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第 54 页 负债表中,公司当

Weekly on Stocks - - 公司透析 -

年的应收票据并未新增,相反还减少了652万元,而应收账款金额则新增了1.27亿元,两项债权合计新增金额为1.2亿元。显然,这一数据要比我们上文核算出的2.05亿元理论债权要少了近8500万元。也就是说,该公司至少有8500亿元的营业收入不仅没有以现金方式收回,且也没有形成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

除此之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紫鑫药业2018年一季报数据同样存在疑点。一季度,公司预收款项的期初金额为5898.12万元,而2017年期末预收 款项金额却为6028.80万元,两者之间相差了130余万。同是预收账款,本该金额相同的两个项目,为何会出现百万元的差额?此项差额到底又是如何产生的呢?对此,紫鑫药业在一季报中并未交代。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4月3日紫鑫药业公布2017年年报的当日,该公司有多位高管选择辞职: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贺玉辞去了财务总监和副总经理的职务,不再担任该公司其他任何职务;公司董事李宝芝、钟云香提交书面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职 务,其中,李宝芝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钟云香辞职后仍在公司任职,为公司企管部、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郭春林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就在此后不久,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邵旭也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不再担任该公司其他任何职务。这些高管们的纷纷辞职让人产生疑问,如果公司发展良好、财务数据真实可信,这些高管们又为何要纷纷辞职呢?若结合上文中该公司年报中出现的诸多疑点来看,这些高管们的辞职就显得很意味深长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