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平淡 分仓业务受宠 天风证券挖人另藏深意?

Weekly on Stocks - - 热点聚焦 - ■本刊记者 李健

受到A股市场的影响,今年以来券商也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实力雄厚的大型券商尚且无妨;但中小券商则日子难捱了,于是只得寻求机构青睐来美化财务报表,基金分仓成为他们争抢的重中之重。

中小券商发力分仓业务

基金分仓通常是指基金公司不能申请A股交易席位,只能租借券商的交易席位,基金公司定期将一定量的仓位分配给券商,并且按比例支付佣金,一般基金公司需要租借多家券商的席位进行交易。

对券商研究所来说,分仓收益是其主要利润来源,2016年,招商证券获得了4.08亿分仓佣金,但很多小券商仅拿到了一、二百万分仓佣金。

但受到市场行情低迷的影响,分仓业务整体收入出现大幅下滑。以2016年年报数据为例,约有半数券商分仓收入同比下降50%以上,申万宏源、东海证券、网信证券降幅更超过90%。2015年,申万宏源分仓佣金为5.7亿,2016年末却仅剩0.34亿。排在榜首的是招商证券,2016年其分仓佣金为6.8亿,同比下降了38.9%。

对此,新时代证券研发中心首席研究员冯文锁认为,去年分仓整体收入不佳,主要原因在于市场低迷,公募对成本更加在意,有些券商为了争取公募客户,将佣金费率从万 分之八调整为万分之三。另外,交易量严重缩水也是分仓收益下降的重要原因,2015年两市日均成交额达10475.2亿,2016年交易额接近腰斩。

冯文锁表示,2017年的分仓收益将比去年更差!在万分之三不变的情况下,交易额不断创出新低,5月平均日成交额仅有4000亿左右,这给主要靠交易量为生的分仓业务带来不小压力。

在分仓整体水平步入下行通道时,个别中小券商却逆势突围。2016年增长排名前三的是东方财富证券、东源证券和天风证券。东方财富证券2016年分仓佣金增长率高达1412.8%,这也是其第二年分仓业务增长超过1000%,2016年东方财富证券在分仓佣金上收获1900万,东源证券和天风证券同比分别增长了754.3%和669.3%。

分析师的分仓“资源”

仔细探寻中小券商分仓业务的崛起,实际原因各不相同,这里我们以天风证券为例重点分析。

耐人寻味的是,2016年四季度,随着一批新财富获奖分析师相继加盟天风证券,公司的分仓收益随之出现大幅改善。分析人士表示,分析师离职带走基金公司分仓资源的情况在业内十分常见。

资料显示,天风证券研究所组建 时间是2016年,2016年下半年,多位明星级分析师纷纷宣布跳槽,加盟天风证券。其中,所长赵晓光在2016年10月加入天风证券,而一批新财富获奖分析师也在8月份开始入职,如原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徐彪是2016年8月加入,原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是2016年9月底加入。

有趣的是,随着大量明星分析师入职,天风证券的分仓收入也有了显著增长,2016年上半年的公募基金分仓排名中,天风证券排在第57位,分仓收入仅为400万。但到了2016年年末,天风证券的分仓收入增至6600万,明星效应得以体现。

从天风证券2016年年报中看到,天风证券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出现下滑,涨幅分别为 -1.97% 和 -22. 09%。资管业务和投行业务的增速也远远小于分仓业务的增速,分别上涨203.12%和53.31%。对比来看,天风证券分仓收入占去年总营收比重高于大型券商。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在选择券商席位时,虽然基金公司表示是按照一套严格的打分标准执行;但在实际操作中,多数基金会更倾向于选择和自己关系好的分析师所在的券商。北京一家大型券商将研究所一半收入都给了其当家分析师,除了他的名气,也是因为他带来了大量基金公司的分仓资源。”

肥水不流外人田?

此外,很多券商还会要求持股的基金公司多分配一些分仓量,对于投研实力不强的中小券商,更是将控股的基金公司视为救命稻草。

红周刊记者统计2016年年报中券商关联分仓的情况,发现大多数券商系基金公司为自家券商股东的交易分仓都很可观,一般会超过全部分仓收益的10%。数据显示,东方证券持股汇添富基金35.4%股权,东方证券是汇添富基金最大股东,东方证券从汇添富共取得了6840万分仓佣金,汇添富基金为东方证券贡献的分仓佣金收益占全部佣金的26.5%。

无独有偶,华安证券2016年从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华富基金拿走436.8万分仓收入,华富基金分给华安证券的佣金占全年总佣金支出的25.8%。在华富基金的36只基金中, 32只选择了华安证券的交易席位,其中5只仅选择了华安证券的席位。

由于“关联”的基金公司为券商带来的收益显著,还曾经出现过券商想办法提高自家在基金公司中持股比例的情况。例如,北京的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在更换老总后,老总控股的券商全面入主董事会,在随后的半年内,该券商从其持股基金公司取得的分仓收入占总佣金量的7.57%,比上一年提升了0.76个百分点。由于该基金是交易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1%的增长意味着数百万的分仓收入。

“对中小券商而言,如果没有其参股基金公司的帮衬,仅凭自己的投研实力和销售实力,其很难获得如此多的分仓业务”,一位上海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

现实的情况是,一些小基金公司 因为投研团队不健全,需要依赖券商服务,虽然目前券商行业平均的分仓比例是20倍左右,但是缺乏发行渠道的小基金公司则可能面临券商60倍甚至更高的交易量要求。与此同时,很多小券商为了完成承诺的分仓比例,基金只能刻意频繁交易,短线操作。

北京一位基金经理告诉《红周刊》记者,双方的博弈主要看两者谁更强势。大基金公司又有产品,又有大量资金,是各家券商争相抢夺的焦点。很多券商业务员还会通过单独拜访,口头向基金经理透露一些敏感信息,或者经常到投研部门扫扫楼刷刷存在感,小到送水果,大到组织一些比赛,甚至安排出国旅游、内衣泳装模特走秀和豪华游艇酒会等等,以期望拿到更多分仓,而且一般来说确实可以拿到。

北京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邱翔认为,券商和基金公司之间的很多行为其实触犯了相关法律法规,例如分析师带走基金公司资源,涉及到竞业禁止协议,而分析师给基金公司“好 处”,也是触犯《反不正当竞争法》。而券商要求基金公司提高交易量则是一项市场行为,不受法律法规监管,但是长此以往,其会伤害到小型基金公司的生存空间,这些还需要监管层加强监督,提高券商和基金公司的自律性。

实际上,监管部门对基金违规行为正在加强监控,5月19日上午,中邮基金发布声明,公司投资总监兼基金经理邓立新“因其个人行为,正在接受相关部门调查”,目前公司已经暂停邓立新基金经理职务。其所管理的中邮风格轮动基金,已增聘经验丰富的其他基金经理进行管理。其参与管理的其他三只基金产品继续由原基金经理管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