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大地一样等待

Weekly on Stocks - - 张望股市 - ■张越

年前的股市,甚是清冷,像刚扫过黄的夜总会。百无聊赖时节,编辑部的同志约我写篇新春寄语,这让我略感踌躇。封笔 6 年,又不是什么重要节点,贸然发言,很容易让人误会。

未及推辞,“红学堂”的同志也来邀约,真人语音版。我久居异域,难得说两句人话,不免来了兴致,遂有 1 月 22日发于微信的“祝自己新年快乐”。节录如下:

特庸俗的拜年话我也不太会说,说了也没多大用。我要祝您升官发财吧,您也当不上 XX会主席,您那新股中签率也不会提高。就算没有咱的祝福,哪怕您天天诅咒,玩IPO的同志,也照样财源广进。

所以惠而不费的话我就少说吧。市场里混的,还得自强不息,与其别人给您拜年,不如自己祝自己新年快乐。

说到市场,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应该不会有太大机会,顶多维持这种鸡鸣狗盗的行情。毕竟整体估值还是高,看一下平均股价,虽说各个软件统计不太一样,但基本上应该都在 16~18 元。

历史上,平均股价在 10块钱以上,从没发动过大行情,所以大机会还需继续等待,等待整体估值进一步回落。

是不是我们今年就无所作为?也不是。

新的一年里面,重点投资机会依然存在,就是次新股。有了现在这 批次新股,老股就没什么可看的了。这就好比,没有郭德纲的话,您没准还会看两眼周立波,有郭德纲戳着,周立波您肯定看不上,无论他是否吸毒。最近开板的新股也一样,套牢盘少,盘子小,现在估值还低。很多新股按目前价格算市盈率,不少都在 40倍以下,甚至有 20多倍的,吸引力明显比老股强得多。

有同志担心了,来这么多新股,谁知道孰真孰假,万一业绩变脸怎么办?我提供点思路吧。有条件的,您可以去公司看一看,毕竟重点公司长期投资是大事,您去看了,心里踏实。没这个条件也不要紧,您可以均配呀,不可能每家儿都是骗子吧。

既幸运又不幸,次新股全线上涨,好点的,涨了百分之四、五十,最差的,也有个百分之十几,算是给老读者一个小交待。不幸的是,我没有川普的本事,随便就掏出个新主意。观点并无改变,股价却有点尴尬,这种破行情,涨起来继续说,难免几分忐忑。索性借这篇小文把对市场的整体看法说透,对新股的理解也就在其中了。

看看最近业内大佬的发言,开口川普,闭口汇率,不聊这套嗑儿就让人觉得特别没文化,把自己聊嗨了,最后得出个结论,看不清,得观察。这有意思吗?您是看不清川普,难道您以前就看清了奥巴马、克林顿?您能看清自已个儿吗?汇率挺重要,但也不是决定牛熊的惟一因素。1:8的时候也来过牛市,1: 6的时候 也走过熊市呀。

股市其实很简单,跌要跌得恐怖,把你跌成神经病,涨更要涨得疯狂,把你涨成精神病。如前所说,平均股价尚高,一如时下流行的说法,壳概念需要杀估值。

什么时候有吃饭行情?更多新股跌出了价值,就差不多了。新股上市一两年后,走出个3到5倍的行情来,并不稀罕。

恩怨情仇,新股都是避不开的,即使时下的短期反弹,不也是源于IPO暂时放缓吗(短期走势,阶段热点显然不属新春寄语范畴,略过不表)?说到底,股市是用来融资的,创设的本意不是要帮你上福布斯。什么时候新股发不出去了,自然会有同志招呼咱大干快上。现在,新股发得正欢,股市盘局最合领导意图,咱们暂时还不会受到宠幸。您可以永远不碰新股,但时时关注着新股动向,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约翰·克利斯朵夫》第三卷末尾,高脱弗烈特指着冬天的朝阳对克利斯朵夫说:“现在是冬天,一切都睡着。将来大地会醒来的。你只要跟大地一样,像它那样的有耐性就是了。你得虔诚,你得等待。如果你是好的,一切都会顺当的。如果你不行,如果你是弱者,如果你不成功,你还是应当快乐。因为那表示你不能再进一步。干么你要抱更多的希望呢?干么为了你做不到的事悲伤呢?一个人应当做他能做的事……竭尽所能。”以罗曼·罗兰的名句作结语,或许还算切合新春寄语的本意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