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与券商携手 法律禁区捞金

Weekly on Stocks - - 热点聚焦 - ■本刊记者 惠凯

《红周刊》曾在 2016 年 12 月 31日刊发《T+0工厂深度揭秘》一文,对T+0工厂的生存状态做了深度解读。近期《红周刊》又在调查中发现,T+0工厂往往会与券商在获客、增信、费率、融券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有的券商则将 T+0业务与融券业务进行对接,并提供直接的佣金返现服务。不过,此举依然游走在法律监管的边缘。《红周刊》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券商和 T+0 业务的合作多在打法律擦边球。“监管层若想打击 T+0 工厂,很容易抓到把柄。”

“融券难”让T+0工厂与券商一拍即合

《红周刊》记者以被套股民的身份与上海连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连沈投资)的一位赵姓经理取得了联系。这位赵经理透露,他们与某些券商有合作关系,帮券商中被套的客户做解套,而且券商营业部还提供担保。

对于这种合作现状,《红周刊》也从一位曾经从事过T+0操盘手的人士得到证实。据这位前操盘手告诉《红周刊》记者。券商工作人员会把深度被套账户信息卖给T+0机构“,然后 T+0机构的‘营销专员’通过电话联系被套股民”。

除了介绍客户外,记者还发现,有的券商还以融券借券的形式寻求将股民与 T+0工厂对接。将 T+0 业务和融券业务结合到一起。由于融券难,大部分股票无券可融,券商急于开拓券源,又知道大量账户被套、股民急于解套,这才形成上述业务模式。

《红周刊》记者以帮朋友解套的名义与一家国有大型券商北京地区营 业部的工作人员李玉(化名)取得了联系。据李玉表示,我们公司也在试水T+0 业务领域。“本质上就是把客户的股票出借给券商,券商以融券的方式找对手方做 T+0回转交易。不过也不是什么客户都接,是有市值要求的。该业务在 11月刚推出的时候,客户市值要达到 5000万的门槛才能参与,现在门槛降低了,但也得有个千八百万的。”

“这种模式的年化收益约为12%。收益来自两部分,一是融券券息,年化收益在 4%左右,而且这部分是完全没有风险的。第二部分收益是券商这边的佣金返现,T+0回转交易买卖频繁,佣金积少成多,这一部分的年化收益在 8%左右。这种业务我们这边已经有成功案例了。”

据其透露,目前返佣金业务处于一个灰色地带,通常都是返到个人账户,所以该业务比较适合券商与个人合作。如果是机构类客户返佣则比较麻烦,因为“返佣要体现到产品净值上,那么机构如何绕过合规就是问题了”。

李玉称,虽然客户能大致获得12%左右的年化收益,不过对接的T+0 机构不保证能完全解套。“但这种模式安全不安全,就要看券商的风控做得如何了。做得好,就相对安全。”

李玉称,客户先和证券公司签合同,券源出借给签约的证券公司。该模式下有 3个月的封闭期,超过 3个月,每月续期,即“第一次签协议后有三个月的固定期限,三个月之后可以决定续期还是中断合作”。“其他券商的客户如果想要参与这项业务,需要来我 们这边开户,再将原有账户里的股票转到这边来。”李玉说,该模式下打新收益依旧归客户所有,“自己登录申购就行,市值是算你自己的。”

“我们这边对接的都是专业的T+0团队,除了被套股民借此减小亏损外,这个业务也适合有长期持股需求的客户,通过不断高抛低吸来做低成本。”李玉表示,“T+0 的玩法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就是得时刻盯盘,没有时间盯盘的人就可以找这类机构代操盘”。

T垣0 入股券商 剪不断、理还乱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有的T+0工厂与券商还形成了更紧密的关系。

调查中,一家位于深圳的T+0 工厂负责人赵庆(化名)透露,他们已经和大部分大型券商达成了合作关系,合作券商会在手续费和融资融券方面给予更多的优惠,而且大部分客户无须转账户。“我们还参股了一家成都的小券商,如果客户把属于其他券商的账户转到参股券商这边,就能享受到更低的费率。”

赵庆表示,在增信方面,他们探索出中间人、保证金和共管账户三种手段。“你我中间可以找券商负责人来担保,大家开个公管账户,然后我们出保证金。”中间人方面“,一般是双方都信得过的券商人士,也可以是其他金融业和企业人士。”至于保证金“,我们通常会给客户配置账户市值的 2% -5%。”赵庆还表示,如果客户还信不过,他们则会建议与客户一起到银行开立共管账户,账户资金流水和保证金走共管账户。“通常我们能给出10%

~20%的年化收益率,如果股票波动大或者市场行情好一些,那年化做到30%、40%都有可能。如果客户股票是小盘股且委托规模大的话,我们还会寻求与其他做市值管理的机构合作,一起把股价活跃性做起来。”

