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恐怖主义通道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冷战后,东南亚地区一直是恐怖主义活动的重灾区。而在去年“伊斯兰国”(IS)中东大本营被摧毁后,面对“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回流与本土恐怖主义组织的极端化,东南亚地区的反恐局势更趋严峻。在上合组织不断加大对中亚地区“三股势力”的打击力度之下,东南亚地区已经成为恐怖分子流出或流入的主要中转通道。

东南亚地区大致可以划分为半岛地区与海岛地区两大部分,这一划分不仅是地理上的,也是宗教文化上的。东南亚恐怖主义通道,亦可藉此大致分为两条不同的线路。

一是半岛一线。半岛一线主要是中国“东突”恐怖分子南下进入泰国、马来西亚,进而前往土耳其、叙利亚与伊拉克等国参加“伊斯兰国”或“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恐怖主义组织的线路。2014年3月1日发生于昆明的“暴力恐怖袭击案”即是多名维吾尔族恐怖分子经云南边境外逃东南亚失败后返回昆明实施的恐怖袭击。这一事件一定程度上验证了东南亚恐怖主义通道的存在。具体线路可以分为三条,人员往来反方向亦然。一是东线,即中国—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恐怖分子从中国的新疆到中越边境,偷渡到越南后,既可坐船抵达马来西亚,又可继续穿越柬埔寨抵达亚兰—波贝口岸进入泰国。泰国国家安全部曾经表示,亚兰—波 贝口岸是维吾尔族恐怖分子偷渡进入泰国人数最多的一条线路。二是中线,即中国—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恐怖分子从新疆南下到云南后,通过磨憨—磨丁口岸,沿着昆曼公路抵达老挝会晒县,再从泰国的清孔口岸进入泰国,最后到达泰国南部地区或者马来西亚。三是西线,即中国—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恐怖分子穿越中缅边境,抵达缅甸大其力府,最后通过大其力口岸进入泰国清莱府。但因为缅北局势相对混乱,“东突”恐怖分子通过这一线路中转的并不多。

二是海岛一线。海岛国家不仅是恐怖主义通道的出发地,也是恐怖主义通道的目的地。前者指恐怖组织在本地招募大量的恐怖分子前往叙利亚、伊拉克参加“圣战”或接受恐怖主义培训,后者是指大量从“伊斯兰国”返回的恐怖分子直接将本地区作为袭击的目的地,或者建立“伊斯兰国”的候选地。海岛一线具体可以分为两条,人员往来反方向亦然。一是北线,即菲律宾—马来西亚。菲律宾恐怖分子从棉兰老岛出发,沿苏禄群岛进入东马,最后抵达吉隆坡,再经飞机等途径前往“伊斯兰国”。马来西亚本土恐怖分子往来于东马和西马,形成了一条人员、武器流动之道。目前,这一线路流动更多的还是马来西亚人,菲律宾人仅占少数。但是,利用这一通道向菲律宾南部地区阿布沙耶夫组织、“穆特组织”运送的武器物资不在少数。二是南线,即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恐怖分子坐船抵达加里曼丹岛,最后 到达爪哇岛的雅加达,可通过飞机等途径中转到“伊斯兰国”。同时,这一通道也是印尼恐怖分子东西往来的通道。

首先是半岛一线多为陆路通道,海岛一线多为海路通道。由于地理因素,当前半岛一线的恐怖主义通道以陆路为主,即恐怖分子大多通过火车、汽车等交通工具往来于始发地与目的地之间。恐怖分子甚至为安全起见,徒步穿越于各个山区。海岛一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