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科定位、研究视角与重点领域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中国周边学”应以跨学科研究为主要方法,以中国周边国家与地区为特定研究对象, 以探究地方性、精细化的知识为目标,以为中国发展塑造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提供智力支持为宗旨,致力于揭示和描述中国周边地区特有发展规律与个性特征,为国家制定周边战略、开展更具针对性和舒适度的周边外交政策,提供具有参考意义的政策建议。

建立一门新兴学科需要具备诸多基本要素,其中决定性因素是国家需要。周边地区与国家无论从地理方位、自然环境,还是相互关系看,对我国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共十八大后,党和国家进一步提高了对周边外交的重视程度。2013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2014年11月,中共中央举行全国外事工作会议,中国周边外交被赋予“重中之重”的战略新定位。党的十九大报告更加明确地指出,中国“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

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离不开必要的知识储备和智力支持。客观地说,目前我国学术界的周边研究,无论是理论创新、知识储备、还是智库建设,都与国家现实需求之间存在较大缺口,也与我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不相匹配。导致这种状况的产生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我国现有国际问题研究中缺乏在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上与周边地区研究相吻合的新学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亚太研究一直是国际问题研究中的显学,但亚太地区与“中国周边地区”在地理上存在较大差异。将“亚太”或“亚洲”界定为我国外交的一个特定区域,明显存在过于笼统的缺失。在我国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的情况下,为使学科建设得以及时跟进,相关研究成果很好地满足国家需要,建立“中国周边学”已经是中国学术界的一项刻不容缓、亟待完成的任务。

从内在条件成熟方面考察,“中国周边学”已完成“十月怀胎”,就等着“一朝分娩”。其一,自1979年以来,与中国周边相关的国别研究、次区域研究,以及区域研究蓬勃发展,美国研究、日本研究、俄罗斯研究、印度研究、朝鲜半岛研究、南亚 研究、中亚研究、东南亚研究、东北亚研究、亚太研究都初具规模。其二,国家和科研机构的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学界普遍加大对区域和国别研究的重视程度。其三,我国已经拥有专门研究中国周边外交地区的学术机构,如成立于2013年11月的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迄今已打造出一支研究团队,多次举办国际国内学术会议、主编《中国周边外交学刊》、编制“中国周边外交研究报告”和“中国周边国家概况及其对华关系数据库”、提交受到国家决策部门高度重视的政策咨询报告、出版集近年来我国周边研究之大成、代表了我国周边研究水平的“复旦大学中国周边外交研究丛书”。华东师大成立中国周边国家研究院,云南大学成立中国周边外交研究中心,都为“中国周边学”的建立奠定了牢固基础。

“中国周边学”的兴起与中国崛起密切相关。一个国家在成长为全球性大国的过程中,必然需要对世界范围内不同地区有研究与了解。一国是否与其他国家形成相互了解与相互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