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文章

入“富”凸显A股全球资产配置价值

Weekly on Stocks - - 编者的话 - 本刊记者 何艳

A股入“富” 难令市场加速升温 A股入“富”不仅是吸引海外资金

继纳入MSCI之后,又被纳入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体系,A股就此开启富时时间。就此,《红周刊》特别邀请新加坡五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伍治坚和纽约天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郭亚夫进行深入解读。伍治坚认为,A股被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只是一系列A股国际化步骤的一环,需要将此事放在监管层推动股票市场国际化的大环境视角下进行分析。

对于A股来说,外资除了代表新资金,还代表着机构投资者。郭亚夫指出,外资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股市,有利于降低市场的波动性,增加投资人的信心。伍治坚同时表示,从全球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A股在全球资产配置中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入“富”将改善A股投资生态

外资对于A股来说,除了短期上的增量资金,更多的意义在于提高机构投资者的参与程度,改善A股市场的投资生态。

《红周刊》:富时罗素指数公司对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伍治坚:富时罗素国际指数是仅次于MSCI的全球第二大指数。截至2017年年底,全球基于富时罗素指数管理的资金量,大约为16.2万亿美元左右。富时罗素的指数体系比较完整,包括富时全球、富时发达市场、富时新兴市场、富时大盘、小盘和微型指数等,基本上覆盖了全球绝 大部分股票市场。富时罗素中国指数,包括富时中国A股指数、富时中国H股、富时中国红筹股、富时中国B股、富时中国债券指数等,其覆盖面也是比较全的。

目前国内跟踪富时相关指数的基金,有博时基金的富时中国A股指数基金和嘉实富时中国A50ETF。

《红周刊》: A股目前仍是散户占多数的市场,在外资变多的情况下会否发生改变?

伍治坚:和海外发达国家的股市相比,中国股市的散户参与率要高很多。但同时,散户的投资回报却非常差。比如基于上交所发布的 《上海证券交易所统计年鉴2018卷》显示,中国股市中的散户,贡献了82%的交易量,却仅获得9%的盈利。

从证监会的角度来讲,管理层一直有推进股市“机构化”的想法。相对来讲,购买A股的外资,大部分都是机构资金,因此,对于提高A股中机构的参与度,有一定帮助。

《红周刊》:市场普遍认为,外资是长期投资的代表。您怎么看待外资之于A股市场的价值与意义?

伍治坚:如果我们纵观过去几年的动作,就不难发现,监管层对于推动A股国际化有很高的热情。比如,我们在2002年11月,推出QFII制度。2014年,开始搭建“沪港通”机制。2016年,“深港通”得到实现,并且总额度限制被取消。今年,“沪伦通”很可能会开通。

2017年,A股被宣布纳入MSCI新兴市场国家指数。今

年6月,监管层宣布对QFII、RQFII实施新一轮外汇管理改革,放开对除额度宏观审慎管理外的其他限制。

因此,最新的A股被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只是一系列A股国际化步骤的一环。我们需要将它放在监管层推动股票市场国际化的大环境视角下进行分析。中国股市的监管层,长期以来一直试图推动股市的“去散户化”和“机构化”。由于国际上发达市场的股市,一般以机构为主。因此,外资对于A股来说,除了短期上的增量资金,更多的意义在于提高机构投资者的参与程度,改善A股市场的投资生态。

郭亚夫: “外资是长期投资的代表”,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无道理。以美国股市为例,70%的资金是掌握在机构投资人手里,而中国股市则是以散户投资为主。

机构投资人的盘大,进出都不容易,自然投资时间也相对较长。以机构投资人为主的西方成熟市场稳定性强,波动性不足,缺少活力。而以散户为主的市场,投资时段相对短一些,波动性较大。

外资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股市,有利于降低市场的波动性,增加投资人的信心。

A股具备全球资产配置价值

A股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资产类别。

《红周刊》:当前的A股市场是否具备了资产配置的价值?从A股历史和全球市场比较来看,A股当前的位置是怎样的?

