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在矛盾中踟蹰前行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自2016年夏英国政府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脱离欧盟以来,英国脱欧就产生了国际轰动效应,在欧盟引发广泛争议和不满,成为近年来欧洲最具爆炸性的政治事件。今年3月19日,欧盟与英国公布了一份有关英国“脱欧”过渡期安排的协议草案,宣布已就其中大部分条款达成一致,这份协议于3月24日获欧盟批准通过。这意味着英欧已经正式开启了“后脱欧时代”英欧关系谈判。

英国脱欧之所以在欧洲引发政治地震,自然有其缘由。首先,英国是欧盟的一个“超级大国”,英国的GDP在2015年曾占欧盟总GDP的17.2%。其次,英国是欧洲的金融中心,管理着大部分欧洲的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参与欧盟35%的风险投资。英国退欧后单是年度预算就给欧盟留下了两三百亿欧元的窟窿。 再次,英国还是一个军事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之一,欧洲的安全与防务建设离开英国就是不完美的。英国的科技与创新能力也很强。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正因为英国的分量十足,它选择脱欧必然会引发欧盟的愤怒。欧盟非一般的超国家联盟,它在外交、司法等领域享有某些类似于国家的“主权”,同时还在内部减少成员国间的边境管控,资本、货物及人员等可在欧盟内部自由流动。这些曾令欧盟引以为荣的一体化成就如今却因英国脱欧而失去光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极右翼政治势力受英国脱欧的影响而蠢蠢欲动,他们纷纷打着民粹主义的旗号,要求本国政府效仿英国搞脱欧公投,欧洲一体化大厦的根基开始动摇。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欧盟都无法容忍英国首开先河的脱欧决断。经济学人智库有一个评估,在欧盟成员国中,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7个国家属“顽固不化派”,主 张对英国脱欧给予严惩;以意大利、西班牙为代表的12个国家属“硬骨头派”,主张英国脱欧就不要再回来;只有爱尔兰、瑞典等8个小国属“温和派”,主张与英国“有话好好说”。总的说来有超过2/3的成员国在英国脱欧的立场上属于“强硬派”。

英国保守党领导人特雷莎·梅临危受命、走马上任,但出任首相后的她内外交困。在国内,硬脱欧缺乏议会和大众支持,她不得不在2017年提前举行大选以期巩固扩大保守党在议会的议席,然而事与愿违、弄巧成拙,保守党在下议院的议席数从330个下降到316个(总席位数650个),差点失去执政地位。在欧洲大陆,欧盟及其大多数成员国对英国步步紧逼,在退欧问题上态度十分强硬,使英国与欧盟的退欧谈判始终充满火药味。

退欧是特雷莎·梅不得不面对的“烫手山芋”。卡梅伦为脱欧公投担责而引咎辞职,特雷莎·梅则为履行退欧承诺而绞尽脑汁。脱欧虽然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