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隔绝的爱情

与世隔绝的环境,为爱情排除了所有的外界干扰,却终究无法抵挡心魔的侵袭。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Chat 谈资 -

不知为何,小时候一度觉得,如要与某人相恋,最好是在一个无人的荒岛上。大概是,这样一来,可以排除所有世俗和不相关的干扰吧。岛上绿树掩映,四周碧波荡漾,接下来如何?不知道。想象力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金庸的小说中,确实有好几桩与世隔绝的爱情故事。大师手笔,描摹得甚是生动细致。

说到排除干扰这一项利好,典型的例子是《倚天屠龙记》里的张翠山和殷素素。一个是名门正派武当派的张五侠,一个是所谓魔教妖女,两人一见钟情之后,又能如何呢?莫非天从人愿,他们遇到了金毛狮王谢逊,被挟持漂流海上,再来一场海啸,被风浪送至北极附近的冰火岛。两人结成夫妻,就此安居下来。日常取火烤肉,捕鱼打猎,烧陶做碗,堆土为灶,模拟的是山顶洞人的生活方式。在这海外仙山般的地方如此过了10年,考虑到孩子不能一生埋没荒岛之上,这才扎筏返回中土。当然,难以处置的矛盾冲突也就此拉开序幕。

和这样在荒岛上白手起家相比,《神雕侠侣》中的杨过与小龙女要省心多了。他们住的古墓原来是“中神通”王重阳为抵抗金兵制造的一个巨大的地下仓库,里面各种设施齐备。喝着玉蜂浆,睡着寒玉床,练着祖师婆婆林朝英留下来的武功秘笈,依小龙女的心意,就这样住一辈子岂不是最好?然而,两人虽然朝夕相对日久生情,也并非什么都能想到一起去。杨过是个热情好奇的年轻人,总想着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逛逛,而自幼生长古墓的小龙女却喜欢清净,冷淡孤僻,万事万物(除了过儿)不萦于怀。所幸的是,没等到这生活方式的剧烈冲突爆发,他们就因一些突如其来的人和事离 开古墓,再彼此相思苦候16年之久才得重聚。对杨过来说,外面的世界也闯荡够了,还是最想和姑姑在一起,于是重回古墓成为心甘情愿的选择,不必勉强迁就。

如果本来毫不相干的人,因偶然事件被困在绝境里会如何呢?《连城诀》里的狄云,一个受尽冤屈磨难的乡下傻小子,心爱的师妹早被人使诈夺去;大侠之女水笙,温室里长大的娇小姐,与青梅竹马的表哥并称“铃剑双侠”。两人却同被邪恶的血刀老祖挟持,在川西的乱山中遭遇雪崩,只能在荒谷中等待雪融。水笙以为狄云和血刀老祖是一伙的,对他充满敌意和戒备。两人在冷战中悄然形成了互助模式,一个以狱中习得的神照功击落大雁,一个负责烤熟然后分食。她为露天睡在雪地上的他用雁毛编织了一件羽衣,饱受这个世界恶意的他并不领情。出谷之后,最终她发现,他是个少有的正人君子,而恋慕多年的表哥却是狭隘贪婪的小人。这阴郁的故事终于有了光明的结尾:她回到无人的雪谷等他,等到了。

与世隔绝的爱情,也并不总是如此唯美,最意味深长的莫过于《天龙八部》里的无崖子和李秋水了。帅哥美女,同门学艺,武艺高强,情投意合……这大千世界对他们毫无障碍,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他们可以携手闯荡江湖,尽享人世繁华,也可以离群索居,在大理无量山深处建一座精致的水下石室,享受“洞中无日月”的“人间至乐”。然而,突然有一天,他雕刻了一座玉像,每天对着发呆,再也不看身边活生生的她了。也许正如纪伯伦所说:“每一个男子都爱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想象的作品,另外一个还未出生。”与世隔绝的环境,为爱情排除了所有的外界干扰,却终究无法抵挡心魔的侵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