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经济“分家”,受伤的会是……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今年2月召开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会上,巴勒斯坦高层通过了关于终止与以色列经济关系、拒绝承认以色列以及终止与以色列安全合作的决议,以此作为对去年12月美国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反制措施。如果说“拒绝承认以色列”和“终止与以色列安全合作”是巴勒斯坦人在政治和安全上对以色列作出的“姿态”,那么“终止与以色列经济关系”则将实实在在地考验巴以之间的社会和经济联系。

今天巴以之间独特的经济关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第一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大片巴勒斯坦人土地,并凭借自身的军事力量逐渐压缩和剥夺巴勒斯坦人对于土地的所有权,进而建立起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区的优势经济地位。尤其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被以色列长期占领,巴勒斯坦民众的日常生活也逐步被纳入以色列的经济社会结构中。以色列货币广泛流通于巴勒斯坦地区,巴勒斯坦人大多前往以色列和犹太人定居点从事建筑业、农业和服务业工作,各类巴勒斯坦社会团体和组织机构也需要得到以色列政府的首肯才能开展活动。

上世纪90年代初,巴解组织的谈判代表与以色列国内的“半官方”学者秘密接触,以推动巴以高层直 接对话。当时的以色列左翼学者向巴方谈判代表绘制了一幅“美好蓝图”:如果以巴实现持久和平,双方就能在经济和社会事务上展开广泛合作;鉴于以巴地区地理位置优越,水资源等自然资源丰富,而且拥有深厚的人文历史资源,和平能为双方带来巨大的经济红利和社会红利,惠及所有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时任以色列总理拉宾就明确表示:“我希望这片土地能够成为那些阿拉伯富国和欧洲国家投资兴业的焦点。”以色列学者的提议深深打动了巴解组织高层,进而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巴以和平进程的开启。

1993年,巴以双方签署《加沙—杰里科先行自治协议》(又称《奥斯陆协议》),确定了分三阶段实现巴以和平的设想:第一阶段,巴以相互承认,以方在协议生效后四个月内从加沙和杰里科撤出军队和行政机构,巴勒斯坦人在该地实行自治;第二阶段,协议签署后九个月内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选举产生自治委员会,取代以色列机构在当地行 使行政和司法权;第三阶段,在协议签署后两年内,双方开始谈判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最终归属、耶路撒冷地位、巴方自治区内的以色列定居点等问题。

1994年4月,巴以双方在巴黎签署《以色列政府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经济关系的协定》(又称《巴黎协定》),规定了过渡时期巴以之间的经济关系和程序。在此协定之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拥有相似的海关和进口政策;允许巴勒斯坦方面从阿拉伯国家进口指定配额的物品;以色列货币继续成为巴勒斯坦地区的货币,直至巴以之间达成关于巴勒斯坦新货币的协议。由于巴勒斯坦地区大部分仍然处于以色列的控制之下,巴方所有进口货物都要经过以色列港口,因此由以色列代收巴勒斯坦货物进口关税,以及在以色列境内和定居点内工作的巴勒斯坦人的个人所得税,然后再移交给巴方。《巴黎协定》的主要目的是结束巴以敌对状态,推动巴以之间的经贸和社会联系。其初衷只不过是一种“临时安排”,当时巴以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