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中求进的两个投资策略

Weekly on Stocks - - 投资人社区 - 成都 张昌华

面对变幻莫测的贸易战和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当前国家调控国内经济的总基调是“稳”,稳中求进。投资者也应顺应经济发展大势,采取两个投资策略,稳中求进,在利益博弈错综复杂的市场环境中在确保资金安全的前提下争取较好的投资收益。一、对高价股采取继续观望的策略。目前的高价股大致可分三种情况,首先是次新股中的高价股,如华大基因发行价13.64元,上市后最高价261.99元,前期最低跌到每股63.51元,下跌幅度300%多;又如恒林股份发行价56.88元,上市后最高价105.02元,前期最低跌到33.16元,下跌幅度218%,即使与发行价比,每股也下跌了23元多;其次是概念股中的高价股,如贝瑞基因重组后最高价82.99元,前期最低跌到38元多,基本上是股价腰斩;最后是绩优股中的高价股,美的集团、格力电器等,前期均有不小的跌幅。

任何股票,价格过高偏离实际价值就是风险。对这些大幅炒高过度透支业绩成长性的高价股,我们需要进行辩证分析。

一是从资本市场本身供求关系看。我们中国股市长期走熊的根本原因是内因,是股改后巨量低成本的大小非不断上市和一次次重启IPO高价发行新股源源不断地制造的新的大小非,二者压力的叠加,彻底改变了市场的供求关系,少数人低成本的股票上市套现牟取暴利是以市场惨烈下跌、市值数万亿甚至十几万亿缩水、大多数投资者亏损为代价的。2008年上证 指数1664点时,沪深两市上市股票1500多只,总市值12万多亿,流通市值3.77万亿,而现在沪深两市股票达到了3500多只,总市值约46.6万亿,流通市值37.7万亿,较之10年前增加了10倍。供求关系的变化导致市场估值中枢下移,高价股也不可能幸免。真正坚持以公平的市场原则来治理和规范股市,彻底摘除股市低成本的大小非大量上市流通这个“毒瘤”,从规则层面夯实根基,优化市场供求关系,优化资源配置,才能真正增强市场信心,吸引各类资金入市,增强扩大开放实效,促使股市步入长期慢牛的健康发展轨道。对此,我们必须深刻认识。

二是从市场实体经济自身不断变化的情况看。市场经济竞争激烈,产品从成长期到收获期再到产能过剩业绩出现滑坡的时间周期变短,再加之科技的发展产品更新换代的步伐加快,一段时间内风靡市场的所谓高科技产品很快会变成一般制造业产品,取而代之的是新的科技产品。并且,我们需要从实体经济供求关系的变化研究对企业业绩的影响,有的高股价企业虽然披着高科技的光环,概念很响亮,但诸如汽车制造、家用电器、手机等产品现有国内市场已经饱和甚至开始出现产能过剩,即使推出了新产品,其市场空间业绩增长能力可能会大大低于预期,其高成长的预期实现可能需要时间和有待进一步观察。

三是从市场本身的运行特点看。现在回过头来看。去年,由于进入市场的资金本身捉襟见肘,长时间基本处 于存量博弈,市场主力机构只好实行“重点进攻”,集中力量炒作所谓蓝筹股,以至于出现了“上证50涨得欢,夺命3000跌得惨”的股市奇观,虽然当时营造了一时的所谓“莺歌燕舞”的“结构性行情”,但也不断扰乱了市场正常的估值体系,也给今日的高价股“闪崩”或步入估值不断回归理性埋下了隐患。

四是从高价股企业对投资者的实际回报特别是现金分红的情况看。一般高价股多数虽然现金分红水平比较高,但如果股价合理,现金分红好,股价能有一定幅度的上涨甚至走出填权行情,投资者才有钱可赚;如果股价较高,分红除权后股价下跌,投资者不但无钱可赚,反而还要交纳红利所得税。与银行理财产品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息比,现在的高价股已经没有比较优势可言。并且把钱存入银行,不仅收益稳定,且无天天担心股价下跌资产损失的风险。

投资者进入股市,从根本上来讲是想在确保资金安全的前提下有钱可赚,并且要至少比存银行收益高点。有两个问题我们必须考虑:一是当期回报好;二是未来有预期,企业能够高成长,资产能增值。根据当前金融去杠杆防风险、实体经济运行、市场变化和按上述两个原则衡量,笔者认为,当前对于前期过度炒高的高价股,一定要持十分谨慎的态度,特别是对那些产能开始过剩、业绩开始下滑甚至基本面开始发生恶化的要高度警惕。因为一些基本面开始恶化的高价股,一旦进入下降通道,其跌幅是非常惊人的,如华锐风电发行价90元,现在跌到1元(下转第 56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