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透析

和远气体存货异常 虚增营收超亿元并购标的借资本之手虚抬身家赛摩电气“借鸡生蛋” 商誉风险巨大兴瑞科技:全球精密制造领域领先厂商创新驱动、引领未来———捷昌驱动开拓养老居家新领域紫光学大并购天山铝业积极求变永清环保:引进国资战略股东双轮驱动创新发展

Weekly on Stocks - - 编者的话 - 本刊记者 胡振明

报告期内,拟IPO公司和远气体不仅存在采购与成本、存货之间大额数据差异而无法匹配的问题,且营业收入也有大额虚增的嫌疑。

作为一家致力于各类气体产品的生产与服务、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利用以实现节能环保效应的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及运营商, 湖北和远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和远气体)近日发布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新股。

梳理和远气体披露的招股书,《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8年1~6月)不仅存在采购与成本、存货之间因大额数据差异而无法匹配的问题,且营业收入也存在超亿元虚增的嫌疑。

存货与采销不符

招股书披露,和远气体的产品不同于一般固体商品,气体不方便较长时间储存,因此存货之中库存商品金额较小,主要是一些用于运输气体的钢瓶等周转材料,价值占比超过80%。然而若深入分析公司存货与采购、主营业务成本之间的勾稽关系,不难发现存货数据并没有准确地反映出和远气体的采、存、销真实情况。

2017年年末,和远气体存货之中有库存商品374.85万元、原材料3.48万元和周转材料1750.27万元(如表1),三者合计金额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 新增了157.67万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信息,2017年和远气体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20788.9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62.60%,由此推算出这年的采购总额为33209.25万元。由于和远气体的采购总额包含了采购原材料、库存商品、周转材料、水电能源数据,因此在一般情况下,除了已经结转到主营业务成本的金额之外,其余的采购额应该体现为存货的新增才对,即数据对应着前面核算出的157.67万元存货新增,事实上,真正的结果却并非如此。

2017年,和远气体来源于外购的主营业务成本有21188.75万元,占比达到62.12%,其余的是自产产品的主营业务成本。因此,从33209.25万元的采购总额之中剔除源于外购的主营业务成本之后,自产产品的主营业务成本和采购留存在存货的金额合计大致是12020.50万元。当然,在自产产品成本之中,不但包括原材料、能源动力等成本,还包括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其他不包含在采购总额之中的支出。

在和远气体2017年自产的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燃料及动力成本为8970.83万元,直接材料成本为1406.85万元,合计达10377.68万元,约占主营业务成本的八成。将这个金额跟上述的自产产品的主营业务成本和采购留存在存货的金额合计数12020.50万元对比,理论上,2017年年末存货金额应该比上年年末至少增加了1642.82万元,可事实上,招股书所披露的存货数据仅新增了157.67万元,两者之间相差了1485.15万元,即公司还有1485.15万元的采购额既没有被结转到主营业务成本之中,也没有体现为存货的增加。而即使我们考虑到销售费用之中包装物摊销费191.61万元对周转材料的影响,其结果依然是相差甚大。

进一步分析2016年数据,可发现也存在类似的情况。2016年,和远气体的采购总额为22612.82万元,而外购部分的主营业务成本13200.71万元与自产部分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直接材料1237.62万元、燃料及动力成本7363.91万元合计为21802.24万元。两者勾稽

后不难发现,这一年存货至少需要新增810.58万元才对。

可事实上,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年末的存货合计为1970.93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的存货金额不仅没有新增,相反还略微减少了10.88万元。由此可见,在2016年的采购总额之中,还有821.46万元采购既没有结转到主营业务成本,也没有留在存货之中,即使是我们考虑到销售费用之中25.85万元的包装物摊销费的影响,也依然存在约800万元的差异。

类似推理反映到2018年1~6月的数据中,所核算出的差异金额也达到了633.26万元,若考虑年化后的结果,则估计也会超过千万元。

混乱的采购数据

就上文分析来看,和远气体不管是有意或无意低估存货价值,其都很可能涉及到虚构销售和采购的问题。

2017年,由和远气体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20788.99万元及其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62.60%,推算出这一年的采购总额为33209.25万元,再考虑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则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38854.82万元。从财务勾稽关系来看,这个规模的含税采购总额必然在财务报表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出和应付账款等经营性负债的增加。

招股书披露,和远气体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8906.80 万元(如表 2),与当年38854.82万元含税采购勾稽,理论上大概还有一半未支付现金的含税采购在理论上需要形成经营性负债,即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的新增,或预付款项的减少。

可事实上,和远气体2017年年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 8010.63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的9131.94万元不但没有新增,相反还减少了1121.30万元,如此反向变化,使得真实负债数据变化与理论负债新增数据间相差了21069.33万元。难道说,这个差异数据是这年的预付款项由于采购结算出现大规模的减少所致?

报告期内,和远气体的预付款项规模都比较小 ,2017年年末只有544.72万元,和上年年末的预付款项1009.95万元相比,只减少了465.23万元。显然,这一数据减少额与21069.33万元理论减少额相差了很多。虽然在这一年中,和远气体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和其他非流动资产合计74751.30万元比上一年相同项目新增了11689.50万元,但将其与同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5696.75万元比较,也只大概能形成5992.75万元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仍无法对冲前述核算的2亿元差异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采购中出现的大额差异并非个案,公司在2016年同样出现类似的异常。

2016年, 和远气体的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26457万元,而同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17337.07万元、预付款项减少的541.45万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减少了5042.51万元,几者勾稽后的结果是,公司伋存在 13620.98万元的含税采购金额既没有支付现金,也没有形成合理的应付账款等经营性负债的情况,而即便是考虑了长期资产的购建以及情况不明的票据背书转让支付情况,仍无法弥补上述差异的缺口。

营业收入“不够秤”

招股书披露,和远气体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普通气体、特种气体和清洁能源的生产和销售,这三类产品的收入在2017年合计达到了55009.54万元,占营业收入57520.34万元的绝大部分。因此在此基础上,考虑天然气等清洁能源销售收入一般适用6%增值税税率,而其他各类收入基本上适用17%的增值税税率的要求,推算出和远气体2017年含税营业收入大概为65363.19万元。

我们知道,营业收入不可能凭空产生,从财务做账角度来说,其必然在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中体现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以及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经营债权的增加。2017年,和远气体“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9962.43万元(如表3),与当年含税营收对比,存在25400.76万元缺口,考虑到当年预收款项还增加了89.18万元的影响,则当年有25489.94万元未付现的含税营业收入是需要体现为新增的经

营性债权,体现在资 产负债表中。

然而事实上,和远气体2017年年末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金额只有10887.96万元,整体上根本不太可能新增加2.5亿元,而即使将已经计提的坏账准备346.70万元加回来,应收款项余额也只有11234.66万元,若以其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做比较,则2017年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1739.71万元。前后数据勾稽,差异金额高达 27229.65万元,意味着有27229.65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是存在虚增的可能。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6年的营收情况,也可发现有虚增的情况。

2016年,和远气体含税营收为46358.19万元,同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2605.25万元,而加回坏账准备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 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1771.28万元,在冲抵预收款项增加的135.22万元之后,则经营债权实际上仅增加1636.06万元而已。整体核算下来,2016年仍有12116.88万元的含税收入存在虚增的嫌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