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学”的理论视角与理论意义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提出“中国周边学”概念,在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但这个想法并非没有基础,它的基础不仅是几十年来中国周边外交的实践,更有古代东亚国际关系的丰富历史经验。

2003年,韩裔美国学者康灿雄(David Kang)曾发表文章,指出如果仅仅从基于欧洲历史经验提炼的国际关系理论来理解亚洲,会导致认识上出现很大的偏差,因为亚洲的经验、文化、国家行为模式与欧洲国家有较大不同。为了更好地解释亚洲国家的行为,需要对历史上以及当前的东亚国际关系做更为深入和符合实际的研究和分析,需要从亚洲的视角来理解亚洲,而不能只是把亚洲或者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作为西方国家关系理论的一个普通案例来对待。

这一观点实际上指出了现有国际关系理论在经验基础方面存在的不足,特别是对东亚国际关系历史经验的重要性未能予以充分的重视。几十 年来,西方国际关系学者基于西方国际关系经验,对国际体系的无政府性质进行了分析,提出了霸权稳定论、民主和平论、相互依存理论、均势理论,以及关于国际制度与国际合作等方面的理论,从战略的角度,对制衡、追随、对冲、卸责、搭便车等等行为进行了分析,对国家之间的联盟、战争、承诺等等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对国际体系、国际社会、国际秩序、全球治理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取得了颇为丰富的理论成果。但相比之下,非西方、非欧洲的历史经验和现实实践在很大程度上则被忽视。这样的做法,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理论发展过程中的选择性偏误,也会导致理论未能实现真正的包容性和普遍化。

国际关系学者不宜认为只要搞清楚了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就能够很容易地解释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地把与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不一致的地方,理解为是一些经验上的例外,是细节性的问题。在理论建构的过程中,一些重要的反例、与现有理 论的不一致之处,本身具有重要的价值。东亚国际关系所具有的丰富历史素材,以及近几十年中国周边外交的实践,本身是十分重要、富有特殊价值的可用于发展理论的材料。其在理论上所具有的价值远远没有得到有效的发挥。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东亚地区自成一体,构成了一个充分演化的国际体系,从而构成一个十分有价值的理论分析对象。大体上,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首先,古代东亚体系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总体上是一种单极体系,它经历了反复的建立、制度化、瓦解、重建的过程,为人们分析单极体系,包括其动因、机制和过程提供了丰富的经验材料。

东亚体系大体上可被视为一个稳定的单极体系。在任何时候,中国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体系内的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