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幸福是一种能力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Topics 特别策划 -

这一年,做了很多大胆的事情。从创业五年、估值已经是“独角兽”的在线教育公司离开,作为北大光华的代表,到加拿大排名前三的大学交换一个学期,又重新做回一个彻头彻尾的M B A学生,天天在宿舍里熬夜读案例、写论文、冲刺考试。回国后,又为了从事情商教育事业,告别生活了十几年的北京,搬到了陌生的上海,开始第二段创业经历。在这个初创期的公司里,每天和同事们吃盒饭,一切从零开始。

这些都是外界可以看到的,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比如为了拿到留学名额,雅思必须考到6.5分,比英语专业八级考试要求还高,而我已经十几年没碰英语了。我找了一位英语专业非常厉害的老师,想报班学习,没想到被对方直接拒绝了:“雅思考验的是英语能力,想考这么高分,每天必须保证至少4个小时的学习。你工作日上班、周末在北大上课,根本没时间。不可能的,你回去吧。”我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又去了。承诺每天早起2小时,上下班路上1小时,晚上临睡前1小时,全部用来学英语。跟老师说了好久,他才勉为其难收下我。接下来的日子,我放弃所有娱乐,事务安排精确到分钟,专门下载了一个APP,记录24小时的时间分配状况。逼着自己每天打卡,确保学习任务完成。仿佛炼狱一般的生活,不知道掉了多少层皮。五个月后,考试结束时, 我趴在桌子上,仿佛终于跑完了一场马拉松,筋疲力尽。成绩出来,真的达到了6.5分,我看着准考证上自己的照片,一个劲地掉眼泪。

即便如此,刚到加拿大的时候,由于老师和同学们语速很快,又有各国口音(班上60%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讨论的主题还是宏观经济政策、金融问题,全是专业术语。作为插班生的我,前两个月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有时候某个同学讲了一个笑话,全班哄堂大笑,我却只剩下满脸尴尬……但这还不算是最痛苦的事。最让人揪心的,是小组合作写作业时,一位金发碧眼的同学看着我写的内容,一脸嫌弃地说:“真希望你对小组能有更多贡献……”这门课是用英语学习一门计算机语言,写程序做大数据分析。那段时间,我每天在图书馆看书十几个小时,恶补编程知识,经常连饭都顾不上吃,睡眠也不好,心情极度抑郁,临近崩溃的边缘。我心里憋着一口气,一定要把这门功课拿下。之后的小组作业,我都是负责最难的部分。课程结束,我的成绩拿到了A+。

回国后搬到上海,虽然之前有过出差上海的短期经历,但真正要开始生活,我才发现根本是两回事,我对怎么在上海过日子一无所知。为了找到一个安身的居所,每天下班后,那位刚参加工作一个月的中介小哥,都会骑着电单车,带我在各个小区之间穿梭。七月底,正好是上海频繁刮台风的日子。两周时间里,我们在风雨中看了50多套房子,见识了各种难以想象的生活空间,一次次刷新了我对“住房”这个概念的认知下限。我仿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偌大的城市里挣扎和漂泊。

“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愿意放弃安逸的生活,面对这么多的困难?”一位朋友问我。 “没想那么多。”我如实回答。朋友几乎要晕倒。但这确实是我的心里话。无论留学还是情商教育,这些都是我发自内心特别渴望去做的事情。我一心只想着怎么把这件事情做成,至于会遇到多少困难,会有多不容易,真的没想那么多。

留学是我十几年的梦想。从大学毕业起,我就一直希望有机会到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体验不同的文化和风土人情。这样的经历会让我看到更大的世界,拥有更加丰富的价值观,更好地行走在这个星球。但这么多年过去,因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在北大读MBA时,交换生项目让我眼前一亮!这个项目包含了全球一百多所顶尖高校,只要你的英语成绩达标,都可以申请。我一个一个地读着这些学校的名字,心潮澎湃。我知道,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想去留学恐怕就很难了。眼前的工作固然重要,但实现梦想更加重要。创业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实现梦想!如果有机会让梦想照进现实,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呢?

在加拿大留学的每一天里,我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梦想成真的幸福里。我在北极圈的星空下看到了横亘天空的极光女神,在温哥华凌晨的夜里看过最美的月全食,在班夫国家森林公园里目睹了阳光下金灿灿的连绵雪山,在有几百年历史富丽堂皇的歌剧院里欣赏《哈利波特》音乐会,在最具有西部特色的剧院里体验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充满历史感的老街上参加每年的新春华人大游行,在肃穆庄严的教堂里聆听专门为我们演奏的管风琴。更为重要的是,我结交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到大学教授家里参加私人聚会,和来自不同国度的同学们一起讨论全球经济发展问题。最有意思的是,做手机行业分析的案例时,美国同学反复跟我学习小米、华为的发音,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