不止是赵庆所在的机构,记者所知道的一家承揽 T+0业务的湖南私募机构也自称是恒泰证券的股东,因此能在融券方面获得更大的尺度。

在法律禁区中生存

券商与 T+0工厂的合作也处于灰色地带。以券商给客户的现金返佣为例,多位证券投顾向记者表示,证监会严令禁止券商直接现金返佣“,券商在开户中收取的费率也应是最低费率”,而券商人士作为中间人,一旦双方发生矛盾,可能将风险也引入券商, (上接第 18 页) 技置换杭钢股份旗下的高速线材、杭钢动力、杭钢小轧、部分非股权资产及负债;浙江东日置出房地产、进出口业务,置入农产品批发交易市场运营及相关配套业务。

“浙江省属国企的一系列动作充分体现出浙江省国企改革的加速。”前述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浙江省国资运营平台已初具雏形,如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的设立就标志着浙江国企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这意味着浙江地区的国企资产证券化率在近两年中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关注混改预期机会

投资上,就目前浙江省国企集团已有上市公司平台而言,集团公司未来仍将以资产注入为主。在省属企业中,目前共有物产集团(物产中大)、浙能集团(浙能电力、宁波海运)、杭钢集团(杭钢股份)、巨化集团(巨化股份、菲达环保)、交通集团(浙江沪杭甬、物产中拓、 隐患极大。国信证券广东机构业务负责人余涛说,通常大券商都不会有现金返佣,一则是风控严格,二是总部对营业部话语权大,经纪收入中总部会切走很大一块蛋糕,营业部如再返佣后收入已所剩无几。对此上述国有大型券商的李玉也表示,“私底下返呗,双方都不说就没事儿”。

《红周刊》在《T+0 工厂深度揭秘》一文中采访的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认为,T+0工厂的存在与现行法律相悖。“T+0 工厂没有投顾资质,还直接代客户操盘,显然是违反现有法律法规的。客户如与 T+0机构因亏损、盈利分配等问题发生纠纷,其权益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T+0工厂更大的问题就在于,机构在操作过程中利用多个账户来内部对倒、导致成交量异常放大,或者大单托价、引发市场跟 *ST江化)、国贸集团(浙江东方)、海港集团(宁波港) 7家集团企业拥有上市公司平台。这7家集团中目前实现整体上市的仅物产集团一家,其余6家集团公司中,上市公司收入占集团公司收入比重均小于 60%,考虑到这些上市公司体外还包含着许多优质资产,如杭钢集团、国贸集团、铁路集团已经在资产注入与置换方面有过先例,预期在“十三五”期间,上市公司体外的优质资产将会持续注入上市公司中。

对于没有上市平台的公司,在IPO 排队时间过长的情况下,借壳上市将成为必选项。除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外,浙江国企集团中有 10 家省属国企尚无上市平台,包括省建设集团、省机电集团、浙商集团(旗下嘉凯城被恒大地产借壳)、省农发集团、省盐业集团、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省旅游集团、省二轻集团、安邦护卫、浙交所。其中,建设集团整体上市工作正有序推进。资料显示,建设集团是浙江最 风盘,这些手法都涉嫌操纵股价。”

对于 T+0工厂的法律风险,赵庆称,存在即合理,尽管证监会在去年底表示要打击 T+0 工厂,不过行业整体上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有一些机构退出也是因为和券商合作不多、获客困难以及收益率下滑。

不过,还是有行业人士表达了对T+0 工厂的担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私募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相当多的 T+0 工厂地址在东南省份的一些三线城市里,这里远离一线城市、监管部门鞭长莫及。通常 T+0工厂给操盘手的薪资都很低,收入完全靠盈利提成,“有的 T+0工厂甚至不会向员工提供社保,目的就是避开监管层的注意和打击。不过,证监会如果下决心打击 T+0 工厂,是很容易抓到把柄的”。 大的建筑业企业集团,也是浙江省建筑业“走出去”参与国际建筑和贸易市场竞争的重要窗口,其主要业务板块包括建筑施工、基建投资、工业制造、海外发展和现代服务业,目前集团公司股份制改造工作顺利完成。在机电集团中,旗下的运达风电和旅游集团旗下普陀山旅游已经完成了公司制改制,未来有望单独上市。

就浙江省属企业集团整体而言,目前旗下上市公司共有 11 家,加上即将 IPO 的浙商证券(天达环保 IPO 终止),“十三五”期间至少新增 3 家以上上市公司。因此,从借壳上市角度出发,有两类国有壳资源转让成功概率相对较高:一是,国有企业之间借壳获批概率较高,包括央地之间借壳如三爱富、地方国资系统不同集团企业间的借壳如华建集团;二是,实力雄厚的民企借壳国有上市公司更易获批,如*ST钱江转让控股权给吉利控股、嘉凯城转让控股权给恒大地产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