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墨龙业绩变脸 揭开一出“老把戏”

Weekly on Stocks - - 热点聚焦 -

编者按:站在鸡头上,许多上市公司忙着修正业绩预告。有些是微调,调整预增幅度或扭亏幅度;有些是惊心动魄地大调,从预亏到预喜,或者由盈转亏。让投资者最不安的是后者,特别是那种由盈转亏的“大变脸”公司,投资者的股票价值难免会缩水。更糟糕的是,有的公司在公告盈转亏之前完成实际控制人的减持操作,引来虚假陈述、利益输送的质疑声,这其中就有山东墨龙。 减持的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 4.7%,套现总额近 3.6 亿元。

这引起市场对山东墨龙业绩变脸套路的猜想:先是三季报预喜,吸引投资者跟风买入;接着公司实控人减持套现,发布预亏公告———一出“快刀割韭菜”的把戏。

对此,不少法律人士接受《红周刊》采访时均认为,山东墨龙已经涉嫌虚假陈述、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

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认为,业绩预告的频繁“变脸”,影响业绩预告制度的严肃性和公正性,限制业绩预告风险释放作用发挥的同时,还会误导投资者的决策,并给投资者带来经济损失。“山东墨龙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知悉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两人涉嫌利用虚假预盈推高股价,以减持套现,这种行为涉嫌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应当受到监管部门的查处。”

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冰华对《红周刊》表示,山东墨龙及实控人涉嫌误导性陈述(虚假陈述的一种)。“如果业绩修正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山东墨龙存在释放利好,配合股东减持的嫌疑。”

或面临集体诉讼

山东墨龙的业绩“变脸”正将相关责任人拖入虚假陈述的旋涡,甚至面临集体诉讼。

据了解,在 2002年以前,投资者因虚假陈述造成的损失完全没有获得民

事赔偿的渠道。直至 2003 年 1月 9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司法解释,投资者才开始了对虚假陈述的民事赔偿诉讼。若因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时虚假陈述而导致投资受损,投资者可以对上市公司及其他责任人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损失。

不过,虚假陈述案件的起诉具有前置条件,其条件之一便是“行为人因虚假陈述行为而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其派出机构或其他有关行政机关做出行政处罚”。这一规定让一些涉嫌虚假陈述的上市公司逃脱处罚。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投资者无法直接透过诉讼来保证自己的合法权益。上海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爱文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对于证券虚假陈述赔偿案件的诉讼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传统的诉讼方式,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虚假陈述的司法解释进行诉讼,这需要行政处罚前置条件;而另 一种诉讼方式更为新颖“,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司法解释提起诉讼,不需要行政处罚等前置条件,这在全国的司法实践中已有被成功受理的相关案例”。

换言之,投资者只要发现上市公司有类似虚假陈述的违法行为,且该行为给投资者造成了损失,就可以直接对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进行赔偿诉讼。就山东墨龙的投资者而言,这为他们的单人诉讼或集体诉讼打开了大门。

警惕判决难

据记者了解,因虚假陈述导致的民事诉讼案常面临判决难的问题。2007 年 10 月,在精伦电子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中,有投资者在无前置条件的情况下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武汉市中院”)提起诉讼并被受理———这也是中国证券史上第一例不需要前置条件而被法院直接受理的诉讼上市公司涉及虚假陈述的民事 侵权赔偿案件,而当时的代理律师正是周爱文。

不过,该诉讼案件此后的审理停滞不前。被告方精伦电子声称并未收到武汉市中院的立案文书;周爱文则坚称投资者已经缴纳了诉讼费,而诉讼费的缴纳则代表着法院已受理;法院方面却保持了沉默。“或许是出于压力,武汉市中院在接受了诉讼费后不久,又依据最高院有关虚假陈述的司法解释裁定不予受理。”周爱文对记者说“,精伦电子当时的法律条件确实不太成熟,在没有类似先例的情况下,法院似乎面临难题,随后这起诉讼便不了了之。”

随着我国证券市场法治化进程,如今证券民事诉讼日渐成熟,诉讼门槛逐步放开,不少案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就山东墨龙以及相似事件,周爱文认为,“一旦此类案件被广泛受理,今后只要投资者有损失,都可以通过司法途径直接状告上市公司。”

更多内容干货,读者可以关注《红刊财经》微信阅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