巴,也有自小跟随父母放牧的女孩卓玛,也依旧跟随父母坚持诵经念佛……这些在路上偶遇的普通人,对我而言就都是虔诚。

仓央嘉措曾经说过“世间事旧得不能再旧了,却依旧落花流水。”诚然,很多时候,你只是回过头时,才会惊觉你曾经经历过的一切,都是人生中美好的过往。而更为美好的是,身边始终有人陪伴。正是这些人,在不断来告诉我们和后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然后又发生了什么。

左:阿柔大寺,祁连大草原上的艺术宝殿,寺院有藏族传统的庭院式建筑、异常美丽。右: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以奇特“丹霞”地貌与雄伟的电站大坝所构成,景致独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