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燃暴露安全隐患全自动驾驶实现还很遥远

Weekly on Stocks - - 热点聚焦 - 本刊记者 何艳

特斯拉自燃事件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其安全性问题成为消费者关心重点。此外,特斯拉自动驾驶功能引发的安全性问题也不容忽视,近期,特斯拉举办的投资者活动日上展示的自动驾驶相关内容并不被资本市场认可。

特斯拉在中国发生的“疑似”自燃事件再次将这家明星公司推到风口浪尖,虽然事件暂无官方定论,但关于特斯拉安全性问题的讨论却愈发激烈。而在大洋彼岸的加州总部,特斯拉近期举办的投资者日活动展示的自动驾驶相关内容也不被资本市场买账,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发布会当天,公司股价以下跌3.85%报收。

特斯拉自燃暴露电动车安全隐患

4月21日晚,上海徐汇区一个地下车库内发生特斯拉轿车起火事件,从事故视频中可以看到,从冒烟到爆炸,如果车内有人,留给人的自救时间大概是2~3秒钟,几无逃生希望。据悉,发生事故的特斯拉车型型号为Model S P85,火势还殃及了周围停放的其他车辆。对于事故发生原因,特斯拉官方微博表示,目前,相关事件正在权威部门的主导下进行调查,并未形成任何初步判定或结论。

事故发生后,《红周刊》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特斯拉体验中心,并以消费者身份与店员进行攀谈,询问近期是否有消费者质疑车辆安全性问题。该门店店员告知记者,上海车辆起火事件发生后,确实有消费者关注事件进展,同时也对车辆安全性关注度较高。

“近年来,电动车事故主要由外部因素导致,比如碰撞、过充、高温。此次特斯拉事件之所以被关注,主要是因为‘疑似’纯粹自燃。有传言称这是一辆老车,而这辆车之前是否出过事故等信息还不确定。若是外部因素引起,那不能说隐患大。若是纯粹的静置自燃,那就需要特斯拉对此车型此批次的产品做出调查和解释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调查报告。”北京紫晶立方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张抗抗对《红周刊》记者表示。

从特斯拉发布第一代Model S时就关注该公司,跟踪特斯拉十余年的某资深电动车爱好者同样对记者表示,这起事故是在地下车库这种温湿度比较适宜,车辆静置没有处于运动状态,也没有发生碰撞,尤其是没有充电状态下发生的自燃,与之前的碰撞式或充电式燃烧为主的事故有着本质不同。他认为自燃或许与电池老化以后锂枝晶生长导致电池内部短路,而电池内部短路的同时,特斯拉的温控及热管理又未能及时将短路控制在一节或一组电池内,从而引发连锁反应相关。

就在特斯拉发生自燃事故的隔天,蔚来汽车官方消息,4月22日下午,西安蔚来服务网点一辆正在维修中的ES8发生燃烧。紧随其后,4月24日,武汉也发生了一起比亚迪e5起火事件。比亚迪官方表示,经初步检查,起火点位于车辆后备箱位置,车辆底盘位置的动力电池完好无损……频频发生的电动车起火事故以及此前不断曝露的有关电动车的负面信息,引发了社会舆论对电动车安全性的担忧。

全自动驾驶能否如期实现存在悬念

就在中国的自燃事故尚无定论之际,美国当地时间4月22日,特斯拉在加州总部举办了自动驾驶发布会活动,会上特斯拉发布了完全自动驾驶计算机芯片,旨在实现完全自动驾驶功能,预计于2020年第二季度推出完全自动驾驶汽车,同时特斯拉还宣布了未来将推广无人驾驶出租车业务。

不过,对于该目标,业内有专家予以了质疑,认为特斯拉如果贸然推出不成熟的技术产品,一旦出现自动驾驶技术无法应对的情况或系统发生误判,很可能引发致命事故。

美国对冲 基金 公司 Greiphyn Heights Asset Management LP投资经理卢国韬向《红周刊》记者介绍,因特斯拉在美国本土实际运行车辆不到100万辆,目前还没有每百万辆车发生死亡事故的统计数据,不过若同比例折算成100万辆去测算,结合现在能够查到的死亡数据,则特斯拉出事故的数量大概排在第三、第四高的位置,同时,相对其他车辆来说,特斯拉车辆造成死亡事故的数量大约为事故平均值的4倍。所以,从绝对和相对角度来说,特斯拉的车目前还是(下转第 25 页)

不太安全的。卢国韬进一步表示,特斯拉事故发生的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其自动驾驶功能,可能有一半的死亡数就是出在这个功能上。因为特斯拉宣称自己是自动驾驶,而消费者也以为那就是自动驾驶,可实际上它离真正自动驾驶还差得很远。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电池导致的事故,汽车起火以后,普通的消防设施不能有效灭火,导致火势无法控制,甚至引起爆炸,这就会导致出人命的问题。另外,还有驾驶员的操作问题等。当然,卢国韬同时也指出,其他电动车企也同样面临诸如特斯拉类似的安全问题。

在此次自动驾驶发布会上,特斯拉自动驾驶芯片负责人皮特·班农详细介绍了为自己的自动驾驶研制的电脑芯片,班农表示,最新芯片上的神经网络处理器能够处理8个摄像头同时工作产生的每秒2100帧的图像输入,相当于每秒25亿像素,表现是之前芯片的21倍左右。班农还表示,特斯拉芯片的处理能力7倍于英伟达的Xavier处理器。

卢国韬表示,特斯拉在这次自动驾驶发布会上展示的内容相比过去自己展示的自动驾驶技术确实有所提高,展示了新的硬件和软件设备,不过,横向与其他自动驾驶车企相比,特斯拉并无优势。以谷歌的Waymo自动驾驶为例,它的试验是在加州进行的,加州车管局有两种自动驾驶上路试验的许可,第一种是车上有人,这样的话,车上的人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马上夺取对车辆的控制,从而减少事故,这是一个相对宽松的许可,比较容易做到。目前有60多家公司有这种许可,特斯拉就是其中一家。因为是在公共道路进行试驾,所以这些公司拿到许可后,每年年底需要给车管局提交报告,告知进行自动驾驶时,运行了多少里程,可特斯拉2018年的报告里程却为零。第二种许可是车上没有人的自动驾驶试驾,这样就不会有人对车辆进行控制,这个许可相对严格,只有通过审批之后才能申请,而批复的过程也较长,目前这个许可只有谷歌的Waymo拿到了,其他车企都没有。

此外,与多数科技公司和传统车厂布局自动驾驶不同的是,特斯拉只依赖于雷达和车身周围的摄像头,而不是激光雷达(LIDAR)感应器。在此次特斯拉自动驾驶发布会上,马斯克表示,依赖于LIDAR的厂商“注定会失败”,他预测其他厂商“将摒弃LIDAR”。

对此,卢国韬表示,LIDAR是非常昂贵的,如果特斯拉的车上配置LIDAR,假设一个LIDAR增加3000美元成本,平均下来,两到三个LIDAR可以降至2000美元以下,可对特斯拉而言还是比较昂贵的设备。在目前其他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中,基本都使用LIDAR来跟踪自动驾驶的数据。因此卢国韬认为,即使特斯拉在软件上能够实现追赶,但硬件装置上仍缺乏类似LIDAR这样的装置,这导致特斯拉能否在自动驾驶技术上成功还有待观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