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荡中酝酿变化

Weekly on Stocks - - 百家说市 - 本刊特约 乐松

上证综指在7月6日2691点、8月6日2392点和8月20日2653点构筑了小时图上的“三重底”,一改上证综指从3587点开始的暴跌模式,开启了震荡行情。经过本周的调整,笔者估计短期或有反弹行情,但大盘的震荡格局还见不到改变的迹象。不过,震荡中也酝酿着变化,目前积极因素正在累积,建议投资者保持积极心态,适度朝左。在笔者看来,2019年或者最迟2020年,A股市场有望迎来一波比较不错的投资机会。

震荡是机会,转好待确认

从板块上看,上文提到的三次小反弹每次涨幅最大的都是严重超跌股,但也有一些板块出现了进二退一的态势(与大盘不同),比如国产软件, IT设备和民营大炼化等。尤其是白酒和医药为主的消费板块出现了大幅的补跌,截至8月30日收盘,本轮消费股补跌的时间与空间已接近历史可比区间的均值与中值,预示着市场交易行 为的“出清”已接近尾声。未来市场将更多等待“政策效果的落定”。

在笔者看来,今年12月之前都没有大的解禁高峰来临,A股仍有可能出现波段反弹行情,但前提是底部逐步抬高,同时顶部也逐步抬高,当然最重要的是,市场炒作资金必须形成上升趋势。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现在说“磨底”已近尾声为时尚早。建议投资者逐步观察,不可冒进。

此外,当前市场估值也让震荡中的反弹有实现的可能。wind数据显示,目前沪指和深成指的PE(市盈率)和PB(市净率),虽然与历史最低点仍有一定距离,但总体处于底部区域。所以在这个估值水平,虽然再下一个台阶也不是不可能,但出现一波反弹是更加可能的,逐级下跌本是市场更正常的现象。毕竟连续下跌需要更大和更多坏的促动因素。

未来的隐忧和变数

现在最担心无非是中国自身经济 的下滑和外部中美贸易战。基金经理大多不是经济学家,对经济本身的把握能力不够好,要吸取各方尤其是卖方研究经验,及时做出仓位和行业配比的调整。

整体上看,中国经济的韧性还是比较强的,经济增速总体运行在下方的L型中,货币政策比上半年宽松但仍不是宽松政策,一般那种会表述为合理充裕,现在叫适度宽松,不搞大水漫灌,所以资金支持可以说仍然没有,市场成交量难以放大。我们可以观察8月的社融、低评级信用利差、企业债融资变化等数据来跟踪本轮信用宽松的政策效果。历史经验表明社融、基建投资等数据往往会滞后“政策底”一个季度,信用数据的环比改善也会加快“政策底”向“市场底”的传导速度。

现在的经济结构有点类似2011年到2012年,周期股和房地产股机会都还没有显现,创新企业仍是重点支持对象,新经济一些细分行业会积极参

上接第 22 页)年资产减值损失占年均贷款余额的8%,核销资产占年均贷款余额的5%,中信银行历年处理的坏账其实已经超过了市场最坏的预期!这说明银行业正在或者已经化解了重大潜在风险。

银行业出现资产质量下降已经有几年时间,通过每年不断消化不良资产,几年下来已经累计化解了平均贷款余额的5%~8%。这一事实能够证明银行业的资产质量已经好转了。

表外“暗礁”资产被清除

在中信银行半年报中有这样一段话,“由于本集团压缩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平均余额减少7121.05亿元所致。”7000亿应收款项类投资占到中信银行总资产的15%左右,应收款项类投资属于表外资产,包括两类,一类是银行自己筹集资金购买其他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或者同业存单,一类是穿着投资马甲的信贷,此类穿着投资马甲的信贷是银行通过 表外理财产品,给无法获得正常信贷的企业提供贷款资金,但是这类“贷款”不计提拨备,不计提减值损失,不计坏账率。中信银行有3000亿穿着投资马甲的贷款,占总贷款额的近10%,属高风险的“暗礁”资产。中信银行应收款类投资大幅减少实际上是将银行“暗礁”资产清除。同样招商银行去年同期还有5000亿的应收款类投资,但是今年大部分收回,已经基本没有表外的应收款类投资。光大银行同样彻底消除了此类资产。

中信银行的报表反映的是目前银行业在政策推动下的去表外,且已经基本去掉表外潜伏的不透明的风险资产,银行经营风险大幅下降。我们应该全面高度重视2018年的银行报表,因为这个报表包含了一系列新政策所导致的重大的资产质量变化。

时间已经换来空间

银行业的内在经营本质决定了每隔5-10年必然出现一轮坏账大幅上升 的情况,消除坏账的方法大致有三种:第一,银行因经营不善、坏账率太高而破产。第二,银行的坏账率短时间大幅飙升,在业绩V型下跌之后快速反转,美国银行业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走势就是如此。第三,银行以时间换空间逐年消化坏账,最终走出危机阴影。

我国银行业因为自身特点是不会破产的,国情和银行以国有资本为主的特点决定了,也不会发生美国银行业那样的V型反转,所以只有时间换空间这一条路。根据银行业中报数据情况,笔者认为银行业已经用较长的时间化解了坏账问题,因为时间熬到了!

最后,我们回到银行的估值,从2012年开始银行业的市盈率就降到了五六倍,市场等着银行业绩暴跌甚至于亏损,可是这种情况至今也没有发生。市场长期给予银行股如此之低的估值,主要是认为银行表外资产存在严重问题。如今银行通过表外资产表内化、清晰化,证明了银行资产质量的改善事实,也证明了以时间换空间的战略已经成功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