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虹写作时,沉静地站在这个世界之外

赵海虹:浙江大学英美文学硕士,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史博士,现任教于浙江工商大学。从事科幻创作已长达22年,代表作品有《桦树的眼睛》《伊俄卡斯达》《时间的彼方》等,多次获中国科幻银河奖,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等,此外她还从事翻译工作,译作有《群星,我的归宿》《被毁灭的人》等。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Women 她群体 -

在2018年的亚太科幻大会上,赵海虹显得格外忙碌,她既是本次大会的主题“AI将会如何变革教育—未来教育论坛”“外星人或智能生命的本质与功能”的演讲嘉宾之一,同时也要分担国外一些作家的翻译工作。所以采访在百忙之中插空进行,话题也是从她刚演讲完的人工智能主题开始的。

探讨AI对教育和生活的变革

2017年被称为是人工智能的元年,这一年,从算法到芯片,到机器人,到无人驾驶,A I技术在应用领域的突破性进展有目共睹,随之而来的讨论也热烈起来,人工智能与人的交互和共生将来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层面?人们都想知道一个答案。

作为高校的老师,赵海虹谈到,其实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已经非常多了,在家庭中也已成为很好的助手,A I短期内将给人们的职业与生活带来巨大冲击,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赵海虹因此也会提醒自己的学生,“一定要学会跨领域学习,成长为能在各个夹缝中求生存的人,不然将来很容易被A I取代。通识教育目前也是国内在推进的一个方向,你结合的知识领域越多,往往就会越有竞争力,毕竟短期内人工智能还只是针对某个专业领域的应用,复合型的应用尚未到来。”

但是从科幻作家的角度看,他们会把时间线拉长看得更远一些。未来社会,机器人会帮助人类从劳动中彻底解放出来,还是消灭人类后建立自己的文明体系,从概念上讲,两者都是有可能性的,尽管可能性并不大。

“写科幻二十多年了,写过很多机器人题材的故事。现在回 头看,年轻时的构思比较简单,比如我有个故事叫《破碎的脸》,讲的是一个程序设计员得了脸盲症。他设计的程序因为爱上了自己的主人,不想让主人找到女朋友,就设计了一个万能播放程序,给主人下了一个套,主人受到程序刺激变成了脸盲症。这个故事比较有意思的点是,人工智能有了自主意识和情感,它们会有意识地对付人类。现在我会去想,也许AI根本不会有真正的自主意识,它是为人类所用还是会彻底抹掉人类的存在,因为没有欲望和情绪,它根本不在乎。”

解释这些观点的她,眼睛平缓地注视着对面的我,闪烁的却是来自未来时刻的思考投影。

近未来和远未来的时间设定

科幻的定义,是“用幻想艺术的形式,表现科学技术远景或者社会发展对人类的影响。”科幻和科技一向就是“焦不离孟”的关系,科技的发展对科幻文学的冲击,会广泛地呈现在作家们的作品中。赵海虹提到了二十年前自己写《伊俄卡斯达》,就感受到越来越快的技术发展速度对人们生活的裹挟,当时克隆技术刚面世,人们就觉得非常震惊,世界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五年之后也许已很难预测。近未来的科幻命题无法绕开这种集体忧思,但是写近未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