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艾古困惑多年的一件奇事

Weekly on Stocks - - 民间智慧 - ■对话人:艾古 满明

艾古:现在认真写点东西好好表达观点感觉是越来越难了。倒并不是把文字写好这件事本身有多难,而是要让观众满意非常难。主持人:哦,你的意思是说,这届股 民不行?

艾古:从观众的角度来说,并不在乎你说得好不好、是否有道理,他们主要是听他们想听的话。那什么是大家想听的话呢?必须是告诉一个马上来钱的路子,否则就没有兴趣。最好是时不时来一些非常确定的赚钱机会,明确无误地搞几只马上开涨且涨个不停的好股。

主持人:你以前不就是这个套路吗,什么要搞就搞“三必”股,必涨、必大涨、必立刻大涨,这不都是你曾经的流氓语风吗?

艾古:时代不同了,市场早已经变了,这一套已经行不通了。简单而巧妙的技巧已经不太容易奏效了———以前搞点“双向量价背离”这样的简易套路就炫酷得不行还能轻易赚到钱,如今越来越依赖较为长期的较为复杂的组

A合套路取胜了。别忘记我多次说过,股历史上只有过两次行情是真正稳定的主升行情,我们当时也是恰好赶上

2006 2007了其中之一的 、 这波行情。其实过了这波行情之后,我的风格就开 始改变了,很少有简单明确地看好个股的走势了。当然,机会也有过不少,但思路是越来越复杂了。不仅如此,我发现人心的变化也是很大的。十多年前我在一些较为活跃的股票论坛上玩(好多现在都已经关闭了) ,随便写篇文章,只要展示出稍有点才气,就会吸引到不少人的关注,有些更是主动联系,要求合作,甚至直接要打钱给我。那时候我手头也很拮据,困难的日子就这么熬过来了。那时的股民多么善良热情啊。主持人:你还干过这勾当啊?艾古:是啊,这期间发生过不少奇事。其中最奇的一件,就是那段时间有人匿名每个月给我的账户打钱,数额多少不等,直到那张卡卡号注销后才中止。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位兄弟是谁。

主持人:难说,没准是你老家隔壁 王大爷。

艾古:正经一点好吗。我觉得那时的股民和现在的股民很不一样。那时的股民,有很大一部分炒股都是因为真的喜欢股票,他们平时都有自己的正当职业。现在的股民,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了,很多都是因为没有别的出路才来炒股,赌徒心态比以前严重得多。甚至一些以前有正当职业的股民,现在也快变 成专职赌徒了。这不是个事啊。股民越来越多,风气越来越不好,我深感投资者教育的工作任重道远。

主持人:你不能阻止别人有梦想,你自己不也是职业赌徒吗?

艾古:我多不容易啊。正因为我是过来人,所以我深知这里面的所有各种道道,不是大家想象的这么简单。即使真的有水平有能力,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我看现在就处在一个有股票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非常复杂的形势,对此,我是有全面深入复杂的思考的。我认为主要目标应该是要争取到一个较有利的转换,而不能一心想着暴富赚大钱。赚大钱的机会是有的,但你要能活得到那个时候,并且到时还能有力量投资。

主持人:你就直接说空仓持币就行了呗。

艾古:事情要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空仓我是不认同的。我感觉,像前期雄安这样的玩法,今后还会不断出现。但那既是无法预测,也是无法追随的,惟有耐心等待属于自己的雄安机会。机会会有的,但不要因为贪婪、焦虑,放弃了机会,抓住了风险。不要急,不要灰心,

2006 2007比 、 年那样的机会更好的机会,一定还会有。我们的任务,就是在那之前,既不能牺牲了,也不能脱离市场。作为一个职业赌徒中的成功者,一个过来人,我的经验、感悟以及系统化的投资理论,还是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