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百亿巨款案真相

Weekly on Stocks - - 目录 - 本刊记者 何艳

同为曾经的白马股,同为康姓家族,同样发生巨额资金不翼而飞的事故,康美药业和*ST康得可谓难兄难弟。*ST康得的百亿巨款疑案,更显诡异。与事各方各说各话,宛如一场罗生门大戏。

*ST康得财报遭集中质疑

业界开始集中对*ST康得账面高额货币资金质疑,始于今年年初。当时,*ST康得号称手握150亿现金,却还不起10亿债。随着*ST康得发布年报,将此番质疑推向高潮。

4月30日,*ST康得发布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不过,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新一届独董和高管也发表了异议声明,明确“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针尖对麦芒,就在此段异议声明下方,*ST康得负责人肖鹏、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王瑜却用黑体字声明:“保证季度报告中财务报表的真实、准确、完整”。

杨光裕、张述华、陈东三名独董表示“,以往的康得新,在很大程度上失去独立性,在治理结构上存在缺陷;因为独立性和治理结构方面的问题,导致重要内部控制失效”,对于公司账面上显示的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共计122亿元的存款,三名独董表示,从任职的第一天起就反复要求管理层采取一切手段弄清这笔存款是否存在,但很遗憾,至今才启动投诉程序,并准备进行诉讼。

而争议的焦点也正在这122亿存款上,2018年年报显示,*ST康得账面的货币资金为153.16亿元,其中122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对于这笔资金是否存在,双方各执一词。

百亿巨款去向难料,*ST康得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却是板上钉钉。从ST康得1月23日的公告可以看到:康得新接江苏证监局通知,于2019年1月22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送达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而此前,早在2018年10月28日,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就曾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收到过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8年10月28日收盘时持有*ST康得,并在2018年10月29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或者于2019年1月22日收盘时持有*ST康得,并在2019年1月23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 [email protected]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122亿存款真实性存疑

*ST康得在2018年年报第86页中承认,公司治理的实际情况确实与证监会要求的规范性文件存在重大差异,公司在财务方面存在违规问题, “违规开立银行账户,导致与控股股东可能出现资金混用的情况”。

关于*ST康得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显示的122亿元的存款,三位独董在异议声明中指出“,康得新大股东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而北京银行也针对这笔存款进行了回复“,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该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1亿元”。

有市场人士分析称,由于康得新账户呈现余额可以选择实际余额或应计余额,可能当审计来查时,康得新账户会选择应计余额显示,存款余额为122.1亿元,同时这种应计余额的呈现方式还掩盖了康得新与关联账户的上存下拨,审计会据此以为是一个正常的账户,但实际上钱已经不在康得新账户。

此事件也引起管理层密切关注。深交所火速发函问询*ST康得122亿元货币资金的主要用途、补充披露现金管理协议的主要内容。5月8日晚间, *ST康得刚发完回复公告,又收到深交所发来的第二封关注函,深交所要求*ST康得回复是否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截至2019年3月31日数据,*ST康得股东数超过15万, 公司近期股价持续低迷,5月6日至5月9日连续4个跌停。作为曾经的白马股,*ST康得股价跌到只剩一个零头,投资者损失惨重,面对这样的悲剧, 唯有监管层一查到底,方能还投资者一个公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