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屏专题

中国显示行业大变局液晶面板价格将迎来阶段性反弹

Weekly on Stocks - - CONTENTS - 本刊记者 尹振茂

春节后,千亿市值的液晶面板龙头京东方A股价大幅上涨,12个交易日最高涨幅达77%。

而就在京东方股价触及阶段性高点的前两天,华为在海外正式推出首款可折叠屏手机,这与前几天正式推出全球首款可折叠屏手机的三星一起宣告了可折叠手机时代的到来。

股份上涨不仅是事件刺激,因为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件背后,或正在昭示新的显示时代的到来,即从LCD(液晶显示)一家独大的格局,将逐步向OLED(有机电激光显示)与LCD并驾齐驱的格局迈进。在此过程中,面板公司在整个显示产业链中的竞争地位将逐步提升,中国的面板公司投资价值进一步提升,中国面板产业链的上游公司也将迎来重要的投资机遇期。

本期《红周刊》面对面栏目特邀天风证券电子行业分析师张健,就当前显示行业的几个关键问题进行详细阐释。

面板公司的竞争地位在逐步提升

《红周刊》:在折叠屏趋势下,面板公司在产业链中的竞争地位是否会有大变化?

张健:在折叠屏供应链中,面板厂的议价能力会显著提升。过去几年,摄像头在手机产业链中是排在优先级的首位,但在折叠手机时代,屏幕会成为元器件上游设计和创新的优先级首位。

第一个最直接影响是,面板厂商 会引领主导技术创新的方向,提升对元器件公司和手机厂商的话语权。此前,一般是手机厂商需要什么屏幕,面板公司就提供什么屏幕。但现在,手机要怎么变,需要手机厂商和屏幕厂商共同去商议设计。

第二个影响是,折叠手机非常重要的一个参数是厚度,现在普通手机的厚度7毫米左右,华为发布的第一款折叠手机的单层厚度5.4毫米,折叠起来约有11毫米,由此可见折叠手机的厚度还有较大进步空间。

电子产品要做得越来越轻薄主要靠两种方式,一是元器件做得越来越轻薄,如摄像头和模组做得越来越小。二是同元器件之间互相整合,如现在的手机屏幕之所以做得越来越薄,就是屏幕和触控整合到了一起。

目前的屏下指纹方案还是面板厂做屏幕、指纹方案厂做指纹,然后把两个元件贴合在一起。而现在已有相对成熟的技术,可以直接用一些半导体的TFT工艺,由面板厂把指纹等做到屏幕里,也就是由屏幕把指纹整合进来,这就可以做得更轻薄,这也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在2018年底三星就已经提出一个很明晰的方向,即屏幕可以跟很多传感器结合,如摄像头或其它传感器。因此,从过去、现在、未来综合来看,一个比较重要的趋势是屏幕在产业链中的地位越来越高、能整合进来的产品越来越多、价值量越来越高。这对相关公司的长期盈利能力将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红周刊》:在现阶段,中国显示 行业有哪些比较重要的投资机会?

张健:谈投资机会要先了解中国显示行业的发展现状。

首先,随着中国电子行业的不断发展,中国的显示产业已经做得比较强,在全球的份额已经很高。其次,从现在OLED的产能来看,从2018年下半年到现在,目前中国大陆规划规模最大的是京东方,京东方的柔性OLED规划产能接近韩国三星,从这可以看出,国内公司在OLED领域的追赶速度很快。未来,此过程蕴藏着两方面的机会。第一,随着新的高端需求的持续增加,比如OLED的折叠屏,类似京东方这种技术领先的面板公司会明显受益。而且,现在TV(电视)领域有两个重要的变化趋势,一是超高清,4k、8k渗透率的提升,超高清终端和内容发展很快;二是TV生态、家庭应用场景和5G生态的融合,未来TV终端的产品形态和定位有很大变化,业内普遍预计,华为今年将会推出TV,这将给电视行业带来很大的变革,也会对上游的面板龙头产生积极的影响。

第二,按照产业发展规律,屏幕厂商已经做大做强时,正是发展上游产业的好时机。目前,显示面板行业的上游主要集中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这三个地区很明显的一个共同特征,都是上一个周期中很重要的面板产能所在地,而且在做大之后,上游公司也都发展起来了。因此,在中国大陆的面板产能已经做大做强的情况下,接下来一定是上游供应链的大发展。

2019年OLED需求增速将提高

《红周刊》: 为什么说2019年是OLED行业增速的拐点?

张健:现在讨论OLED其实主要是在讨论它在手机上的应用,这个应用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0年-2016年,三星投入很大的资源,把OLED技术用在自己的手机上并不断迭代,主要目的是想把技术做成熟,最后从零做到约三亿部手机的OLED供应量。第二个发展阶段的拐点是在2017年,苹果的iPhone X开始用OLED,这给整个OLED的应用带来很大的增量,当年增加了近1亿部手机的OLED需求量。但2018年的增速非常低,据IHS统计,2017年全球OLED手机的出货量是4亿部,但2018年只有4.1亿。这是因为,行业潜在增量主要来自两方面,即iPhone和大陆的安卓品牌手机,但2018年这两方面基本上都没增量。

2019年是第三个阶段,预期需求增速提升,驱动因素是国产安卓机需要的OLED屏幕量在2019年会开始提升。首先,随着京东方等公司良率的提升和产能的增加,价格会有比较大的下降。第二,2019年国产安卓机主打方案上的突破是做屏下指纹,这是消费者比较认可的解锁交互体验,而在屏下指纹的方案中,目前是标配OLED屏幕。

《红周刊》:未来OLED会不会慢慢侵蚀掉LCD的市场份额,甚至最后完全替代?

