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湾“九合一”选举:“绿大于蓝”能否反转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将于11月24日举行。“九合一”选举向来被认为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前哨战”和“晴雨表”。在四年前举行的“九合一”选举中,当时执政的国民党遭遇惨败,岛内多个县市“蓝天变绿地”。两年后,国民党沦为在野党。当前,民进党当局由于执政不力饱受诟病,国民党也依然未走出低迷。从目前岛内政局演变态势看,在今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或许可以借助民意对民进党当局执政的反弹,增加几席县市长席次,但难以反转“绿大于蓝”的政治版图。

今年的“九合一”选举,将是一场对蔡英文第一任期的“期中考”。事实上,当前两岸失和、岛内社会对立、政党恶斗,蔡英文的期中成绩已经“不及格”了。而对国民党来说,这场选举不只是2020年国民党能否重返执政的指标之战,也可能是国民党走向重生还是被泡沫化的最后一战,牵动的不只是国民党本身的存续,也将连动台湾的民主政治与政党政治。

目前,蓝绿县市长提名已基本完成大半,双方对垒阵营大体产生。民进党方面,在全台22个县市中,民进党只剩台北市、连江县、金门县三个“绿色艰困选区”还无明确人选,其他18个县市的候选人已全部产生。在苗栗县,民进党虽未提名自己人,但决议循“柯P模式”支持无党籍的徐定 祯。相对于民进党快速的提名进度,原本信誓旦旦要在农历春节前完成县市长提名的国民党,截至4月16日,仅有15个县市完成了提名。而剩余暂时没有提名的县市,或是因为党内乏人应战,或是因为地方派系恩怨太多、竞争太过激烈。

从目前的选举态势来看,民进党在此次选举中必定“由盛转衰”。2014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的狂胜主要得益于“反服贸运动”掀起的“反马、反国民党”风潮。如果没有这股力量的助推,民进党根本不可能拿到22个县市中的16席之多。而当前,“反马、反国民党”的民意氛围已经退潮,马英九最近甚至有重新成为人气明星的趋势。反观蔡英文当局,因执政政绩不佳、“年金改革”与“一例一休”等系列重大改革争议,其施政满意度已从初期的六成跌至到目前的两成左右,这股民意必定会反映到选票上。在今年的“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当局将很难保住现有的16席,得票数与得票率将双双下降,受“时代力量”扩张抢票效应影响,民进党县市议员的得票与席次也有可能有所下降。

虽然民进党在此次选举中将会受挫,但“绿大于蓝”的总格局不会改变。到目前为止,民进党县市长选战布局进程迅速,原则明确,即采取现任者优先、任满者开放初选,非执政县市采取征召、以“胜选”为最高的原则。因此,包括高雄市、台南市、嘉义县等县市,尽管在初选过程中厮杀惨烈,且陈菊、赖清德、张花冠都 未能如愿交棒给自己的派系人马,但结果出炉后终究都能定于一尊:新北请出了苏贞昌、南投请出了洪国浩、台东请出了刘棹豪,苗栗礼让给了无党籍的徐定桢等。加之民进党作为执政者掌握了庞大的政经资源,不断采取有助选举的利多政策,因此从目前看,在此次选举中民进党只会“小输”,“绿大于蓝”的总体格局不会改变。

从国民党方面来看,国民党虽然可能“止跌回升”,但上升空间有限。蔡英文由于推动“促进转型正义条例”“不当党产条例”“年金改革”“一例一休”“重启核电”等争议性政策,民调如雪崩式下跌。近来多个民凋显示,国民党与民进党的政党认同度正逐步接近甚至超过民进党。但是也应该看到,国民党的问题重重,再起之路仍然很漫长。相对蔡英文和民进党明确迅速的提名机制与步骤,国民党的选战布局显得毫无章法、混沌滞后,这都是由于国民党陷入“三无困境”所导致的。“三无困境”指的是:一无粮草。民进党清算国民党党产让国民党面临党工工资与选举经费的双重困难,国民党基层动员力大不如前。二无领导。国民党此次选战,从上到下几乎都处在“放羊吃草”“任由生灭”的状态,坐视地方势力主导选战布局。究其原因,除了因为现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本身的心态保守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国民党处在“隐性分裂”状态,没钱没粮的党中央无法灌输地方资源,削弱了吴对地方的影响力。三无方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