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宝生物业绩表现不稳定招股书多项财务数据存疑

Weekly on Stocks - - 封面文章 - 本刊记者 周月明

特宝生物目前虽然是备受关注的科创板“潜力股”,但其近几年业绩状况并不稳定,不仅大客户依赖现象明显,且应收账款占比也过高,与此同时,公司的采购、存货数据还存在一定的疑点。

近日,第二批8家科创板备选名单继第一批名单数日后也新鲜出炉,其中就包括了主攻药物研发的厦门特宝生物公司。

特宝生物是一家专业从事以基因工程技术为核心的生物医药研发及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国家创新型企业”“、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目前上市产品包括1个国家1类新生物制品———派格宾及3个原国家2类新生物制品(特尔立,特尔津,特尔康),注射剂成品在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等10多个国家销售。

虽然公司目前是备受关注的科创板“潜力股”,但《红周刊》记者在研究其招股说明书后发现,该公司近几年业绩状况并不稳定,不仅大客户依赖现象明显,且应收账款占比也过高,与此同时,公司的采购、存货数据还存在一定的疑点。

业绩表现不稳定

从招股书披露情况来看,特宝生物近几年营收和净利润表现并不同步。2016年至2018年,其营收分别为2.8亿元、3.23亿元和4.48亿元,2017年和2018年增速分别为15.23%、38.75%,而其净利润在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2931.41万元、516.86万元和1600.29万元,其中2017年同比下滑了82.37%,2018年虽有所回升,但仍不及2016年的利润水平。

对此,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2017年、2018年公司利润水平有所下降,主要是公司预计负债和无形资产摊销计提比例、销售费用,费用化研发支出、捐赠等事件所致”。细看其2017年、2018年各项费用情况,可发现销售费用、管理费用都比较高。其中,销售费用2017年、2018年就分别比上一年增加了五六千万,而这一部分钱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花在了市场学术推广上,单2018年学术推广费就较2017年增加了4401.44万元。

将特宝生物的销售费用率与可比公司均值作比较后可发现,2017年、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率均高出行业平均值很多,公司2017年、2018年销售费用率为62.95%、59.45%,而可比公司均值却只有49%、52.82%,出现这一情况显然是与特宝生物的药品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主要靠自身营销网络推广新药等因素有关。比如在2017年,公司因医保目录调整,旗下的特尔立、特尔津药品市场竞争加剧,为此公司不得不花大量费用对这两种药品进行推广。2018年,公司为持

续加大新产品派格宾的推广,也不得不重金投入。

除了销售费用率较高之外,特宝生物的管理费用率也较可比公司平均水平高出许多。公司2016年至2018年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6.98%、15.6%、11.99%,而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仅为5.4%、4.42%和4.84%。由此可见,特宝生物在管理方面还是存在一定劣势的。

与此同时,若从特宝生物四大支柱药品的单价走势和未来竞争趋势来看,其也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拿2018年已占营收42%的用于治疗病毒性肝炎的派格宾来说,就面临较激烈的市场竞争。目前,在我国获批用于慢性乙肝治疗的长效干扰素只有罗氏(Roche)的派罗欣、默沙东(MSD)的佩乐能和公司的派格宾三个品牌。但前两个进口长效干扰素一直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据招股书称,2017年这两种药销售额分别为10.04亿元和4.41亿元,二者加起来占据市场九成。而派格宾于2016年底才获批上市,2017年销售约1亿元,但如何在短时间内攻占更大的市场份额,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能否与这两家强势对手竞争,仍显艰难。

若想进一步在竞争中获得优势,则需要公司在药品的价格上做出一定让步,然而这又将对公司净利润表现造成负面影响。从招股书中披露的四类药品2016年至2018年销售单价来看,2018年都较2016年有所降低,其中,营收主力派格宾2016年上市不久的价格为733.88元/支,到了2018年已降为685.14元/支。而从营收利润表现来看,恰好反映公司增收不增利的现状。

应收账款占比高

除产品面临较大竞争之外,查看特宝生物的财务数据,可发现其保持增长的营业收入中,应收账款的占营收比例并不低,分别达到了43.39%、46.43%和24.85%,如此结果意味着公司的营收有些“外强中干”。

招股书披露,公司2016年至2018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2亿元、1.5亿元和1.11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0.35%、50.79%、29.8%。应收账款占流动资金比例高,说明公司可利用的流动资金少,进而会造成资金周转困难甚至无法运转现象发生。而特宝生物2018年时虽然有所下降,但此前的应收账款占比过高的情况也显示出公司在产业链中并不处于强势地位,客户拖欠款现象在未来仍可能会再次上演,届时会加大企业资金周转困难。

与此同时,特宝生物2016年至2018年其前五大客户占营业收入比重也均超过60%,这也充分说明了公司在经营中对大客户是有较大依赖情况。由于公司药品种类数量为四种,并不算多,若大客户有更优的选择,则公司的订单则会受到一系列冲击。再加之销售出的部分多为没到手的应收账款,或大客户存在经营不善或其他原因导致欠款回笼不及时,则很可能带来大量坏账的风险。

采购与现金支出不匹配

除了上述风险点外,深入分析特宝生物2017年至2018年的采购数据,《红周刊》记者还发现这其中也存在一些金额上的异常。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8年特宝生物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491.09万元和1013.73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36.32%和45.38%,由此可推算出这两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1352.12万元、2233.87万元,考虑到行业征收3%增值税率的影响,其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1392.68万元、2300.89万元。

在2017年至2018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053.33万元、2806.57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95.71万元、320.7万元影响之后,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149.04万元、2485.87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现金支出勾稽,则含税采购比现金支出分别多出243.64万元和-184.98万元。理论上这将会体现在同期的应付款项的增加上。

可事实上,这两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320.68万元、1008.93万元,分别比期初金额增加-67.85万元、688.25万元,结果明显与应增加的243.64万元和-184.98万元不符,其中2017年应增反减,存在311.49万元的数据差异,而2018年则是应减反增,存在873.23万元的数据差异。

存货数据存较大差异

除了采购数据存在疑问之外,若根据其采购及消耗数据这一角度核算,特宝生物2017年至2018年的存货数据也是存在较大异常的。

据其招股说明书披露,其2017年至2018年的原材料和能源采购金额分别为928.81万元、1402.49万元,其中扣除能源采购388.94万元和412.82万元,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539.87万元和989.67万元。根据财务一般规则,采购总额除了需要结转到营业成本部分,余下未结转的则会留存在存货中,导致存货规模增加。

而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特宝生物2017年至2018年营业成本中的直接材料金额分别为101.38万元、152.15万元,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2.59%、3.11%。

将这两年的原材料采购金额与直接材料成本相减,可分别得到837.52万元、438.49万元的差额,这意味着在2017年至2018年的存货中,要有同样的新增原材料金额体现。对照公司2017年至2018年的存货明细表,原材料这一项分别新增-149.81万元、133.82万元,其他各项(包括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共新增1064.37万元、1216.44万元,若由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比例推算,那么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新增金额中有大约79.73万元、133.56万元属于材料新增,与之前原材料新增金额相加,可得到2017年至2018年存货中原材料分别新增-160.91万元和187.66万元。

可实际上,这些金额与理论上应新增的原材料金额并不相符,2017年应增反减,存在约600万元的数据差异,2018年则存在约649.86万元的数据差异。很显然,这些差异是需要公司做出进一步解释,否则这些存货数据也是存在很大疑问的,进而影响到其它数据的合理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