张健: 不能孤立地去讨论这两个技术路径。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是技术、产品及应用的结合,比如在讨论OLED的时候,主要是在讨论智能手机屏幕场景; 其次是电视场景。在讨论LCD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应用都有。

对OLED来说,如果我们把所有 的显示面积都当成未来能够渗透的领域来算渗透率,有两个数据可以供参考。手机显示面积占了全球显示面积的1/16,也就是6.25%,而现在OLED在手机的渗透率不到30%。

除了手机,OLED在电视领域发展也比较快,但占比非常低。因为电视行业的需求量非常大,而目前OLED的产能还很小。

《红周刊》:电视领域对OLED的需求有多大?会不会把以前对LCD的需求给替代掉?

张健: 在电视领域的显示材料中, 98%以上的份额是LCD。但在未来3-5年,OLED的渗透率会明显提升。不过,由于OLED主要定位高端和产能因素,预计到2022年OLED在电视领域的渗透率也不过在5%左右,也就是将近1000万台电视。但这个量并不小,因为一个OLED电视需要的OLED面积相当于100部OLED手机需要的量,1000万台OLED电视的量就相当于10亿部手机的量,相当于OLED手机渗透率达到60%的水平,市场很大。

《红周刊》: OLED的毛利率是否比LCD高很多?

张健:核心看两点:第一,产品单价怎么样。因为柔性OLED本身就是更高端的屏幕,是高端的配置和需求,所以单价肯定比LCD要高。如三星除了自采,三星柔性OLED的全球最大采购来自苹果,iPhone用的柔性OLED价格是LCD价格的三倍多。

第二,盈利能力一般是由技术壁垒和竞争格局决定。LCD时代的竞争格局是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大陆的“四方演义”,供应商数量比较多,竞争格局比较分散。从OLED的竞争格局来看,在2018年京东方供给华为mate20 pro这款机型之前,三星基本上是唯一的供应商。从未来看,今年京东方、天 马、华星光电、LG都会进入这个行业。但是,有两个区域的公司基本被行业趋势淘汰掉了,即日本公司和中国台湾公司,全球显示行业的竞争格局就从之前的“四方演义”变成“两强竞争”,明显优化很多。从这个角度来看,OLED的盈利能力也要比LCD高。

《红周刊》:对于京东方这样的行业龙头来说,未来OLED会对公司收入有多大贡献?能不能和LCD并驾齐驱?

张健: 从3-5年的周期来看是可以的。京东方四条OLED产线的基本规划产能都差不多,即每个月48K的产能,大概可以供应7000万部手机,四条产线大概可以供应2.8亿部手机的需求量。按现在的价格估算,一部手机的OLED屏幕应该在300-400元,四条产线就是近1000亿人民币的营收规模。如果不考虑后期的产能扩张,现在京东方的LCD业务规模就是800亿左右。所以,简单估算的话,未来京东方的显示业务中 ,OLED和LCD的占比应该是五五开或四六开。

上游产业链迎来发展机遇期

《红周刊》:该如何把握上游材料设备领域的投资机会?

张健:两个维度。第一,不管是材料还是设备,其中价值量比较高的才能培育成比较大的公司,如LCD中成本占比较高的材料如偏光片、OLED中的发光材料。第二,要找那些目前国产化率很低的细分领域,这样才有比较大的成长机会。

《红周刊》:那中国的企业有没有能力追赶上?

张健:有,虽然短期内不可能很快在一些中高端产品上取得突破,但趋势和规律是这样,需要帮他们先做大再做强,再一步步把整个大陆的显示产业链特别是中高端的技术逐步

国产化。

《红周刊》:设备领域是不是比材料领域更难取得突破?

张健:不管是材料还是设备,都有各自的困难之处,整体来说,国产化率比较低的领域,都有比较难突破的地方。

设备分LCD设备和OLED设备,这两种设备也有一些共通的地方。

从产能投放周期来看,近些年全球LCD主要的投资都在中国大陆。从投放的节奏来看,这几年一直都比较高。但从几个液晶面板厂公开的产能 规划可以看出来,2020年以后新的液晶生产线就比较少,那也就意味着LCD设备投资在2020年之后就会相对少一些。而全球的OLED投资,是三星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投产的,那是整个行业投资的起点,所以过去几年主要的产能来自三星;但2018年以后,大陆的投资提升很多,大陆地区的OLED设备投资占了全球的主要份额。

此外,设备也分前道设备和后道设备。比如京东方的第一条OLED产线其实在2017年10月就宣布量产了,这时前道设备会买得比较早一点,可 能2017年就买了主要的前道设备。但实际上,京东方真正规模出货或上产能应该是在2018年年底,出货量预估在小几百万台的级别。京东方现在规划的四条OLED产线,成都的第一条产线全年满产大概能出7000万部手机,但2018年它只出了300万,也就是它真正的上产能应该是从2019年开始。这样算下来,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才是大陆后道的OLED模组设备的投资周期起点。只有在真正要大规模投产的时候,跟产能有关系的后道设备才会提前约一个季度去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