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中国对拉美战略需要跨越式想象力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南美国家虽然发展水平不一,但是在中国的媒体报道和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它通常被理解成一个发展中国家集群,而且存在严重的经济停滞、政治变迁、族群政治问题,在这个区域进行跨国互动,能否超越发展中国家的初级产业化窠臼,实现前瞻设计和跨越式发展,这考验中国决策者和海外中国投资者的智慧。

2018年1月22日,当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在智利召开之际,笔者正在巴西、阿根廷、智利三国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考察,主要的研究对象是中国人的拉美存在,以及大豆种植、锂矿开采等,通过几种具体的物品贯穿,整个考察采访了数十位当地不同背景的报告人,涉及农业、文化旅游、非政府组织、政府官员、国际政治、人类学等多个方面。

中国是巴西、智利、秘鲁、乌拉圭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古巴、哥斯达黎加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同时也是巴西、智利、秘鲁的第一大出口市场,阿根廷、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与此同时,中国对于拉美的研究相比较对某些发达国家研究而言, 较为粗浅和概略,缺乏现场调查、实时互动等。

中国在南美的大豆种植和跨境收购因其庞大规模已经产生了全球影响。根据2018年1月美国农业部数据统计,在2017年最后四个月,巴西出口到中国的大豆达1100万吨,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三倍之多。大豆的大规模种植产生了连带的生态影响。不可否认的是,大豆的转基因问题、农药和化肥施用产生的水源污染问题,以及亚马逊生态过渡带植被破碎化问题都是需要在长期框架下思考的议题。

农业的生态影响是一种综合效应,产区、劳作方式、消费方式、种植规模这几个因素决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大豆种植和收购存在很强的生态影响力。中国的投资一方面带来可观的经济效应,成为中国“走出去”的有效形式,但是另一方面也不得不与当地复杂的政治变动产生关联,进而形成一种“大豆的地缘政治”。

联合国拉加经委会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中拉贸易额达到近2660亿美元。根据《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合作规划(2015-2019)》,中拉将力争于2025年使双方贸易额达到5000亿美元。2016年,拉美在农牧业 方面对中国出口顺差达近230亿美元。农牧产品在拉美对中国出口总商品中的比重从2010年的20%上升至30%。

以上数据说明了中国在拉美的投资与贸易大多集中在农牧业等初级产品上。这也预示了如果中国不调整投资的策略、结构和思维,会在多种程度上遭到被“替换掉”的拉美传统势力所进攻。同时也因为单向性思维的投资模式,最终将造成中国在拉美本土的经济损失。拉美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自然延伸,因此未来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布局也会影响“一带一路”其他沿线国家与中国的互动和现实效果。

2018年1月1日,笔者一行三人赴巴西、阿根廷、智利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查,通过进入巴西大豆种植区、中国锂矿投资地、中国投资港口、中国经济投资活跃的旅游区域观察和采访获得的现场知识,思考中国与拉美互动的战略。与一般的调查不同,我们采取的是人类学的“多音位”调查方式,特别邀请了巴西土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