伍治坚: A股是否具备资产配置的价值,可以从几个维度来看。我们可以先看一下A股的一些估值指标。比如A股目前的股息率,接近2.5%左右,处于近两年的高位。A股目前的市盈率,在14~15倍左右。而美国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在25倍左右。所以从估值角度来看, A股不贵。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虽然经济增速有所减缓,但是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是要高出不少。参考日本当年的经验,如果我们完全放宽资本流动的限制的话,有全球配置需求的外资,对A股肯定有配备需求。

目前, A股的外资比例,仅为2.6%左右,是非常低的。我们可以看一下相邻的几个国家股市中的外资比例,比如,日本股市的外资比例为30%左右,韩国股市的外资比例在15%左右。因此,相对来说,A股的外资参与程度 非常低,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郭亚夫: A股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资产类别。由于中国股市起步晚,发展时间短,机制还不健全,在国际接轨方面有待进一步完善。但是拥有13亿人口的大市场和高速成长的经济,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成长潜力不可低估,任何金融界的有识之士都不会忽略中国市场。

另一方面,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其股市与欧美等发达国家股市的相关度较低。而资产配置的核心因素之一,就是通过降低组合的相关度,达到减少组合的波动性及风险的目的。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不断深入,中国实行扩大内需等策略将使中国股市与欧美市场的相关度更低,是理想的资产配置选项。

因美元强劲,美联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和全球贸易战乌云笼罩等不确定因素,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股市都受打压,估值相对较低,现在建仓,不能说是最好的机会,但也是比较好的时机。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彭博巴克莱等国际知名指数也会纳入中国A股。

入“富”比入“摩”影响深远

被纳入富时指数的A股股票,共计1249只,包括了461只小盘股。相比之下,之前A股入“摩”,仅涉及226只A股股票。因此,此次富时指数对于A股的影响权重更大,范围更广。

《红周刊》: A股目前估值正处在历史低位,入“富”后带来的新增资金能否推动市场从底部走出?

伍治坚:第一批新增资金要到2019年6月才进来。当然,股市是具有前瞻性的。在2019年6月之前, A股入富的正面刺激效应,会很快被股市消化,提前反映到股价上。

股市什么时候能够走出底部,开始进入牛市,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关心,但本人反对择时。反对择时的原因有二:第一,证据表明绝大部分人,包括职业基金经理的择时记录,都十分糟糕,经常买在高点,卖在低点。第二,包括巴菲特、格雷厄姆等投资传奇在内的行业专家,都不择时。希望借此机会,提醒更多的读者,放弃通过择时来提高投资回报的幻想。

《红周刊》:此前入“摩”曾引起资金对大盘蓝筹股的关注,推动了相关标的异动,此次入“富”后是否会重新走上入“摩”的老路?

伍治坚:和MSCI指数相比,纳入富时新兴市场指数的A股占5.5%,远超MSCI指数。根据MSCI之前公布的数据,A股在第一阶段以2.5%的因子纳入,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0.39%的权重。

富时纳入A股的另一个明显不同,是覆盖面更广。被纳入富时指数的A股股票,共计1249只,包括了461只小盘股。相比之下,之前A股入“摩”,仅涉及226只A股股票。因此,此次富时指数对于A股的影响权重更大,范围更广。

《红周刊》:入“富”带来的新增资金会关注哪一类公司或行业?

伍治坚:从富时全球纳入A股指数的成分股来看,流通市值权重比较靠前的行业包括:银行、非银行金融、医药、食品和电子行业。这些权重最大的行业,和目前A股权重比较大的行业高度重合,主要集中在金融、医药、食品和电子行业。

《红周刊》:作为一个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的投资者,入“富”后您会不会看好A股,您会增加对A股的配置吗?

伍治坚:我所提倡的投资哲学是,控制成本、有效系统、长期坚持和多元分散。基于这样的投资哲学,我不会因为A股“入富”,就在短期内改变我的配置策略。我们需要明白的是,股票市场是具有前瞻性的。A股“入富”带来的正面刺激效应,有很大一部分已经被市场提前消化,另一部分,在富时发布A股“入富”的公告时,也会迅速反应到股价上。甚至股票市场还有可能过度反应,即超前消化“入富”带来的利好。所以,基于这些被市场广泛关注的新闻消息去进行股票买卖,并不是一个聪明的投资策略。

长期来看,A股监管层有决心推动股市的国际化和机构化。因此在全球资产配置中,A股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