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美元关税大棒或难重创A股

Weekly on Stocks - - 百家说市 - 本刊特约 王炜

据外媒报道,美国政府在当地时间9月6日结束拟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听证会之后,或将迅速宣布促使这一措施生效。按以上说法,美可能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出口做为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之一,一旦中美贸易摩擦加大,从经济层面来说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加征关税出口减缓,上市公司业绩受到影响,A股会不会出现大幅度下跌呢?在笔者看来,2000亿美元征税即使真的实施,对我国经济增长影响也不会达到不可承受的地步,对A股影响也相对有限。因为决定A股涨跌的主要因素在于市场的资金供给与需求, 2000亿美元征税对A股的影响更多是心理层面的影响。

征税预期影响集中在心理层面

本周,中美贸易战关税事件再度成为市场焦点。但在笔者看来,即使 2000亿美元关税真的落地,对我国经济增长和A股影响也不会如市场预期的那么悲观。

我们可以粗略测算一下数字, 2017年中国一年超过12万亿美元的GDP,目前双方互相征收的关税商品金额仅500多亿美元,按25%关税计算,损失125亿美元仅占GDP总额千分之一。即使以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额计算,按25%关税计算,损失500亿美元,也仅占GDP总额的千分之四,对中国整体经济增长的影响不会达到不可承受的地步。此外,2017年中国国内社会零售品消费36.6万亿元,对美出口为2.9万亿元,占比更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中国完全有可能通过增加投资或对其他国家出口方式能降低影响,这也就是中国敢于和美国打贸易战的主要原因。例如,降低对美出口比例同时拓展欧盟、拉美、非洲等出口数量,对冲 之后影响会小很多。更何况还有通过加大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传统模式。

因此,在笔者看来,即使美国再加征2000亿美元关税对A股影响也不会很大。但是当前的A股已经是风声鹤唳,一旦有利空,就有人扛不住市场的下跌而跟风抛售,又没有新增资金接盘,市场已经走成死循环。

以此来看,当宣布加征关税的当天股市应该会有低开走势。对部分人的心理压力还是挺大的!但是,长期看A股走势的依然是资金供给和需求对比度决定,A股走势不会受短期征税事件影响。

决定A股涨跌的主因是资金供需关系

A股大涨的主要原因是流入资金远大于流出资金,是钱多引发大涨。那么A股大跌的原因就很好理解:缺钱程度较大,因此大跌。

“缺钱”的主要原因是2014—2015年股市过度加杠杆,例如允许融资融券、允许法人股股东抵押、信托银行借通道给私募加杠杆融资等,短期内政策引流资金过度,引发存款过快进入股

李迅雷:是的,货币政策现在已经发挥得比较充分了。

“流动性底+政策底”待考

《红周刊》:最近投资人普遍认为市场构筑了“流动性底+ 政策底”,您认为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吗?

李迅雷:对宏观经济来说,这个判断是准确的。目前流动性是充裕的,可以帮助经济慢慢企稳。政策底也很明显,政策的总原则,一是稳中求进,二是底线思维。用底线思维就能判断出政策底基本可以确定。首先,宏观经济增速的 6.5%基本可以守住;人民币汇率不破7也基本做到了;股市虽然没有上涨,但也没有出现大的波动;房价也基本稳定,政策底已经很明显了。

但是对市场来说,流动性改善和政策支撑是否人为给股市建立了一个底部?我认为这个不可能,历史上股市的底部多不是“政策底”决定的。股市上 涨、下跌是由诸多因素共同决定的,虽然政策在稳定市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底部能不能守得住,还要看市场本身。政策只能改变斜率,不能改变趋势。从这点来看,大家认为通过政策已经让股市建立了底部,是不严谨的。

政策只能给予市场信号,例如不希望股市暴跌、不希望房价暴跌、不希望人民币暴跌。央行通过具体举措加深这样的信号,例如在人民币汇率上引入“逆周期因子”、在股市上发行新股节奏放缓、独角兽上市暂缓批准,这些政策给市场的是信号,但是目前也给了足够的宽松的信号。

《红周刊》:您判断A 股慢牛什么时候会来?

李迅雷:中国经济正处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避免不了地会出现在杠杆率下降,经济质量提升的过程中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因此,去杠杆、去泡沫过程中要出现牛市不太可能。只有中国企业竞 争力不断提高,上市公司ROE能够步入上行通道,才有可能出现慢牛。

整体来说,中国的产能是过剩的,过去经济不行的时候,主要靠投资拉动,所以制造业企业越来越多,等经济回落的时候,这其中不少中小企业都将会被淘汰,上市公司中部分企业也将面临退市风险。

对于目前A股的估值,有观点认为均值在 14.8 倍左右,颇具投资价值。我认为只看平均数不够客观,因为大盘股的市盈率较低,大量中小市值股票的估值水平“被平均”了。如果用中位数观测的话,A股的市盈率中位数目前在30倍左右,依然高于成熟市场以及韩国和台湾地区股市的中位数市盈率水平。当然,市场始终存在结构性投资机会,被低估的、盈利稳定公司存在估值回归的过程,在行业分化和集聚的过程中,优胜劣汰使得头部企业的价值不断凸显出来、获得确定性溢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