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世界如何应对难民潮(上)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上世纪30〜40年代,由于纳粹疯狂反犹,大批犹太人逃离德国及其占领区,形成冲击全球的犹太难民潮。回顾当时世界各国如何应对那股难民潮,对今天观察困扰世界、特别是影响欧洲的难民问题也许会有启示作用。

当时,面对大批犹太人的出逃,经济发达的欧美各国本来是可以施以援手的,但除了口头上表示同情,并没有采取实际援救行动,不少国家甚至严格限制难民进入。主要原因在于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导致各国经济崩溃和社会动荡,欧美国家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上升。各国政府迎合这股思潮,纷纷采取将移民和难民拒之门外的政策,大批犹太难民首当其冲。1938年,在法国埃维昂举行了一次专门讨论犹太难民问题的国际会议,与会国家对犹太难民都表示同情,但没有采取任何具体的救助措施。美国当时己是世界上犹太人最多的国家,却对犹太难民进入实行严格限制。1939年5月,美国政府将载有900名欧洲犹太难民的“圣路易斯”号轮船拒之门外,其中大多数人被迫返回欧洲后遭杀害;1940年,美国国会否决了向难民开放阿拉斯加的议案; 1941年,美国国会又拒绝了接纳20000名德国犹太儿童的建议。

正是在这样一种国际环境中,面临绝境的犹太难民想到了当时世界上惟一无需签证就可进入的大都市上海。从1933年到1941年,通过上海进入中国的犹太难民超过30000名。除数 千人后又去了第三国之外,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仍有25000名左右犹太难民避难上海和中国其它城市,比当时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和印度所接受的犹太难民的总数还多。

尽管欧美各国政府向犹太难民关上了大门,但广大民众、社团组织、慈善机构乃至不少中下级官员都对犹太难民非常同情,并想方设法救助他们。瑞士各界明里暗里接纳了30000名犹太人。西班牙吸收了一些犹太难民,并把他们送往美国。法国、荷兰和比利时各接受了“圣路易斯”号上的一些犹太难民。国际红十字会一直竭尽全力营救犹太难民。欧洲基督教会历来对犹太人抱有宗教偏见,但当反犹暴行愈演愈烈之时,许多主教和教士设法隐藏和保护犹太人。一些国家的外交官也想方设法救助犹太人。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是最早通过发放签证的方式救助犹太难民的外交官之一,他颁发的签证使数千犹太难民逃离纳粹占领区。日本驻立陶宛领事杉原千亩在紧要关头给数千波兰和立陶宛的犹太难民签发了去日本的中转签证。一些德国人也暗中帮助犹太人,描写德国实业家奥斯卡·辛德勒保护犹太人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就是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下面,再对几个不太为人所知的事例做些介绍。 1944年底,挪威流亡政府派驻瑞 典的代表迪特莱夫(Niels Christian Ditleff)向瑞典政府提交了一个计划,试图救援仍滞留在德占区的包括犹太人在内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公民。瑞典政府对此表示支持。1945年2月,瑞典政府派瑞典红十字会副主席伯纳多特伯爵(Count Folke Bernadotte)前往柏林与德国人展开商谈。当瑞典人答应支付行动花费后,犹豫不决的德方同意了救援提案。瑞典政府派遣了一个由250名军方人员组成的“白色巴士”小组前往德国,他们卸掉制服上的军徽,代之以红十字会标记,在德占区内的集中营里一个接一个地寻找目标,被称作“白色巴士远征军”。4月初,包括400名犹太人在内的绝大多数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囚犯都已被找到。“白色巴士”于4月中旬到达特雷西恩施塔德集中营,带回了423名犹太人。此后又在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救出了7000名妇女,其中一半是犹太人。据估计,“白色巴士”所拯救的斯堪的纳维亚和其他地区的囚犯约有20000〜31000名,其中犹太人有5000至11000名。

1944年4月初,负责“犹太事务”的纳粹高官艾希曼制订了一个计划,要将匈牙利的犹太人送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其中三分之一充当劳工,其余的则在毒气室里处死。从5月15日至7月8日,共有437403名犹太人被运走。7月7日,匈牙利总理霍尔蒂在国内外压力下停止这一行动。几天后,瑞典驻匈牙利公使馆一等秘书瓦伦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