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成效被股市持续下跌所淹没

Weekly on Stocks - - 宏观策略 -

尽管减税幅度较大,但淹没在利润下行和股市暴跌的损失中,减税无法产生其应有效应和作用。

最近,年内总规模预计达到1.3 万亿的减税降费备受市场关注。上海财经大学院长胡怡建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表示,减税是应时而发,不过,因为经济下行和A股持续下跌导致企业和居民财产损失惨重,已然淹没了减税成效。

市场看不清 政策底和市场底何时融合

《红周刊》:被认为是政策底的2638 点未能挡住市场的大幅下跌,尽管有管理层集体喊话,市场仍然疲弱,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胡怡建: A 股 10 月 22 日的反弹主要是受政策的影响,特别是管理层集体喊话指出,中国经济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股市也不应该那么坏,由此推动市场反弹。10 月 23 日的大幅回调,一部分原因是获利盘回吐,另一部分原因是受周边市场、国际外围市场较大幅度调整的影响。

从市场的反应来看,虽然政策信号比较明确,但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下行至6.5%,低于预期中的 6.7%-6.8%左右,这是压制市场上升的主要原因。另外,财政矛盾比较突出,1-5月财政收入增速高达 12.2%,9月份仅为2%,增速回落明显,这既有减税降费的因素,但主要还是因为经济下行的压制。

综上,经济还没有表现出触底回升的态势,处于寻底的过程中,可能市场对 此做了充分反应。这也说明,市场对政策底和市场底什么时候融合看不清楚。

减税的四大支点

《红周刊》:国家财政部预计 2018年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将超过 1.3 万亿元。那么减税降费政策中增值税降低到多少才更契合中国的国情?

胡怡建:目前,税收总收入中占比最大的是增值税,大致占总税收的40%,一税独大。增值税是3档税率,分别为16%和 10%和6%。未来增值税进一步深化改革最为重要的是将“三档并两档”,有可能取消 10%这一档税率,保持 6%和 16%两档税率,并进一步降低16%这一档高边际税率,从而实现进一步降低增值税、降低税负。

《红周刊》:您认为除了增值税“三档并两档”以及降低16%标准税率外,其它的税收是否有降低的可能?

胡怡建:目前我们有四大降税改革措施:一是增值税,前文已经解释过了。二是个人所得税,目前个税起征点从 3500 元调到了 5000元,并将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纳入专项扣除,减税力度较大,尤其是中低工薪收入阶层减税最为明显。三是进口关税,我认为中国进口关税平均税率尽管在今年已由9.8%降至 7.5%,但仍有较大降税空间,通过主动的进一步降低关税,来实现我国贸易政策由出口导向型转向进出口贸易平衡型转型。同时进一步提高出口退税率,征多少退多少,实施出口零税率。四是社保基金,在实行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提高征管能力的前 提下,降低社保费来实施清费减税。这四点就直接构成了政府的财政税收减税的支点。

《红周刊》:近日,您怎么看有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提出的取消印花税的事儿?

胡怡建:黄奇帆讲的是单向征收的证券交易印花税,这方面的税负和其它国家相比并不高。当然,在证券交易大都亏损的前提下,征收证券交易印花税也有其不合理性。

我认为,中国当下出现的资本市场严峻问题,并不是由印花税导致,在一个有获得感的资本市场缴纳证券交易印花税是微不足道的,而在一个普遍亏损的资本市场即使不高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也显得很沉重。如果我们能够从根本上扭转资本市场上市公司无限的资金需求和市场本身有限的资金供给局面,把融资市场转为投资市场,让A股市场平稳发展,那么市场就会具备融资功能和财富效应,投资者就会有获得感,这要远远优于取消印花税。

目前,资本市场之所以持续下行,既有经济下行的压力,也有政策上疯狂加杠杆后野蛮去杠杆因素,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外部影响,尤其是去杠杆以后,没有相应的资金跟进以稳定资本市场,从而导致失衡。从国内外市场对比来看,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 2009 年初的 8000 多点稳步涨到近27000 点,现在回调到 25000 多点,我国上证指数却从 1800 多点起步,期间剧烈波动导演系列股灾,至目前仅仅维持在 2600 点附近。(下转第 27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