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叙利亚战争看当今战争特点和未来趋势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从二战至今,中东的战争几乎从未停止过。“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开始了新一轮动荡,发生在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国的战争持续至今,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热战”进行得热火朝天的地区,成了新战法的演练场和新武器的试验场。其中,叙利亚战争最为复杂、影响也最大,从中可以看出当今战争的特点,并预判未来战争的发展趋势。

“混合战争”概念源于美国学者弗兰克·霍夫曼2007年出版的《21世纪冲突:混合战争的兴起》一书,指界限模糊、多种作战样式相融合的战争。2010年,美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正式将混合战争理论作为美军应对安全威胁的指导。混合战的形态复杂,战争主体不仅是军队,而且可能扩大到国家或政治集团,以及非国家或跨国行为体,导致作战对手混合多元。与传统战争相比,混合战争的组织和实施有很多新的变化,需要统筹国家战略资源和手段,采取综合应对措施。

叙利亚战争表现出了混合战的明显特点,具有多重性质叠加的复杂性。叙利亚战争同时是叙利亚政府的反叛乱战争、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地缘冲突、国际反恐战争,还掺杂了土耳其和库尔德人之间的民族战争。俄罗斯、伊朗、叙利亚政府、黎巴嫩真主党是两大对抗集团中的一方,另一方是美西方和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国家。随着土耳其国内形势的发展变 化,土与美西方关系恶化,加入了前一阵营,并派兵进入叙境内打击库尔德力量。叙利亚战场上有两个国际公认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后者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虽然叙利亚政府一直指责美国在暗中支持“伊斯兰国”,但叙利亚战争也包括叙政府和俄美等国对这两个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在叙利亚战场上,战争主体复杂多元。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的有上百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其中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联盟有60多个国家参与,此外战场上还有80多个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

叙利亚战争是世界大国间采取多种作战形式的综合性对抗,是军事战、政治战、外交战、法律战、心理战、信息战、舆论战、网络战、金融战、代理人战争和游击战等诸多战争形式的混合。美俄都曾直接派军事力量参战,或动用海空力量对敌方实施军事打击,或通过军事顾问指导代理人作战。此外,美西方与俄竭力利用政治影响力左右叙局势走向。在叙内战伊始,美国就组织大批国家成立了“叙利亚之友”,支持叙反对派,后又主导组建了“叙利亚全国联盟”,试图整合叙反对派与叙政府斗争,并利用影响力通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指控叙总统巴沙尔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希望国际刑事法院审判他。俄罗斯也围绕叙战争进行了密集的政治、外交、法律行动。俄自2013年起一直积极斡旋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主导了多次叙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谈判,仅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 和谈就已经进行了八轮,今年5月中旬将举行第九轮会谈。俄还与土耳其、伊朗主导了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等相关进程。在出兵叙利亚之前,俄与以色列建立了军事协调小组,以避免两军出现意外摩擦;2015年,俄与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在巴格达成立了情报中心,协调反恐合作;与约旦在安曼设立了一个机构,协调两国在叙的反恐行动,以外交行动保障军事行动顺利进行;俄土伊三国外长还多次会谈并发表联合声明,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在法律方面,俄始终强调自身军事行动有叙政府的邀请,符合国际法,而美及其盟友没有叙政府的邀请,其军事行动侵犯了叙主权、违反了国际法。美国打击叙“疑似化武目标”后,俄罗斯也屡次强调美国的行动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践踏了国际法。

叙利亚战争也是信息战和舆论战。战争期间,美西方媒体一直利用信息战打击叙政府,并为干涉叙局势制造口实。最典型的事例是,每当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时, “白头盔”等非政府组织就散布“叙政府军实施化武袭击”的传闻。2017年和2018年,美国两次以此种报道为借口,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确认“化武袭击”真伪、更未授权采取军事行动的情况下,对叙实施军事打击。而俄罗斯则通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等机构进行反击,揭露“白头盔”创始人为英国前情报官员,与美中情局和叙反对派有密切联系,该组织从美西方获得大量资金支持,还有参与武装劫掠国际救援物资等恶劣行径,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